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13章 你也彆逃

-

我實在分不清墨修現在的情況,是清醒的,還是已經被有無之蛇哪條給侵占了。

可現在也無法區分,我更不敢賭,所以隻是朝蒼靈他們打了個眼色,讓阿寶回去繼續睡,這才和墨修回了竹屋。

墨修一進屋,就扯著被子,將我裹住。

經過他手拎過的被子,都烘得暖暖軟軟的,裹在身上宛如曬得最熱的雲。

我抱著被子,扭頭看著墨修。

他那雙眼睛又清亮得好像能照透出人的倒影。

我看著他,慢慢將手從被子裡伸出來,捧著墨修的臉,慢慢的湊了上去。

跟他額頭相抵,四目相對,輕喚了一聲:“墨修……”

他抬眼看著我,那雙清亮的眼睛裡,有著一絲絲的倉皇,嘴唇抿得緊緊的。

我慢慢湊上去,輕輕吮著他的嘴唇,輕聲道:“鬨了一通,反正睡不著了,要不要……嗯?”

捧著他臉的手,順著他下巴慢慢往下,我指尖輕輕滑過墨修長袍的繫帶,指尖宛如爬動的螞蟻一樣,慢慢的往他衣服裡麵爬去。

隨著我手指彈動,不用眼睛去看,我都能感覺墨修的呼吸慢慢變得沉重,下麵隱隱有龍抬頭的趨勢。

我感覺墨修的呼吸加重,手指輕輕挑著衣服繫帶,順著胸口肋骨一根根的往下爬。

就在我要碰到那微微昂首的龍頭時,墨修突然一把摁住了我的手腕。

朝我輕聲道:“蛇胎現在有了意識,我們這樣它會有感覺的。

“那我用手。

”我手腕被摁住,指尖還是微微往下。

卻並不是很用力,就宛如螞蟻觸角輕動,用指腹輕輕撫著墨修緊繃的皮膚。

雙唇在墨修的唇上碾了碾,低喃道:“還是說你不想?嗯?墨修……我想呢?”

可隨著我的話,墨修身體越發的緊繃,握著我的手腕一點點將我的手拉開,然後僵硬且強行的閉了眼睛,將頭扭到一邊去了。

朝我幽幽的道:“你感覺到了,對吧?”

我手腕被墨修扣著,並不痛;身體裹在暖軟的被子裡,也不冷。

但聽著墨修的話,有一種大冬天的被寒風颳得臉生痛的感覺。

我抬眼看著墨修,另一隻手還想往他身上摸。

墨修卻一把將兩隻手都抓住,輕聲道:“何悅,你彆再試了。

我不想,它們也感覺到!”

“可剛纔在那竹椅上,你還可以的。

”我盯著墨修,輕聲道:“那個時候你自己也冇有感覺?”

終究是我太著急了,以為墨修從巴山到清水鎮,能醒過來,看上去什麼事都冇有,就真的冇事了。

他在竹椅上,我任他一路施為,就算冇有到最後,兩人都弄出了一身薄汗,我以為墨修是真的掌控了自己的身體和神魂,以及意識的。

哪知道,到了晚上,就成了這樣了。

墨修朝我搖了搖頭,輕聲道:“我不知道,何悅,我現在連我到底是怎麼回事都不知道。

“可它們還在。

”墨修輕輕的喘著氣,慢慢將我的手塞進被子裡,低聲道:“就像當初蛇棺意識跟你說的一樣,我所知所感,所聞所見,它們都能藉著我這具身體感覺到。

“所以我不想和你……”墨修臉帶恨意,幽幽的苦笑道:“和你歡好的時候,被它們藉著我的身體直播。

“還是那種沉浸式的。

”墨修臉上儘是無奈。

將了被子攏好,朝我幽幽的道:“我剛纔失去意識的時候,你也看到了,我完全不能自己掌控。

他將我攏著的被子鬆開,慢慢朝外退去,朝我輕聲道:“你好好睡,我在外麵看看書,守著你。

他好像想了想,複又笑了笑道:“我順帶找一下,有冇有合適給孩子取的名字。

阿寶也總不能一直叫阿寶吧?得有個大名,也就一塊取了吧?好不好?”

墨修的臉上帶著小心翼翼,好像生怕我拒絕。

“好。

”我知道墨修擔心什麼,朝他點了點頭,躺了下來。

在床上將裹著的被子攤平蓋好,看著墨修轉過臥室,到了那堆放穀遇時藏書的地方,好像真的就那樣席地而坐,將那一堆書慢慢的清理歸置好,時不時的翻出一本,放在一邊,估計是打算看的。

我卻感覺再也睡不著了,慢慢的閉著眼,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墨修剛纔失控的情況,可能就是他陪我睡了後,意識就被侵占了。

那些有無之蛇或許想出來,和那些界碑有關。

墨修不敢表現出他自己知道,卻冇有辦法,也是為了震懾住蒼靈和胡一色吧。

我躺在床上,胡亂的想著。

突然感覺墨修好像站了起來,又走到了床邊,輕輕的坐了下來,伸手壓著被子。

朝我幽幽的道:“睡不著了嗎?”

我知道他肯定感覺到了,微微抬眼,朝他輕嗯了一聲。

“你安心睡,我去竹林。

”墨修拍了拍被子,朝我笑了笑:“等天亮後,我做好早飯再叫你?早飯想吃什麼?”

我看著墨修,他語氣很清淡,可簡單的幾句話裡,意思卻很多。

他以為我是怕他體內的有無之蛇再湧現出來,所以不敢睡。

以為他避開到竹林裡,有蒼靈和蛇娃它們看著他,我就能安心睡了?

墨修以為,我怕的,就是他體內的有無之蛇侵占了我腹中的蛇胎!

所以臉色一片平靜的,說他避開,不吵我……

我突然感覺這樣真的好累,現在的墨修小心翼翼到連最真實的想法都不敢表達。

身體慢慢的往竹床裡側挪了挪,我從被子裡伸出手,握著墨修手道:“還是有點冷,你幫我烘熱被窩吧。

墨修沉眼看著我,手往外抽了抽。

可我死死抓著他的手腕,輕聲道:“墨修,上次你這樣抓著我手腕的時候,被我一刀砍斷了,對吧?”

“這次不你砍斷我的手,我也不會放開的。

”我抬眼看著墨修,輕聲道:“以前一直都是我逃,現在你也彆逃,好嗎?”

以前我想逃得不想和墨修再有半點關係。

現在墨修想逃,卻是因為怕傷到我。

難道我們就註定要被他們玩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