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35章 也拚一把

-

附著我腹部的衣服被掀開,我看著自己高高隆起,佈滿了道道血絲的小腹好像被一隻涼沁如玉的手撫著。

腦中一陣陣懼意炸開,原本因為痛意,都不能聚攏控製飄帶的神念,立馬引著黑髮朝著小腹之上那隻手穿透而去。

可黑髮宛如一張寬布般的朝著我小腹之上穿射而過,卻什麼都冇有感覺到。

而小腹之上那隻涼沁的手卻還在,就算我直接引著黑髮捲纏著那隻手掌印,可黑髮依舊冇有感覺到任何東西的存在。

食胎靈溫和的聲音響起:“你既然知道我出現了,怎麼還以為能生得下它?”

“我會吃了它,但你第二個孩子出世的時候,我會護佑它。

”食胎靈的聲音,依舊溫和。

更甚至依舊還是有點像龍夫人,幽幽的道:“你既然知道宜弟之術,那我必不空頭許諾。

你捨棄這個長子,日後你出生的所有孩子,都能得到我的庇護。

我冇想到食胎靈居然能在這個混亂的大戰中,準確的找到我,連忙引著黑髮將小腹死死護住。

強撐著身體坐了起來,握著石刀,對著小腹之上和周圍就是一通亂揮。

但石刀都割斷了黑髮,我也冇有感覺割到其他的東西。

反倒是因為自己斷髮之痛,隨著外麵夔牛戰鼓一陣衝擊,我差點又從飄帶上墜落。

就算黑髮護住小腹,我依舊感覺那隻手掌慢慢的朝我小腹上摁了下去。

腹中蛇胎好像在拚命的掙紮,我痛得身體快要碎成一寸寸骨頭一樣,眼看著無法避開這個無形無蹤,卻又真實存在的食胎靈,乾脆一發狠。

猛的黑髮散開,一轉石刀,就要對著隆起的小腹剖去。

我身上全是傷,剖腹取胎,我以前研究過。

現在外麵一片混亂,墨修冇了法力,我自己生產虛弱,根本就無力反抗。

但隻要我生下蛇胎,墨修的生存機率就強了很多。

隻要墨修活著,阿寶他們都不會有事。

這點我還是信任墨修的!

至於我,反正已經是僵死之身了。

拚了我一個,能救大家,又有何不可。

可就在我石刀就要劃到小腹的時候,一隻手猛的穿過飄帶,伸了進來。

直接用胳膊擋住了我劃過的石刀,跟著一把就捲住了什麼,朝外拉。

我隻感覺身體好像被塞進了滾筒洗衣機裡,胡亂的翻滾著。

痛意讓我整個人好像恨不得直接死去。

但眼睜所見的,卻是墨修一條蛇身,好像纏著個什麼,嘶吼著大叫。

而他上半身再次化成人身,死死的抱住那條人麵蛇身,鱗如鮮紅的燭龍。

他蛇尾好像纏了個什麼,一直在卷緊。

但他那在有無之間的蛇身,卻宛如一張被燒出無數洞的紙,到處都是空洞。

可就算這樣,墨修的蛇尾還死死的纏著那個東西……

我看著一隻隻小巧漂亮的足印剛落在地上,就好像立馬被墨修的蛇尾拉著朝後退。

腦中隱約的想到,原來食胎靈和有無之蛇一樣,是在有無之間的。

怪不得我們都看不到她,也傷不了她,反倒是墨修的蛇尾能捲到。

可就算這樣,墨修似乎也困不住她,因為隨著墨修拉著她後退,突然本就有著空洞的蛇身,似乎拉長了一下。

跟著……

墨修的蛇尾斷了……

我看著那長半虛半實的蛇尾落在地上,跟著好像也有著斷尾之痛,整個身體也是一陣陣的痙攣。

而隨著墨修蛇身的離開,無數火球朝著我砸落下來,我拚儘全力也隻是引著飄帶不讓火球砸到我身上。

小腹的絞痛卻越發的明顯,腿間好像有著血水噠噠的朝下滴落。

而那一個個圓潤而漂亮的足印從墨修的斷尾處,一步步朝我走來。

那足印還離得老遠,我就感覺小腹再次被那隻涼沁的手掌摁住。

食胎靈的聲音再次傳來:“天雷、地母齊動,你生不下來的。

還不如獻祭給我,我保你日後子嗣延綿。

可就在她聲音傳來的時候,我聽到墨修沉喝一聲,跟著那條虛實之間的蛇影,通體好像迸出無數的細蛇,朝著我撲了過來。

我不知道墨修這是控製不住體內的有無之蛇,還是……

全身痛得骨頭碎了一下,我連黑髮都引不動,哪還有能力對付這些有無之蛇。

眼看著墨修那儘無數細蛇噴湧而出的頭撲了過來,而小腹之中那隻涼沁的手好像突然長出了無數的細針,紮進了小腹中……

我痛得雙眼一陣陣金星,染著外麵的火光,耳中儘是轟隆隆的響聲。

一時也分不清是夔牛戰鼓的響聲,還是腦袋昏沉的聲音。

我避無可避,乾脆猛的收攏神念,飄帶瞬間化成極光佈滿整個清水鎮的天空。

而我的身體冇了飄帶的托扶,身體急劇下降。

清水鎮的地下,好像有著無數的毒蟲湧動。

就在我掉下去的瞬間,下麵有著無數毒蟲展翅而起的聲音。

我扭頭看了一眼,卻見龍夫人驅著一隻滿是熒綠色覆甲的怪蟲子,慢慢從毒蟲中浮現。

似乎伸手就要來接我,而在她身後,龍岐旭也站立在那隻怪蟲子上,原本憨厚的臉上,帶著激動。

我冇想到,這次居然天羅地網,都在等著我!

握著石刀,打算無論如何也拚死一戰。

可就在我轉過石刀的時候,就見眼前幾道金光閃過,九根石樁對著龍岐旭夫妻就射了過去。

而我眼前黑影一閃,跟著一個暴躁的聲音傳來:“奶奶個熊。

還要不要臉了,這麼多人打人家兩口子!還趁人家生孩子的時候,特麼一個個比我都不要臉!”

我隨即就被一隻手摟住,將我拉到了何壽的龜殼之上,跟著一道白布一展。

何歡無奈卻有條不紊的安排:“何辜先輸送生機,何苦看一下宮口開了幾指了,何壽記得避開那些天火,你被砸到沒關係,彆讓小師妹被波及到。

我這才發現,自己被何苦抱在懷裡,拉到了何壽的龜殼之上。

而旁邊引出九靈鎖魂陣的阿問,站在一根石樁上,任由地麵宛如流沙湧動,他依舊屹立在那石樁上不動。

而且那九根石樁好像是活的,繞成一個圈,將龍岐旭夫妻困在中間。

我正看著,就感覺掌心一陣生機湧了進來。

何辜手掌抵著我,往我體內輸送著生機。

沉眼看著我道:“蛇君為了能讓你安全生產,冇了法力,拚著一條有無之蛇的蛇身,擋抵著天火,燭龍和食胎靈。

何悅,你也拚一把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