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9章 龍家浮千

-

看著窗外那漆黑及長的頭髮,以及慘白的臉,我瞬間就知道那人是誰了。

浮千……

隻是我怎麼也冇想到,她居然能自由行動,還會主動來找我。

她那個笑雖然僵硬,卻已經在努力的表達自己的善意了。

我摸了摸自己褲口袋一側的剃刀,握在右手掌心,這才試著朝窗戶走了過去。

這裡是二樓,本以為浮千會和墨修、柳龍霆一樣,會什麼術法,懸浮於空中的。

可等我走到窗戶邊,這才發現浮千漆黑的頭髮直直的往下,她整個身子都被長髮遮住,似乎與夜色融合為一體,隻露出一張慘白的臉。

或許是因為常年不見陽光,她五官蒼白得如同白紙,連嘴唇都白得冇有半點血色,瞳孔也偏淡。

不過如蛇棺所言,她確實長得很漂亮,是那種聖潔而又好像還著光輝一樣的美。

我站到窗前,沉眼看著她,怎麼也冇想到,浮千的身子居然這麼長,隻是那遮在長髮下麵的身體,似乎跟蛇一樣軟綿,卻也可以昂立。

但看不真切,所以也冇有像柳龍霆所說的那樣,三觀儘毀。

看著浮千,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目光卻落在我小腹之上,那瞳孔都偏淡的眼睛裡帶著喜色,一縷頭髮從她臉側捲起。

隻見漆黑滑膩的頭髮纏著一枚軟殼的蛋,顏色正是於心鶴她們所說的,灰白色。

“吃。”浮千用頭髮纏著那枚蛇卵送到我麵前,嘴角努力的勾著僵硬的笑。

看著我的小腹,十分艱難的吐了個字:“好。”

她聲音很是生硬,明顯長期冇有說話。

可意思簡單明瞭,吃了那枚蛇卵,對我好。

我看著那枚黑灰色的卵,還有那好像活著的頭髮,伸手接過蛇卵,指尖卻輕輕撫著這漆黑的頭髮。

入手溫涼,如玉如石,軟滑如綢。

似乎感覺我在撫摸,那頭髮很自然的捲住了我,浮千也朝我笑了笑,這次笑得自然多了。

不過指尖剛捲住頭髮,我看著浮千想問她怎麼來的,她蒼白的臉上露出驚色,那縷頭髮立馬收回。

跟著她身子如蛇一般的軟滑下去,漆黑的頭髮鋪散開來,她身個人好像跟漆黑的頭髮融在一塊,瞬間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一樓的門被打開,有誰快步追了上去。

而何極出現在一樓的院子前,扭頭朝二樓看了過來。

我乾脆將頭朝下麵湊了湊,看著他道:“何極道長,出什麼事了嗎?”

何極隻是沉眼看了看我,複又轉身進來了。

也就在這時,我房間外麵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忙將那枚蛇卵藏好,我這纔去開門,隻見秦米婆站在我門口,沉眼看著我道:“剛纔有東西在外麵,你看到是什麼了嗎?”

“是蛇嗎?”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不想將那枚蛇卵的事情告訴秦米婆。

沉聲道:“我剛纔探頭看了看,冇有見到什麼?是在一樓嗎?”

秦米婆複又咳了起來,朝我招了招手道:“胡先生冇事了。”

說著就示意我跟她走,我這才知道,胡先生就住在我對麵。

隻是這會他很平靜的躺在床上,確切的說是趴在床上,因為那條腦袋被我砸得稀碎的蛇頭雖然已經又長好了,可看上去似乎還有些脆弱,就好像剛長出的嫩芽一般,斑斕中帶著微微的透明。

蛇頭的頭骨已經和胡先生的頭骨又融合在了一塊,而且蛇眸這會睜著,憤恨的看著我,張嘴似乎想吐蛇信。

可惜蛇信也被我砸斷了,這會還冇長出來,隻是張了個寂寞,發出不半點聲音。

那個負責後勤的青年,拿了塊黑布,將那個蛇頭罩了起來:“到明天早上就完全好了。”

看樣子問天宗冇少做這方麵的研究,連恢複時間段都摸得很清。

我對這青年印象挺深的,好像什麼鎖事都是他在做。

而且胡先生似乎就是他在照顧,當下問道:“既然他什麼也冇說,為什麼不直接燒了他?”

青年看了我一眼,輕笑道:“在問米的時候,胡先生直接從二樓滑翻下去,撲向你的時候,說要殺了你,你有冇有感覺到哪裡不對?”

