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34章 聞風而動

-

墨修說完,蛇尾一擺,直接朝著地下落去。

我不知道為什麼,本能的反轉著身體,朝他看去。

飄帶宛如一張軟床,將我兜住。

一轉頭,就見墨修直接化成一條漆黑的大蛇,瞬間盤纏著清水鎮周圍,昂著朝天大叫。

這會一個個的火球依舊宛如無數流星般朝下砸落,蒼靈引起的翠竹已經不能擋住了。

墨修直接一昂首,以蛇身幫我擋著這些墜落的火球,他直接用蛇身盤成了一個屏障。

但就算這樣,外麵夔牛戰鼓聲不絕,一隻隻異鳥從清水鎮外麵的竹林中展翅飛起,想衝進來,卻被阿寶帶著蛇娃尖聲大叫,給擋了回去。

綠竹飛快的長生,竹枝晃動,翠葉飛舞。

火光和蛇娃震裂的血霧在空中飄散,騰騰的熱氣中,儘是烘乾的血腥味。

隱約的,還夾著什麼嘶吼的聲音。

我趴在飄帶之上,看著這突然其來的大戰,一時還有點恍然。

果然大家都是想互相吞噬的,隻不過互相忌憚,不知道什麼時候下手。

就像下象棋,在相應的情況下,過河卒子都能將軍,自然也能開吃。

風家從毀蛇棺後,就直接沉入了華胥之淵,再也冇有出現。

這會我蛇胎將要出世,而墨修法力儘失,他們哪裡坐得住啊。

不趁這個最好的機會出手,還等什麼?

隻是我冇想到,他們居然直接放出那些異獸直攻清水鎮。

終究是我們想得狹隘了,當初風羲都能拿著一間宛如方糖大小的石室,將困著龍靈陰魂的隨己囚禁在裡麵,帶迴風家。

那麼風家自然也能將那些石室運到清水鎮外,將那些囚困在石室裡的異獸放出來。

我聽著外麵各種異獸和蛇娃嘶吼著的叫聲,夔牛戰鼓和悶悶的天雷混雜,分不清敵我。

而小腹脹痛越來越強了,我不知道這要多久,可還是強撐著神念,引著飄帶護著自己。

同時半坐起來,伸手撫著小腹,學著以前陪著龍夫人看醫療片裡的樣子,吸氣、用力、往下推……

但這次的夔牛戰鼓明顯和上次騷擾型不一樣了,一聲聲戰鼓聲,好像震得我骨頭都要散了。

墨修的蛇身卻似乎越盤越大,宛如一座巨山一般盤纏而起。

我眼前隻能飄帶光,以及那些透過墨修宛如墨影般蛇身的火光。

但就算我拚儘了全力,用力推著小腹,蛇胎還是出不來。

我並冇有參與過生產,根本冇有經驗。

唯一見過的,就是於心鶴生產,可她那個完全是違背常規的。

而我的蛇胎,也和普通人不同……

我全身骨頭好像都要痛散了,神念時攏時散,飄帶本身就時穩時不穩。

而夔牛戰鼓還敲擊個不停,震得腦袋裡的腦漿好像都要化成水。

隨著一聲大吼,一條巨大的紅色怪蛇,噴著一個火球,猛的朝清水鎮撲了進來。

那蛇長著一張豎瞳的人臉,通體火紅,帶著火光,一衝而入,直接橫跨整個清水鎮。

通亮的火光,將墨修的蛇身照得好像成了道虛影。

跟著一道道的火光朝著墨修的蛇身纏去。

我痛得雙眼一陣陣金星直冒,著這條人麵蛇身,通體鮮紅的燭龍,突然感覺到一陣恐懼。

風家上次都冇有放出燭龍這種存在,這會居然為了殺掉我,直接就放了出來。

眼看著燭龍的蛇身直接要落下,墨修蛇身一卷,瞬間收攏,將我和飄帶纏護在中間。

就在墨修收攏蛇身的時候,我透過墨修蛇身的間隙,看到一個細小的黑點,身上的黑袍映著火光,閃著龜甲金紋。

那個小黑點,正嘶吼著大叫,伸手朝著燭龍一指,無數的蛇娃隨著他的手勢,或是騰躍,或是借力騰飛,對著燭龍就撲了過去,還冇到,就是張嘴嘶吼大叫。

赫然就是阿寶,指引著蛇娃用聲波攻擊著燭龍。

而清水鎮外,那些竹子或是被夔牛戰鼓震裂,或是被天火燒掉,卻依舊有著無數的竹筍破土而出,又瞬間將整個清水鎮圍住。

漫天的火光之中,還有著一縷縷翠綠的竹葉宛如一條條的靈蛇般的轉動。

竹林之中,無數竹須轉動,一旦有異獸闖進來,一旦有一根竹根捲住,其他竹根立馬化成一張兜網將那隻異獸往地裡拉。

而留守在竹林的蛇娃,立馬撲過去,放聲尖叫“龍……靈……”。

蒼靈好像殺得性起,整個身形在一根根的竹子中穿梭著,卻也跟著蛇娃附和著大叫:“龍……靈……”

蒼靈一聲沉喝,所有的竹子好像也隨著發出附和的聲音。

整個清水鎮,除了夔牛戰鼓的聲音,就是那竹稍之間,響砌著的“龍靈”之聲。

我躺在飄帶上,聽著外麵一聲聲的“龍靈咒”響起,身體的痛意卻越發的鈍。

就算我再怎麼否認自己曾經是“龍靈”,可當這道咒語響起的時候,對我依舊影響。

眼前是墨修轉著蛇身死死擋著燭龍的火光,透過他虛幻如影的蛇身,可見阿寶好像什麼都不怕了,呲牙撲到燭龍身上,對著它那鮮紅的蛇身就咬了下去。

那些蛇娃嘶吼著大叫,利爪、尖牙,以及聲波,全部直湧而上。

我躺在飄帶上,感覺黑髮垂落著往下飄蕩,身下儘是濕噠噠的,這纔想起來,自己衣服還穿得好好的。

伸手握著石刀,反手將自己的褲子割開。

無論如何,也要將蛇胎生下來!

隻要蛇胎出世,神母想當蛇胎這救世之主的奢望就破滅了。

當初問米,不是說蛇胎能讓蛇棺升龍嗎?

我倒要看看,到底為什麼是升龍!

外麵轟隆的聲音不斷,還夾著蛇娃因為吃痛而尖悅的叫聲。

我緊握著石刀,看著墨修被燭龍一點點灼開慢慢要消散的蛇身,將自己的褲子也慢慢割開。

隻要撐到蛇胎出世,我和墨修,就多了一份希望。

可就在我割開褲子,感覺雙腿露出來,被燭龍烘得灼熱的空氣,透過飄帶,也灼得皮膚生痛的時候。

一隻看不見的手,好像撫上了我高高隆起的小腹。

我能清晰的看到,一個手印撫在我寬鬆的衣服上,慢慢的朝下挪,跟著一點點的將衣服撩起。

然後小腹中,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手掌印。

赫然就是最近出現的食胎靈,她終究還是在蛇胎出世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