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04章 正視過往

-

我聽著胡一色的話猛的想起,龍靈靠著回龍村閣樓時,從窗戶朝下看的樣子。

以及那閣樓牆上的湧動著的源生之毒,還有胡一色從閣樓抱走了何辜和張含珠。

而風望舒,就算風家全部叛離,說風羲遺命讓我接任家主,我都讓她去那天坑找阿娜了,可她居然還是隱瞞了這件事情。

果然這些出身世家的,就算為了家族使命,城府也都比普通人深啊!

心頭有什麼微微發哽,輕聲道:“所以阿娜的身體就在那閣樓的牆裡?”

胡一色搖了搖頭,瞥眼看著我,似乎想著怎麼開口。

我實在被他那客話搞得煩透了,乾脆眯了眯眼,神念湧動,朝著他探了過去。

胡一色先是本能抬起了捏須的手,跟著卻慢慢的鬆開了,朝我輕淡一笑:“果然何家主還是信自己。

“神隻信己,不再信神,更何談信人!”我見他冇有抗拒,伸手捏了捏墨修的手,這才任由神念從胡一色的眼神湧入。

其實早知道要用到神念,哪還用得著聽他廢話。

胡一色整個人都很空靈了,所以神念一湧進去,他所有的經曆居然曆曆在目。

而且在我神念湧入之前,他就在想回龍村閣樓的事情,所以我一進入,就看到了那個畫麵。

視角自然是胡先生的,那時正是龍夫人臨產,龍家打算再遷那假墳的時候。

胡先生能幫回龍村看風水,還能結識天眼神算、張道士這些人,自然也是有點聲望以及能力的。

那天好像是在祠堂外祭了祖,身為村長的堂伯——也就是龍霞的父親,帶著眾人擺宴。

龍岐旭因記掛著龍夫人有孕,所以冇有跟他們一塊喝酒,而是回了家。

胡先生見到龍家祠堂那些牌位,加上回龍村龍家的蛇棺傳聞,讓他很好奇,結果藉著酒勁,就問了堂伯一些話。

當時堂伯可能因為穀逢春不肯帶著龍霞住在回龍村的事情,也有點鬱悶,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居然帶著胡先生上了閣樓。

那時龍浮千還是鎖在閣樓裡的,堂伯藉著酒勁,當著胡先生的麵,扯過龍浮千,就是一番不堪入目的淩辱。

醉酒的男子對於被囚禁了不知道多久年、被肆意淩辱多少次的女子,自然不會有多少顧忌。

堂伯更甚至還打電話,讓下麵喝醉酒的回龍村人上來,跟他一起對著龍浮千施虐。

我是見過龍浮千的,她在回龍村閣樓裡的時候,滿頭黑髮,渾身蒼白到近乎死白,而且身體除了軀乾,手腳萎縮得厲害,幾乎退化。

她因為少有言語,連說話都不太會說了。

拖著宛如母蟲般長而臃腫的卵囊,任由回龍村那些男人施虐。

胡先生原本想阻止的,可那時他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風水先生,就算有點本事,在回龍村這樣詭異的地方,人多勢眾,他也不敢亂動。

原本是想順著那個木梯下去的,可或許是他眼中的同情太過明顯,抑或是回龍村的人也想試著借種,拉著胡先生不讓他走。

而龍浮千也透過浮動的黑髮,雙眼弱弱的看著胡先生,讓他心中一絲絲的同情慢慢化成了實質般的存在。

一直到堂伯他們玩得冇意思了,讓胡先生玩,他藉口不好意思當著人,堂伯他們一個個一臉瞭然的下去了,他才走向龍浮千。

扯著穿過她身體的鐵鏈,問她想不想逃,更甚至脫下外袍蓋在龍浮千那已經退化的身體上。

龍浮千當時看著胡一色,蒼白的臉上居然帶著笑意。

跟著並冇有說什麼,而是拖著蒼白而臃腫的身體,慢慢的貼著牆,嘴裡發出嘶嘶的聲音,黑髮就像我初見龍浮千時一樣,如染水般的濕蛇一樣在牆上扭動著。

胡一色原本看到龍浮千黑髮如蛇,也嚇得後退了一步。

可剛退一步,就見牆也好像被染黑,和龍浮千的黑髮一樣湧動著。

跟著漆黑的牆上好像出現了一個宛如產道的洞口,龍浮千朝胡一色指了指那個產道,示意他過去。

胡一色那會完全被嚇傻了,但盯著那產道,好像有著什麼在呼喚著他。

我在胡一色的神念中,居然看到了宛如當初在風家藏身的那個華胥之淵看著那深淵時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好像在門上看到一個洞,總是不由自主的想將眼睛湊過去,順著洞往外看一眼。

這是一種窺探,以及對於未知探究的本能。

不知道為什麼,胡一死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

我神念隻能看到他當時的畫麵,不能感及到他當時的想法。

可明顯胡一色在那裡看到了什麼,因為他虔誠的跪拜了下去。

龍浮千見他不肯上前,不停的啊啊的催促。

見胡一色還在跪拜,龍浮千急著將雙手伸進了產道之中,生生扒拉出一個宛如一兩歲大的孩子,而且還雙手齊入,一手扒拉出了一個。

直接扯下胡一色裹在她身上的外袍,全部裹起來,塞給胡一色,示意他快走。

胡一色當時整個人都是懵的,又好像受什麼指引,裹著外袍,急急的下了樓。

樓下堂伯他們還在喝酒,畢竟回龍村不缺錢,他們其實完全可以無所事事的混日子,所以喝酒吹牛,其實是回龍村的傳統,龍岐旭其實也一直都是這麼過的。

胡一色跑下閣樓,堂伯還想拉著他問什麼,見他裹著什麼,以為他從閣樓偷了東西,立馬招呼人追。

之後胡一色的記憶就有點混亂,連他看到的東西,都有點扭曲,就好像那記憶不是他的,又好像冥冥之中有什麼指引著他,讓他先去了張道士家。

當時回龍村已經幾乎人手一部車,胡先生隻是隨意的將其中一個孩子塞給張道士,抱著另一個就跑了。

我看到這裡,隱約感覺到一個問題。

因為胡一色在將孩子給張道士的時候,他冇有說話,可他看到張道士家那個佛龕的時候,明顯眼神跳了一下。

我雖然站在胡一色的視角,可他眼神的那種跳動,我能清楚的感知到。

胡一色在回龍村閣樓,麵對那個產道的時候,意識就已經被侵占了。

或許是因為隔離得太遠,被侵占得並不完全。

可我不知道這侵占意識的是不是阿娜,或者是龍靈。

因為如果是阿娜,她不會將自己的孩子交給彆人,就算是那些人臉蛇形的觸手蛇娃,阿娜都冇有交給彆人養,而是自己一直養在身邊。

根本就可能任由胡一色將孩子隨意給人,也不會任由他帶去問天宗,會帶回巴山。

而如果是龍靈的話,她也會選擇巴山,或者送去她那裡。

可還有誰能進行意識侵占?

也就是說,胡一色後麵的所有行為,可能都是受那侵占他意識的東西所以引導的。

而龍浮千,一直都知道那個閣樓裡的異常。

可她從來冇有告訴過救她的柳龍霆,也冇有告訴過墨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