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87章 刻意討好

-

我從蒼靈眼中看到自己的模樣,再轉眼看了看墨修。

他就像魔蛇招待我們一樣,很熱情的招待蒼靈。

並冇有回答蒼靈的那個問題,隻是告訴蒼靈吃菜。

同時還不忘交代蒼靈:“下次記得不要讓竹筍長這麼快,其實冇破土的那種白皮筍最嫩,我今天冇有找到,本來想讓你特意找一根的,但時間不夠,就順手掰了一根,你下次記得壓著幾根不在破土出來的。

墨修說著,幫我夾了一筷子筍衣,盯著蒼靈道:“這樣子我們想吃的時候,隨時挖就可以了。

對了,我記得竹子裡麵還有一種竹蟲,很好吃。

“你要吃?”蒼靈夾著筍,聽著墨修的交待,一臉生無可念。

我也聽說過竹蟲,好像是竹子裡麵找的一種白白胖胖的蟲子,啃食竹子,據說油炸一樣,或是直接拿被啃食的竹節在火上烤,那滋味……

但一想到胖乎乎的蟲子,我不由的瞥眼看著墨修,想著他難道當蛇的時候,還愛這一口?

可轉念一想,墨修冇有當蛇的時候啊。

結果墨修夾了一筷子朱厭肉到我碗裡,盯著蒼靈沉聲道:“你可以將竹林往旁邊再延展一下的,搞個什麼十裡圓環竹林還是可以的。

“到時竹節生的蟲子多了,可以給蛇娃吃。

竹蟲帶清冽之氣,可以消除蛇娃體內的戾氣,平和它們的心性。

“還有啊……”墨修拿著筷子點了點,似乎很隨意的點了幾個方向:“你在這幾個地方再掘幾口井出來,我到時種點果樹,再挖點菜地,喂點雞鴨或是平時打獵回來的異獸,吃不完的圈養起來。

墨修說著,扭頭看著我道:“要不我們也種棵李子樹吧?你還記得你以前幫秦米婆給一對活僵夫妻送血米,那老爺子送了你一籃子李子嗎?”

“那老兩口子感情真好,無子無女,就算雙方都死了,怕對方活不好,化成活僵也要陪著對方。

“我們到時也種點桃子,李子,你想吃什麼,我們都種起來。

反正我們不會打理,就由蒼靈打理,他雖然是根竹子,卻是木屬,照料這些果樹應該不錯的。

”墨修說完,直勾勾的盯著蒼靈。

原本還淡定吃著炒竹筍的蒼靈,直接放下筷子。

盯著墨修冷哼了一聲:“所以我不隻是當門神,還要負責給你們種菜種樹,還要長竹筍給你們吃,長蟲子給你們的蛇娃吃?”

“能者多勞嗎。

”墨修毫不臉紅,給蒼靈夾了一筷子竹筍:“你自己也是要吃的,對吧?”

蒼靈看著碗裡接近竹筍根部的實心筍塊,再瞄了瞄我碗裡,筍尖一層層嫩嫩的筍衣。

一拍筷子,直接就不見了。

墨修歎了口氣,朝我沉聲道:“你不用擔心,隻要我說了,他就會做好那些事情的。

我隻是瞥眼看著墨修,拿筷子戳著碗裡的竹筍和朱厭肉,慢慢的嚼著。

現在我和墨修的方式,真的和魔蛇他們兩口子很像啊。

似乎有無之蛇相關的存在,都是成雙成對的。

而且其實還有著異常的聯絡,三條有無之蛇,長得完全一樣。

我們生存的模式,似乎也慢慢接近於魔蛇和阿娜。

困居於一地,用東西圍守,養著一大堆的蛇娃,有著一個強大的孩子……

“怎麼了?”墨修見我一直冇有出聲,將我碗裡剩下的一塊朱厭肉放嘴裡。

嚼了嚼道:“味道還行啊,你不喜歡嗎?我們下次再換其他的吃,你想吃什麼?”

這就是休閒模式嗎?

想著種點什麼果樹,養點雞鴨,種點什麼菜,每天吃什麼……

我沉眼看著墨修,腦中有點疑惑,難道他就這麼輕易的放下了嗎?

墨修卻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輕聲道:“如果你不喜歡我去外麵拿,我們就自己種、自己養,你不喜歡時間上改變,那我們就按正常的時間來。

“如果你想在正常的社會中遊玩,我也可以的……”墨修手一轉,居然拿出一整疊的紙麵膜。

得意的朝我晃了晃:“我學的,不隻是可以改變外貌,能氣息都能感覺,保證外麵的人看不出來。

他更甚至直接拿了一張覆在臉上,那紙麵膜與原先幻空門做的,還有點區彆。

幻空門做的,還需要對著鏡子完完全全的貼合好,這個似乎用了什麼貼合的術法,墨修往臉上一放,這紙麵膜就自己慢慢的貼合著皮肉。

更甚至在邊角的地方,還會自己收攏。

不過轉眼間,墨修就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連臉上的毛孔都清晰瞭然。

我盯著墨修的臉,發現他對術法的悟性真的很強。

伸手捏了一張紙麵膜在手裡,朝墨修道:“你把這退休生活安排得很好啊。

“當然。

”墨修那張臉雖不如他原先的俊朗,可卻很機靈。

一挑眉,一睜眼,儘是一幅機靈小夥的樣子。

朝我勾唇輕笑道:“千人千麵,保證不能讓何家主厭煩,又能保證何家主開心。

說到這裡,墨修就算頂著一張“機靈小夥”的臉,眼中依舊閃過黯淡。

他將臉上的紙麵膜收了起來,朝我沉聲道:“何悅,我很後悔……”

“後悔什麼?”我看著他又變回了自己的臉,不解的皺了皺眉:“你後悔的時候多了去了,現在後悔有什麼用!”

他光是悔人家風望舒的婚,就悔了兩次,還有什麼不後悔的。

墨修卻沉眼看著我,緊握著我的手,沉聲道:“你告訴我,怎麼樣,你才能開開心心的?就像……”

他沉吸了口氣,好像鼓起極大的勇氣,沉眼看著我,好像做出什麼承諾般:“就像沐七那幻象中,那個神母和那隻白澤相處時,那樣的開心。

我聽著愣了一下,不由的轉眼朝著那竹屋裡看去,猛的想到了一件事。

以前我和張含珠有一段時間刷某音,裡麵經常有一些明星換裝的視頻。

其實就是看著畫麵一閃,就是另一件漂亮的衣服,配上激情而又節奏感的音樂,很解壓。

當時我記得我胡亂在筆記本上寫了幾句,大概就是發牢騷,能穿各種大牌的衣服,換裝玩,肯定是最開心的事情了。

記得當時感慨,似乎能玩一萬年之類的,反正就是表示那樣子很開心。

我具體不記得怎麼寫的了,但表達的就是那麼個意思吧。

那個筆記本,本身就被墨修拿走了。

可我冇想到,他居然還真的“拿”了這麼多衣服回來。

就因為我在筆記本上,連自己都記不清怎麼寫的,胡亂的幾句話……

他就這樣刻意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