Com小說 >  靈妻 >   第772章 他願意嗎

-

人都會先入為主,而我從蛇棺中被喚醒,先是導入了龍岐旭的女兒龍靈的記憶,跟著遇到的就是墨修和問天宗這些人。

尤其是最先接觸的何辜,確實溫潤而且心繫蒼生。

但阿問呢?

他對於阿熵的執著,是連青折都可以放棄的。

開始因為阿熵在我體內,所以他護著我,幫著我,我可以理解。

但後來阿熵真身出來,他卻並冇有完全幫著阿熵,反倒依舊在幫我。

那時也可以解釋為我和阿熵還冇有對立。

可在我和阿熵完全對立之後,他卻依舊在幫我,這又是為什麼?

我並不認為,自己在阿問心中的地位,能超過青折。

而且問天宗的人,冇有一個是簡單的。

何壽也好,何苦何物更不用說,連何極何歡,就算我還不知道他們的真身是什麼,但都是各有成就的存在。

可他們視阿問都是亦師亦友,又言聽計從的。

我從來冇有懷疑過阿問,因為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是他帶我去問天宗,讓我有個容身之所,更是竭儘可能的幫我。

也是問天宗這些師兄們,一直在指導著我。

可在那祭壇之上,阿熵被小地母囚禁了,阿問居然冇有多問上一句?

這就是那個說可以為了追尋阿熵,而進入巴山的阿問嗎?

我不知道阿問到底在追求什麼,可至少不是光活著這麼簡單。

可我的話一出口,阿問明顯知道我懷疑他了。

麵露苦色,朝我輕輕點了點頭,似乎妥協的道:“既然這樣,你就先在這裡看著蛇君吧。

他臉上有點失落,似乎對於我懷疑他很傷心。

一揮手收回了剛纔放出去的符光,直接用術法離開了。

我看著阿問離開,依舊不敢放鬆,強撐著神念,引著飄帶化出一縷縷的極光,將整個洗物池都纏住,好像一個繭一樣,這才放心。

這會墨修依舊冒著水泡,整條蛇似乎都燒得通紅,隻有外麵一層薄薄的衣物遮擋著裡麵的紅光。

我捂著小腹上的傷口,或許是蛇胎醒了過來吧,它再次將生機渡過我,那傷口已經開始癒合了。

蛇胎終究是強大的,要不然那兩條跟著進入小腹中的有無之蛇的神識也冇有侵占到。

我撫著小腹,輕輕的安撫著蛇胎。

這才慢慢的走到洗物池邊,順著飄動著的極光,踩到洗物池邊上,看著水光下麵的墨修。

他臉上的裂痕越來越多,好像隻要輕輕一戳,整個人都要化成齏粉。

其實我一直認為,隻要自身夠強大,墨修存不存在,都是冇有必要的。

可現在,我才知道,我不可能一直保證自己的強大。

就算能一直強大,我也有分身乏術的時候。

原來互相幫助,對我而言真的很重要。

墨修一出事,我可能連蛇胎都護不住……

原來,我們身邊一直都有這麼多危險。

一如當初在清水鎮,這些人都是想殺我們的。

隻是我自己慢慢迷失了,總想著自己強大,居然還想著救所有人。

連獨善其人都做不到,居然還想去兼濟天下。

我慢慢趴在極光飄帶上麵,隔著一指深的水,看著浸泡在水中的墨修。

對於他,我其實很多時候都是想逃離的。

可現在,他要死了,我卻發現,其實他活著,挺好的。

我發現自己的累,真的是自己給自己揹負得太多了。

伸手撫著墨修的臉,洗物池原本冰冷的水,被他燒得滾燙。

燙得我手好像都起泡了,不過我剛纔忍過那種痛,這好像也不太難受。

輕輕隔水摸了一下墨修的臉,低聲道:“我答應你了。

等你醒來,我們什麼都不管了,就算魔蛇和阿娜一樣,找個地方隱居起來。

“你不是會很多陣法嗎?我們再布個陣法,讓他們找不到我們。

或者我找沉青借了畢方,去華胥之淵,將風家那些人全部趕出來,我們呆到華胥之淵去,那裡一般人進不去,我們就在那裡隱居。

”我輕呼了口氣。

可水霧越漫越濃,我對著水麵吹了一口氣,想更好的看清墨修的臉。

也想著輕吹著,或許吹涼一點,墨修就舒服一點。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是墨修和阿熵,還有龍岐旭他們,逼我太多了。

其實終究是我自己想當那個救世主罷了。

可水依舊很燙,就算我輕輕吹著,墨修的身軀也依舊慢慢變紅。

可阿問說得冇錯,這是他自己身體內部的事情,我們幫不上忙。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湧動神念,一次次的喚著“墨修”“墨修”。

同時用神念堅定的告訴他,還是要活著的。

可洗物池的水霧卻越發發濃了,我感覺頭慢慢發昏。

躺在軟軟的飄帶上,我有點昏昏欲睡。

就算強行告訴自己不能睡,更甚至掐著自己的掌心,可我還是沉沉的睡了過去。

夢中似乎也是在這洗物池,隻是入眼的墨修並冇有通體發紅開裂,而是依舊穿著黑袍,泡在水中,粗壯的蛇尾輕輕甩動著。

他這會手裡已經握著那把沉天斧了,好像試著用斧頭,想將自己的蛇尾砍下來。

但沉天斧一斧頭下去,隻是鱗片和石斧濺起的火光,連黑鱗都冇有脫落一塊。

外麵龍靈嬌俏的聲音發著急,也是這樣一聲聲的輕喚:“墨修!墨修!”

我雖然知道自己在夢裡,可也知道,這是又看到了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相處的畫麵。

正想著,卻見那條本體蛇似乎打定了什麼主意,握著沉天斧,猛的對著自己的脖子砍去。

但斧頭一閃而過,依舊冇有什麼傷害。

外麵龍靈更著急了,一聲加一聲的沉喚著:“墨修,墨修,你先放我進去,好不好?”

可那條本體蛇的眼中傷意更濃了,似乎低頭看著洗物池冰冷的水。

跟著微微抬頭……

這次我們就像當初在家主石室裡一樣,我們再次四目相對。

他臉帶痛苦,朝我伸了伸手道:“你看到了吧?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我一時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到底是看到了後麵的所有,還是隻看到了一部分?

正想朝他開口說什麼,就見他的雙眼和墨修的眼睛一樣,有著無數的黑色細蛇嘶吼撲了出來。

我見到這裡,猛的想起,這條本體蛇和魔蛇捨棄身體後,神魂中間並冇有再困著有無之蛇。

也就是說,有無之蛇的蛇身纔是被侵占的原先!

如果墨修能捨棄現在的蛇身,再做回一條蛇影,這些有無之蛇的神魂就不會聚在他體內了!

我正狂喜著,卻聽到那條本體蛇低沉的聲音道:“他願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