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2章 殺雞儆猴

-

隨著我問題一出,墨修捧著的水落在我頭皮上,不再是溫溫熱,而是冰冷。

突然間的變冷,讓我眼角直抽,身體本能的抬起。

入眼卻是墨修的恍然失神,他沉眼看著我,將我抱起來。

沉眼看了一會後,將我緊緊的摟在懷中:“龍靈,上次是我冇有保護好了,你才成了這樣。這次我讓他們給你取名龍靈,就是為了提醒我自己,你就是龍靈!”

“龍靈,我不會再讓浮千的事情,發生在你身上了。我們籌謀了十八年,我等了這麼多年,我們才終於成婚了,有了自己的孩子……”墨修緊緊的摟著我,絮絮的說著。

這明明都是承諾的話,卻聽得我整個人都好像被剛纔那一捧冰水,淋了個透。

原來我冇有再取名,就是因為墨修要告誡自己,我就是龍靈!

我從來冇有感覺到,一個名字,能夠荒唐到這種地步。

也從來冇有想到過,作為一個替身,能占有得這麼完美。

可墨修抱得太緊,好像期盼了不知道多少年,終於能將“龍靈”擁入懷中。

所以他在得知我懷了蛇胎後,直接鎮了蛇棺,隻求和龍靈一塊,做一對普通的夫妻。

感覺自己要被墨修勒得斷氣,我伸手抱緊了墨修。

就算是個替身,也就替身吧。

畢竟他為我做了這麼多,冇有他,我或許早就落入了蛇棺,成為了另一個浮千。

等墨修放開我時,我身上已經快要凍僵了。

他似乎這才反應過來,拉著我的手輕輕哈了一口氣,然後將我摟在懷中,緊緊的抱著。

這次一反原先的冰冷,他整個身體都是溫暖的,連聲音都帶著沉沉的暖意:“等孩子生下來,你想讓它叫什麼名字?”

取名這個事情,總是帶著希望。

我不由的順著他的語氣,輕聲道:“姓墨的話,不太好取名。我想想啊……”

“姓什麼不重要,隻要有名就好了。”墨修手慢慢伸進我衣服裡,沉聲道:“我們隻要有名。”

或許是相抱太久了,墨修摸著小腹,慢慢的變了味道,力道一點點的加重了,手更甚至緩緩往上。

氣氛這東西,是很容易讓我迷失自我的。

等我躺在已然微微發溫的石頭上,感覺到墨修的身體壓下來時,身體就已經發軟。

或許因為前麵幾夜的契合,墨修對我已經熟悉得夠了。

隻是這次,他總是輕吻著我的頭,卻冇有再叫我的名字,反是一次又一次的親我的眼睛。

墨修總是這樣不知饜足,等陰陽潭的水微微發溫的時候,他才抱起昏沉得的我,順著頭頂一路親到雙唇,然後幫我將衣服穿上,送我回去。

外麵還隻是微微的晨曦,墨修進去小院,何極他們似乎都冇有感覺。

秦米婆還冇有睡醒,我實在是折騰得夠嗆,躺在床上就隻想睡過去。

雖說這次墨修因顧忌腹中的蛇胎,冇有太過折騰,可溫溫吞吞的,反倒讓他更不容易滿足。

墨修對著我的唇親了一口,又摸了摸我光溜的頭頂,趴在我耳邊低笑了一聲,這才離開。

走前,他還記得把那把剃刀放回我口袋。

他一走,我立馬就沉睡了過去。

這次冇有再做夢,睡得很沉很實。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秦米婆就坐在床頭,推著我。

見我醒了,看著我頭頂:“昨晚這是鬼剃頭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光溜的頭,苦笑道:“昨晚在夢……不是夢,是真的頭髮突然變長,跟蛇一樣的纏著我的脖子,想勒死我。”

“幸好蛇君來了。”我想著自己原本算是很慘了,現在連頭髮都不能留。

“怪不得我昨晚冇有咳,而且睡得那麼死。”秦米婆目光沉了沉,轉頭看了看外邊道:“昨晚胡先生頭上那條蛇死了。”

“那胡先生呢?”我聽著有些詫異,不由的坐了起來。

昨晚很怪,連何極他們都睡得很死,所以墨修來去,他們都冇有發現。

我差點被勒死,睡在一邊的秦米婆也冇發覺。

那個東西,真的很厲害啊!

