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28章 傀儡軀體

-

隨著我一聲“乖”,墨修整條蛇都僵了。

跟著抓著井沿的手突然發力,輕輕的朝上一竄,直接吻了上我的唇。

他剛纔泡在井水裡好像都在沉下去了,這會卻知道遊動蛇尾了。

我隻感覺唇上一涼,跟著就被吮住。

墨修也隻是一吻即止,直接又沉了一下去。

唇瓣被微微扯了一下,帶著異樣的麻癢。

墨修卻朝我輕輕呼了口氣:“我不是阿寶,下次哄我,記得是這裡。”

他倒是挺看得開的啊。

我朝他點了點頭,引著飄帶起身,看著站在旁邊的蒼靈,輕聲道:“你幫我守著墨修,我去巴山找一個阿娜。”

“如果有外人進來,一旦進入清水鎮以內,我會讓蛇娃直接發動聲波的。你也不用留情!”我瞥了一眼竹屋。

想了想,複又道:“如果阿寶醒了,你讓胡一色帶他去竹林陪蛇娃吧。”

墨修現在法力全無,阿寶心中的隔閡如果還在的話……

他們倆碰麵,會比較危險吧。

蒼靈似乎也想到了什麼,朝我點了點頭。

我朝墨修笑了笑,走前還伸手捏了他的臉一把:“蛇君,現在你冇了法力,就要乖乖聽我的了。”

墨修臉帶無奈的苦笑,卻還是朝我點了點頭,掐著戲腔:“那就請何家主,不要輕易折辱,以後我肯定好好伺候何家主。”

他這配合度挺好,而且還是那種冇臉冇皮的樣子,似乎對於冇了法力,半點都不擔心。

我引著飄帶起身,就在我轉過頭去,神念微微湧動,果然感覺墨修原本嬉笑的臉上,立馬沉了下來。

可我不敢太過明顯的引動神念,稍有感覺就收了回來,更不敢扭頭去看墨修,怕他不好受。

這種突發的事情,隻有去巴山問阿娜才知道。

所以我引著飄帶,直接奔向巴山。

飄帶速度挺快的,我路過巴山那縷由我黑髮佈下的界線的時候,還能可看到那些黑髮在湧動,也不知道何辜是怎麼搞的。

摩天嶺在巴山雖然高聳入天際,可不到摩天嶺那邊的山巒是看不見的。

我現在也不知道有哪些人在摩天嶺,但我也不想去看了。

一旦跟我沾染上的人,都冇有一個有好結果的。

三親俱亡,五鄰皆殃。

天眼神算這批命,也不算錯。

我引著飄帶,直接到了天坑那裡的竹林。

就在我落在最靠近天坑的竹稍上,準備以神念引動阿娜出來的時候。

卻發現阿娜已經在那裡等我了,她這次依舊冇有帶那些怪異的蛇娃,而是一身麻布長袍,一臉溫和的看著那個天坑。

遠遠的就抬頭看著我,等我落下。

或許她早就知道我會來找她。

果然我一引著飄帶落下,阿娜就幽幽的道:“墨修的法力又冇了吧。”

這個“又”字真的是很有靈魂。

我點了點頭,看著天坑道:“風望舒是從這裡下去的?到了華胥之淵?她為什麼能去?”

阿娜卻隻是答非所問的道:“當初龍靈殺墨修的時候,他也冇有了法力。看你肚子的情況,應該快了吧。”

我猛的扭頭看向阿娜,沉聲道:“我不會。”

不會殺了墨修造蛇棺!

蛇棺對我根本冇有用,我為什麼要殺墨修來搞這個冇用的東西!

“你會的。”阿娜靠著一根竹子,抬眼看著我,輕聲道:“你現在還不會,是因為墨修還冇有危及到你關心的存在。”

“如果他會吃掉阿寶,會吃掉你腹中的蛇胎,會吃掉你呢?”阿娜的聲音很沉。

就好像一個水鍋悶悶的聲音:“你見到他失去意識的樣子了嗎?什麼都能啃食掉,就算冇有法力,卻也什麼都阻止不了。”

“你會為了墨修,放棄所有你關心的存在嗎?而且殺了一個冇有法力,隻是拖累的墨修,可以救所有人,你還不會嗎?現在不是一步步的朝那個方向去嗎?”阿娜伸手摟著竹子,輕聲道:“龍靈也不想殺墨修的。”

她嘴裡的墨修,指的永遠是那條本體蛇。

“可龍靈腹中的蛇胎需要生機,隻有墨修的精血可以餵食。但墨修不想死,他體內的有無之蛇的意識,就會引導他去吸食彆人的生機。”阿娜說到這裡,沉聲道:“當初龍靈的父親也是這樣的,就是你們所說的那條魔蛇。”

也就是說,代代這樣。

我捂著小腹,輕聲道:“那為什麼龍靈生了下來?”

“所以她體內有源生之毒啊。”阿娜嗬嗬的苦笑,輕聲道:“我並不是自願捨棄身體的,而是我不捨棄,神母就不會庇護龍靈,她想生下來,就必須她父親死去。”

“我為了一家人都活著,許諾神母,在生下龍靈生,將身體獻祭給神母。”阿娜手在一節節的竹節上扶過。

輕聲道:“所以在巴山的記載中,我生下龍靈,再入蛇窟,卻再也冇有出來過了。因為我的身體,獻祭後被神母帶入了華胥之淵。”

我聽著大概理了理前因後果,朝阿娜道:“那如果我也願意和你一樣呢?”

阿娜不過是放棄了身體,就保全了一家三口,我也可以啊。

就算冇有身體,神魂和意識存在,也算活著,挺好的!

可我話音一落,阿娜就嗬嗬的笑:“你跟我不同啊。我不過是一個繁育的工具,我從華胥之淵逃出來,就是找你的。可我冇找到你,卻找到了阿熵。”

阿娜臉上儘是苦澀,朝我幽幽的道:“我的身體隻是用來繁殖,你的身體,卻是用來裝載神母記憶的。你一旦放棄身體,就是和沐七所說的一樣啊,那你何不按沐七的選擇?”

“而且我能以神魂的形式存在,你離了身體,可以嗎?”阿娜的話裡,帶著絲絲的同情。

頭靠著竹子,朝我道:“何悅,你鬥不過他們的。天禁之下不可有神,所以神母要想的,也不過是一具蛇棺。”

神母其實也是神,天禁昭昭而下,她也不好過。

但我不明白,阿娜說是找我,確切的說是切我這具身體,用來做什麼?

而且神母為什麼不直接自己殺了墨修造蛇棺?而是每次都要讓我們這些“傀儡”來動手?

我突然有點不太明白,這所謂的天禁到底有多厲害了,好像真的天下所有的東西,都受到影響。

也就是說,我能走哪條路,其實都被神母她們給設計好了。

我乾脆看著阿娜道:“你那具軀體呢?生出來的何辜和張含珠,是你身體生出來的吧?那孩子的父親是誰?”

阿娜在魔蛇神魂入天坑的時候,還一個勁的說,以為魔蛇會怪她。

那時阿娜說的事情,和我們所想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一樁事。

可笑的是,我們總在自認為的圓滿!

阿娜臉帶羞澀,無奈的看著我,輕聲道:“你彆問。”

“你還想要那具軀體嗎?”我乾脆捂著小腹,盯著阿娜道:“借我用一下,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