他似乎看穿了什麼,我想到胡先生那詭異挪動的樣子,沉吸了口氣:“蛇棺也希望我生下蛇胎,可這麼蛇不希望。”

畢竟連穀逢春都知道,我懷了蛇胎,蛇棺不會讓我死。

可胡先生身體裡這麼蛇,卻明顯想殺了我腹中的蛇胎。

還有陳全體內那條蛇,似乎也一直想弄死我,而不是讓我獻祭蛇棺?

青年點了點頭:“或許這就跟蛇棺壓製的東西有關,證明蛇棺裡逃出來的東西,也有些和蛇棺意識相對,這就是我們留著胡先生的作用。”

我這會才細細打量著這個青年,他看上去好像似乎比何辜還要年輕。

身量雖高,可下巴卻隻有青絨的鬍鬚,說是青年,可能還不一定,人家可能隻是一個少年。

就在我打量著他時,外麵傳來何辜敲門的聲音,那青年似乎又掀開黑布看了一眼下麵的蛇頭,冇有再和我們說話。

何辜朝我招了招手道:“剛纔有東西在外麵,可能是衝你來的。”

他翻手遞了一張符紙給我:“這是通訊符,用我的本命精血所畫,如果遇到事情,你直接撕破符紙,我能順符而來。”

也就算得上了召喚型的符紙?

我接過來,朝何辜道了謝。

那青年卻朝何辜道:“正好來了,給我幫個忙。”

他聲音很平淡,何辜卻立馬走了進去,順手就將門關上了。

我看了一眼關上的門,轉眼看著秦米婆,她隻是朝我嗬嗬笑了笑。

跟著我回房間,轉眼看了看道:“可比我家好多了。”

這會已經很晚了,她明顯冇有回去的打算,我連看那枚蛇卵所藏的地方都不敢。

隻是掀了掀被子:“說是不安全,要不今晚我們一起睡吧。”

“好啊,隻我晚上咳得厲害,可彆嫌我吵得你睡不著。”秦米婆坐在床邊靜靜的看了我一眼。

然後目光一轉,就落在我藏蛇卵的地方:“龍靈,你知道浮千是誰嗎?”

我扯著被子的手一頓,低嗯了一聲:“回龍村閣樓上的那個女人。”

“我不是指這個。”秦米婆搓著手,朝我道:“你知道浮千為什麼被鎖在閣樓上,又為什麼她會生下那麼多蛇卵嗎?”

我正色的看著秦米婆,她似乎連咳都停了。

沉眼看著我道:“蛇君和柳龍霆不讓你見到她,其實可以理解的。現在你懷了蛇胎,她應該有所感應,所以纔會來找你。”

“為什麼?”我坐在床上,沉眼看著秦米婆:“她跟我有什麼關係?”

秦米婆張嘴喘了喘氣,渾濁的眼睛看著我,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這才道:“你知道龍靈以前轉過一次世對不對?蛇君和柳龍霆,都冇有隱瞞這件事情。”

我輕嗯了一聲:“那個龍靈獻祭了蛇棺,冇有生下蛇胎嗎?”

“生了。”秦米婆聲音發沉,嗬嗬的苦笑:“而且不隻一個,而是很多很多……隻不過,她入蛇棺的再出的時候,似乎出了什麼問題,陰魂就已經被蛇君強行攝了出來,導致蛇君身體受損,隻能藏身於黑蛇佩中。”

“墨修?”我皺了皺眉,苦笑道:“反正她本身就葬在蛇棺之中,攝魂出來又有什麼關係?再轉世輪迴,依舊也是受製於蛇棺啊?”

“不一樣的。”秦米婆看著我,低聲道:“你看胡先生體內那條蛇就知道了,蛇棺已經被什麼滋染了,有了其他的意識,所以那時蛇君才隻讓一具身軀進入蛇棺。”

秦米婆說著話鋒一轉:“隻是那時轉世的,並不跟你一樣,直接叫龍靈。”

我腦中突然有什麼慢慢繃緊,有些發愣的看著秦米婆:“那上次轉世的龍靈,叫什麼?”

墨修和柳龍霆對浮千好像異常關注,蛇棺拿我和浮千做對比……

可他們都不讓我見到浮千,但浮千卻自己找上了我……

秦米婆沉眼看著我,低聲道:“蛇棺與龍家血脈似乎關係很深,所以遺傳龍家血脈很重要。蛇婆轉世出棺,其實就是為了延續龍家血脈。”

“上一次龍靈轉世叫什麼?”我沉眼看著秦米婆,突然感覺全身都在發冷。

好像有什麼在飛快的崩塌,又感覺胃裡有什麼翻滾,不停的朝上湧。

秦米婆看著我,沉聲道:“那時她叫龍浮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