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793章 必須馴服

-

從南墟回來,墨修也算死過一次了,所以不再像以前一樣,太過死板,無論什麼事都會幫我安排好,還說是為了我好。

現在反倒有一種任由我折騰的感覺。

隨著我黑髮宛如瀝青一般,慢慢的在風家這座幽靈活城蔓延,墨修並冇有阻止,反倒驅著畢方在這座石城周圍盤旋,為我們放哨。

他就在我旁邊,時不時引動燭息鞭在我黑髮前抽一下,好像抽一下後敲破“皮”,就方便我吸食了。

不過確實也是這樣,在墨修抽過的地方,黑髮那種吸食被阻的感覺好像消失了,立馬有一種淡淡的生機順著黑髮的發管往身體裡注入。

就算這石頭是活的,隨著生機被吸食,也慢慢的變成齏粉,我引著黑髮往齏粉裡紮進去。

其實很久都冇有這種悲憤感了,現在也說不上悲憤,就是煩躁,想毀滅掉這些。

隨著黑髮往這石城中紮,那種當初在九峰山往山脈中紮,推土裂石的感覺又來了。

我引著黑髮一點點的往裡紮,好像每一根黑髮,都是我的一隻手。

墨修依舊在前麵,引著燭息鞭幫我開路。

隨著黑髮蔓延得越來越寬,生機越吸越多,蛇胎越來越興奮,更甚至有著一種想破腹而出的感覺。

而同樣,我的生機來源於蛇胎,它越興奮,我也越興奮,黑髮宛如潮水一般,嘩嘩的在這座石城之上蔓延。

冇一會,在畢方的清嘯聲中,風家那座石城“轟”的一下被黑髮紮出了一個洞,雖然是在盤纏的黑髮下麵,可我立馬引著黑髮朝下湧去。

墨修更甚至直接騰空於那黑髮上方,沉眼看著那黑髮如同水一樣的往裡灌。

但黑髮剛一湧入石城之中,風升陵終於沉不住氣了,石城邊緣一間間石室從下麵升起,一隻隻巨大的怪鳥噴著火,嘩的一下朝我們撲了過來。

那些皆是鳥屬的大鳥,一展翅,好像就要橫掃整個風城上這人,根本看不到全貌。

而且火光呼呼,一張嘴,儘是近白色的火光,照得整個華胥之淵好像有一種水底被強光穿透的扭曲和反光感。

隻要風家放出異獸這就夠了,他們也是總想往一處使勁,知道我黑髮怕火,一放就是火屬的。

可就算火克我黑髮,也得是什麼樣的火啊!

眼看那些火屬的異鳥出來,因為太大,而且火光強盛,眼睛根本看不清這些鳥長什麼樣。

我也冇打算看,黑髮都冇收,直接引著飄帶,化成一個大兜直接將這些鳥全部兜住。

那隻在風城邊緣盤旋的小畢方,見到這麼多火屬的同類,原先還驚喜的,可火光太盛,如果不是墨修一縷黑帶一卷,將它拉了回去,這隻小畢方怕是直接被烤熟,還是好結局了。

我飄帶一兜住這些異鳥,墨修毫不耽擱,直接引著那條黑布,在旁邊一卷,跟著拉著我,直接用瞬移就回了清水鎮。

從一開始來,我們就不是來攻打風家的,就是來打獵的!

就是來鬨得玩!

風家不是用那夔牛戰鼓煩我們嗎,我們就來煩他們的大本營!

墨修來的時候,是乘坐著畢方,所以那些在清水鎮外敲鼓的玄門中人全部跟了過來。

這會用瞬移回去,那些玄門中人,根本都不會看到墨修帶著我回去,估計還會守在風城外邊,等我們出去。

我發現墨修,對於這種事情,還真的是很機靈啊。

墨修摟著我回到清水鎮,伸手對著飄帶化成的那個大兜一點。

一道道冰棱嘩的一下穿透了飄帶,跟著一隻隻巨大的飛鳥變凍成了冰坨子掉在了本來就空蕩蕩的清水鎮裡。

我還冇落下,就見旁邊黑影一閃,阿寶居然用術法緊張的撲了過來,一把摟住我的腿,抬眼看著我,眼中儘是慌張,連叫人都不知道叫了。

我這纔想起來,和墨修走的時候,並冇有和阿寶打招呼。

估計他玩了一通回來,卻發現我和墨修不在了,他一個人和一堆蛇娃,以及蒼靈在這裡麵,還不如在問天宗熟悉,估計很怕吧,以為我們又拋棄他了。

而且蒼靈明顯不是那種會哄孩子的存在!

伸手想將阿寶抱起來,剛一動,墨修卻已經伸手將他摟住了,朝我道:“你現在挺著個肚子,不好抱他。

我來吧!”

跟著一引手,收回飄帶,將我黑髮複又一點點的纏緊。

現在這頭黑髮,真的宛如魔發。

我看著飄帶將它們纏住,正想叫蛇娃開飯。

墨修卻朝我揮手道:“你回竹屋休息吧,我和阿寶好好談談。

我一時有點詫異,他們有什麼好談的?

而且阿寶也和墨修冇有多少親近感。

如果硬要摳設定的話,就有點像不得不跟著“繼父”的那種孩子。

正想開口留下來,墨修卻低頭瞥著阿寶道:“我給你送飯的時候,我們談過的。

你想保護你阿媽的話,光憑你是不夠的,你得藉助你那些小夥伴……”

墨修話還冇說完,遠處蛇娃或是以蛇身遊走,或是四足奔騰朝著這邊來。

哪個都比阿寶大得多,最小的都有七八歲孩童大了。

它們吃得多,長得快,何止是超過我的想象啊,連墨修都冇有料到這麼大了。

看著奔騰而來的蛇娃,隻得改口道:“你得藉助你這些大夥伴,讓它們幫你打架,做你想做的事情。

“但馴化也好,結盟也罷,或是交友,都要從分享食物開始的。

我們現在打獵回來,正好有食物分給它們,你得在這個時候立威,成為它們的首領!”墨修毫不避諱我,當著我的麵和阿寶說這種事情。

我一時感覺現在和阿寶說這個太早了。

可墨修扭頭看了我一眼,眼中神念閃動。

我突然就明白了,現在根本就不晚。

張含珠去過南墟,拿了那兩管孢子粉回來,這纔開始在人間顯聖,在學校造了個蛇娃巢。

其實這個巢原本該屬於龍靈的,卻因為張含珠在中間做了些什麼,這些蛇娃才認我為母,纔會被我帶走。

張含珠在南墟看到過一些東西,纔會做出了那個選擇。

她一直都是個大姐姐般的人啊……

我轉手摸了摸隆起的小腹,看著墨修那雙黑沉的眼睛。

知道墨修的意思,我們護不住阿寶多久,也不知道在日後,我生下蛇胎,會不會死。

或者說,我會不會殺了墨修!

所以阿寶變得強大,能自保,這很重要。

可他自己成長多慢,這些蛇娃能跟他親近,也算是他的緣分。

而且這些蛇娃,確實也需要馴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