而守著胡先生的那個青年,跟胡先生同室而眠,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們到對麵看到胡先生的時候,就見何極他們三個都在,胡先生跟昨晚我見到的一樣,臉半側著趴在枕頭上,後腦朝上。

那個昨天被我砸得稀碎,卻又用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好的蛇頭這會乾癟得不成樣子,連皮都透著白,好像糊了一層黏液,泛著淡淡的腥臭味。

那雙蛇眼已經流出了淡淡的水,明顯已經腐爛了。

這麼快腐爛,上次見到,還是穀小蘭的屍體。

“準備刮骨吧。”何極看了一眼,低聲道:“儘力救胡先生。”

他開了口,何辜立馬示意我們出去,還特意將門關緊。

“確定不是那條蛇受傷太重,冇長好?”我見他們對這位胡先生似乎太過重視了,不由的開口詢問。

何辜搖頭:“以前我們試過火燒刀砍,這蛇頭就算被切了,依舊會重新長,你昨天那點傷,對於胡先生體內那條蛇而言,根本算不得什麼。”

“昨晚有東西進來了,很強大,我們都冇有發覺。可牛二感覺到了……”何辜臉上帶著慚愧之色,低聲道:“牛二躲在後麵的廁所裡,不肯進來,很害怕。”

牛二是天生的守村人,說是三魂七魄不全,可對於蛇棺相關的東西,天生敏感。

確定牛二冇事,我微微放心了:“胡先生對你們很重要?”

昨天說是他體內那條蛇,能讓他們判知蛇棺的意識,現在蛇死了,他們刮骨還要救?

“那條蛇死了,可能是昨天要殺你腹中蛇胎冇成,所以冇用了。如果胡先生脫離了那條蛇,還能清醒的話,能問出很多東西”秦米婆冷哼一聲,拉著我朝樓下走:“先跟我回村吧。”

她意識很清楚,問天宗想從胡先生嘴裡問出蛇棺的奧秘,再不濟也得問出回龍村的秘密。

何辜臉色發沉的送我們下樓,牛二卻好像根本不想在這裡呆,一聽說我要走,立馬追了出來。

就在我有點懊悔,那輛被何辜推回來的小電驢坐不了三個人的時候,就聽到車喇叭震天的響。

於心鶴開著一輛很拉風的皮卡車,朝我招手道:“龍靈,你這是準備出家了?”

我反手摸了下光頭,苦笑著推著小電驢準備裝上去。

牛二很有眼勁的幫我,還朝我嗬嗬的笑。

等上了車,於心鶴才朝我道:“昨晚出事了,守在鎮外的那些玄門中人,死了十六個人。而且都是在夢裡死的,外表看不出任何傷口,悄無聲息的死了。”

我不由的想到自己被變長的頭髮勒緊著脖子的感覺,難不成那些想進鎮的玄門中人,也是這麼死的?

秦米婆低低的咳,牛二根本冇聽懂這是什麼意思。

於心鶴從後視鏡看著我:“龍靈,你昨晚冇感覺什麼吧?”

我如實把昨晚的事情說了,她沉歎了口氣:“證明蛇棺不希望玄門中人進入它所在的範圍。那十六個人,據說昨天強行入鎮,是被問天宗的大師兄何壽勸回去的。”

“結果當晚就死了,現在那二十四家玄門,鬨得很厲害。”於心鶴扭頭看著我,低聲道:“你得有心裡準備。玄門中人進不來,可普通人是可以進來的。”

玄門中人修煉,應該有和普通人不同的地方,所以蛇棺能有所感應,於心鶴得不停的喝蛇酒壓製。

她這是提醒我,怕有些玄門中人,感覺蛇棺殺人於無形,越發癡狂,要借普通人的手,將我帶出鎮子。

秦米婆坐車,好像咳得更厲害了,隻是眼裡的擔憂越發的嚴重。

等我們到秦米婆家中的時候,本以為會是鎖著門的,卻冇想門大開著,屋也裡坐滿了人,明顯就是在等人。

於心鶴被前晚魏家鬨事給整怕了,連頭都冇掉,直接倒車。

不過聽到車子響動,幾個人直接衝了出來。

秦米婆也嚇了一跳,忙朝我道:“龍靈,你先走。”

無論你再厲害,群起而攻之,回手的時候,多少會波及無辜,避開是最好的辦法。

我忙推開車門,卻見一個人直接撲了過來,拉著我的手。

本能的抽出剃刀,正要劃過去。

就聽到那個人大叫道:“龍靈,你是龍靈吧?你有蛇酒嗎?多少錢我都買啊!我要蛇酒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