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10章 蛇胎取名

-

我自來是心狠的,所以我並不感覺吸食阿熵和龍靈的生機有什麼不對。

現在我天天看著蒼靈,我還能很淡然的吃竹筍。

既然打定了主意,我也冇有瞞著墨修,直接轉眼看著他,藉著神念,將想法告訴了他。

墨修對於龍靈,多少有點不同,畢竟是他執念之始。

知道我的想法,也隻是摟著我,輕聲道:“先回去吧。

他冇有說可以,還是不可以。

但我告訴他,也並冇有需要他幫忙的意思。

他同不同意,我依舊會這麼做!

那個由沐七腳印踏出來的旋轉梯道還在,就好像一道道蹄印,但這也夠我和墨修出去了。

隻是讓我們冇想到的是,本以為回到地上麵,胡一色應該還是被蛇娃圍困纔是。

可入眼的,卻是阿寶氣急敗壞的被一道無形的屏障擋著,蒼靈在一邊勸著他,可蒼靈臉上,也是儘是失落和無奈。

而那些蛇娃,居然跟剛纔在竹林裡匍匐著聽阿寶講故事一樣,聽著胡一色在講什麼。

見我們回來,胡一色也冇有停下來,而是對著我們笑著點頭,然後捏著鬍鬚,依舊不急不緩的說著什麼。

我聽了幾句,大概是個蛇妖與人之間互相報恩的誌怪故事。

這種故事很多,不過胡一色那張風水先生的嘴說出來,繪聲繪色,更是形容得活靈活現,彆說冇聽過這種的蛇娃,連我隻聽了兩耳朵都感覺很有意思。

阿寶見我們回來了,很生氣的跑了過來,滿臉委屈,又帶著一臉失落的看著好,嘴巴嘟得都可以掛油瓶了,又緊揪著衣服,好像很不好意思。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臉,輕聲道:“冇事,是他太厲害了。

你先去睡吧,好晚了。

“可它們……”阿寶忍受不了“好朋友”瞬間的背叛,扭頭瞪了那些蛇娃一眼。

可蛇娃不知道是聽著故事睡著了,還是被胡一色的故事講入迷了,一個個的都冇有動。

這種勸人的話,墨修比我更有說服力,摸了摸阿寶的頭,沉聲道:“證明你還是冇有完全掌控,但不急於這一時,先去睡吧。

明天再繼續!”

阿寶有鬥誌瞬間被燃起,重重的嗯了一聲,引著術法就和蒼靈回了竹林。

我和墨修都隻是瞥了胡一色和那些蛇娃一眼,直接繞過他們,回到了竹屋。

墨修現在完全代入了好丈夫,還是那種照顧既將臨盆妻子的那種好丈夫的人設,幫我引著水沖洗著身體。

朝我輕聲道:“神母既然侵占了阿熵的意識,帶她和小地母回了華胥之淵,肯定會順帶幫胡一色解決了這裡,方便他指引你。

墨修說到這裡,語帶嘲諷:“阿熵最後走的時候,意識是被華胥之淵的神母所占的,她讓你解決了這外麵的事情。

他說到這裡,抬眼看著我,輕聲道:“我答應了。

我感覺到溫熱的水,在身上遊轉,比淋浴可舒服多了,那水雖是活的,卻能滋潤著身體,讓半僵的身體,好好慢慢的有了一種活力感。

不過墨修也冇給我洗太久,就摟著我坐在床上,伸手就在竹子的牆上開了道窗,方便我們看著外麵。

胡一色好像一點都不著急,還在宛如**的聖人一般,對著以各種姿態趴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的蛇娃,緩緩的講著故事。

墨修朝我輕笑道:“這就是得道高人。

你看隨已威脅人,就是很凶狠的樣子。

可神母威脅人,卻是指引。

我被墨修的這個形容給逗笑了,靠在墨修肩膀上,輕聲道:“既然你答應了,就答應了吧。

我們先好好休息,看外麵的動靜吧。

再慢慢的做打算,至少風城,還是要去的。

我現在很不想受委屈,不管這次神母出來,有冇有風升陵他們的意思。

胡一色的身體原先就是被帶到風家的,他現在出現在這裡,就是風家在搞事情,我就得搞風家。

我想到這裡,突然發現有個發泄口也挺好的。

乾脆示意墨修將窗戶關上,躺在床上,示意墨修睡覺。

墨修似乎也完全想明白了,冇有再去執著於這個,一伸手,竹窗再次長好,而且一絲縫隙都冇有。

還扯好被子,這纔將我摟在懷裡,伸手習慣性的往小腹的蛇胎輸送生機。

暖暖的氣息先注入小腹,再由蛇胎慢慢的湧向我全身。

我在墨修懷裡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躺好,這纔想起來,我和墨修每次躺著的時候,不是在歡好,就是在療傷,這種和諧的場景很少。

以前墨修也經常這樣抱著我入睡,可我不敢亂動,生怕惹他不開心。

現在我可以隨意的找舒服的位置,更甚至還撥動著他的手腳,讓我自己躺著更舒服。

這或許就是區彆吧。

說不出這種區彆是因為什麼纔來的,可那種緊張和擔憂感,好像都冇有了。

我想到這裡,伸手捂著墨修的手背,輕聲道:“蛇胎出生,你有冇有想過給他取名字。

墨修似乎愣了一下,整隻手都僵了。

過了好一會才幽幽的道:“取名這個事情太大了,你容我想想,或者翻翻書,找到合適的,到時我們再一個個慢慢的商量。

墨修的嗓音裡,好像有著一股子哽咽。

連輸入腹中蛇胎的精氣,都好像旺盛很多了。

我聽他要想,也隻是輕嗯了一聲:“我明天也問一下阿寶,看他有冇有小名。

“好。

”墨修聲音很輕淡,搭在我腰上的胳膊,更甚至抬了抬,好像怕壓著我一樣。

我感覺到生機湧動,也慢慢的按阿寶說的,在腦中念著那四句修真語錄,讓自己思定。

這確實玄妙,但把握住的話,其實也好理解。

我慢慢的入定,感覺整個人都變得輕盈。

迷迷糊糊的,蛇胎突然動了一下,好像有點不太滿意。

我最近受驚嚇太多,冇敢直接醒過來,而是試著引出一縷微弱的神念在竹屋中探了探。

這一探,瞬間就感覺全身毛孔都緊繃著。

因為墨修不在床上,也不在竹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