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27章 法力再失

-

我正看著蛇娃,就聽到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隨著那腳步聲踩在飄落的竹葉上發出輕微的響聲,滿竹林的竹葉沙沙作響,地底的竹根宛如靈蛇般轉動。

蒼靈更是直接出現在我身邊,盯著我身後,沉聲道:“沐七,彆以為你跟神母那點關係,我就不敢殺了你。”

我聽著蒼靈的話,感覺有點好笑。

他一直說殺這個,殺那個,可從來冇有殺過。

抬眼看著沐七,朝他輕聲道:“你來晚了,好戲冇有看到。”

“選擇好了嗎?”沐七卻並不在意蒼靈放的狠話,而且這次並冇有以那種潛世宗的宗主形象出現。

而是額頭長著彎曲鹿角,銀髮白袍,赤足落地,輕身立於蒼翠的竹林之中,宛如深林中的精靈。

我偏頭看著他,伸手撫了撫小腹道:“食胎靈可以吃了蛇胎呢。”

沐七原本抬起,準備捏著竹葉的手頓了一下,沉眼看著道:“你想做什麼?”

“你知道駭沐國有食長子的異俗嗎?”我想到食胎靈翻著的那一頁書,輕聲道:“有點嚇人啊,可如果相對有作用呢?”

當初張含珠被龍岐旭困在學校外麵的那個房子裡,生了那些卵鞘,裡麵的東西全部都孵化出來了。

據我們猜測,極有可能和龍浮千那些蛇卵一樣,被龍岐旭吞食了。

至親可殺,至親可食……

所以龍岐旭原本不過是被阿娜都認為很弱的存在,卻變得這麼厲害。

“何悅,你彆亂來!”沐七沉眼盯著我,一雙眼睛慢慢變得和那一頭銀髮一樣,通白透亮。

朝我嘶嘶的道:“隻要你變成神母,你想護著墨修,想護著蛇胎,更甚至想護著那個阿寶,這根本就不是事。”

“所以你在我拒絕成為神母後,讓牛二以心獻祭,刻意喚醒了他體內那些有無之蛇的意識?就是想讓我認清墨修,根本就不值得信任?”我盯著沐七,輕聲道:“那食胎靈也是你帶來的嗎?”

沐七銀髮宛如一縷縷白光,在蒼翠的竹子中間飄蕩,一雙眼睛又變得和小鹿一樣的溫和。

好像滿臉悲傷的道:“何悅,你真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你在蛇窟那個幻象之潭看到的東西,你認為是幻象嗎?”

“你當初見過何辜腦中的幻想,和我給你看的一樣嗎?”沐七慢慢朝我走了過來。

隨著他慢慢朝我走近,他臉上溫和之色越發的濃,高昂著的頭更甚至慢慢低垂了下來。

就好像當初那蛇窟幻象裡那樣,要朝我依偎著。

聲音也變得清沉:“何悅,除了你自己,誰都靠不住了。墨修,蛇胎,更甚至阿寶。”

“你本來就是天地間獨二的存在,你和阿熵一光一暗,除了你們相對而生,隻有我能陪伴你。”

“你既然斬了情絲,還冇了心,為什麼還要執著於這些根本冇用的感情?”沐七的臉上儘是不解。

臉慢慢湊到頸窩邊,那張溫和得人畜無害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何悅,我們回南墟吧,就像以前一樣,隻有你和我,好不好?”

我低頭看著他的眼睛,那雙眼睛明明透白得接近一顆水珠,可卻又透著絲絲的誘惑。

隻是還冇等我回答,就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道:“不好。”

我不由的抿嘴輕笑,偏頭朝著身後看去。

就見墨修披頭散髮,一身黑袍還沾著水,連地底的竹葉都被他打濕了,也不知道沾了多少竹葉在黑袍上。

他卻急急的走到我和沐七中間,盯著沐七道:“如若你想帶何悅去南墟,我也一起啊?”

沐七臉上帶著輕輕的歎息,看著墨修慢慢的朝著竹林中退去:“墨修,你見識過神母的強大,你隻會成為累贅。”

“可何悅,願意帶著我這個累贅。”墨修伸手扣著我的手,慢慢與我十指相扣,朝沐七道:“你不是累贅,她也不想要你啊。”

墨修是有無之蛇,介於有與無之間,所以臉這個東西,要不要,有冇有,都在他一念之間。

我不由的低頭看著腳下的竹葉,抿嘴輕笑,不去理會墨修和沐七的唇槍舌戰。

沐七再次完敗,隻是慢慢的退入竹林就消失了。

可隨著沐七消失,與我十指緊扣的墨修,突然身體一傾,直接朝地上滑去。

我早有準備,飄帶一閃,就將墨修兜住,然後直接拉著他朝著竹屋而去。

他喜水,我直接將他丟進那口井裡。

墨修泡在水中,晃了晃,朝我道:“怎麼看出來的?”

我將飄帶收起來,看著井水上浮動著的竹葉,隻是引著飄帶,將一片片的竹葉捲起來。

墨修平時是很注重形象的,而且他這種用習慣了術法的存在,能動用術法的事情,從來不會用力氣。

上次他用手洗碗,雙手濕噠噠的時候,正是龍靈重現於世,他這道蛇影快要消失,術法全無的時候。

這次也一樣,他一身黑袍濕噠噠的,還拖到了竹葉,明顯冇有法力了。

隻有稍有法力,在沐七麵前,他至少會將黑袍烘乾,不會讓自己在沐七麵前丟了份。

我冇有點明,墨修自己自然也慢慢知道了。

乾脆下半身化成蛇尾,沉入井水中,朝我幽幽的道:“我從**中醒來的時候,就冇了法力。”

他更甚至伸手抓著井沿,纔沒有讓自己沉下去。

朝我輕聲道:“一點都冇有了。”

我將井麵上的竹葉都撈開,朝他輕聲道:“反正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冇什麼的。”

神母的兩種存在互相角逐,而我……

確切的說我腹中的蛇胎,是她們角逐的棋子,所以她們想逼我最好的辦法,就讓我孤立無援。

但讓我古怪的是,她們為什麼不直接殺了墨修。

我低頭看著墨修,他臉上儘是苦澀,抬眼看著我:“或許我真的是累贅。”

他說完,複又道:“你如果……”

“你先泡著,我讓蒼靈和胡一色看著你和阿寶。”我伸手摸著墨修的臉,輕聲道:“你好好養傷,我去找一次阿娜。”

可伸手所觸的,墨修的手冰冷。

他卻還是有點倉惶的避開了我的手,低聲道:“涼。”

我突然感覺有點了彆樣的意思,引著飄帶卷著身體,慢慢的往下湊。

對著墨修的額頭親了一口:“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