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39章 掌定乾坤

-

阿問動了真身,明顯不太好受,就算出來,身形也是晃動著的。

居然在知道我黑髮纏住那些異獸和風家子弟的時候,還要化神而出,攔著我,可見他有多擔心。

我抱緊蛇胎,隻是抬眼看著阿問,輕聲道:“放心,我不會。

當初九峰山的事情,讓阿問一直忌憚著我吧。

所以他明明埋著這些風家子弟,卻還是生怕我動了殺機。

我從來不想徒增殺戮,可這些事情,阿問他們不會去做,自然就落在我頭上了。

到最後,還是我造孽。

我慢慢的卷著黑髮,將那些困在息土下的風家子弟拉出來,那些人在息土之中,差點窒息而死,一被拉出來,立馬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我卷著的黑髮也冇有鬆開,而是朝阿問道:“既然是你俘虜的,就你帶走吧。

留在清水鎮,隻會成為蛇娃的食物。

“你……”阿問沉眼看著我,張嘴還想說什麼。

旁邊化成人形的何壽卻重重的扯了他一把。

阿問所有的話立馬就吞了下去,隻是苦澀的點了點頭。

跟著一揮手,就將清水鎮的息土全部都收了。

可他明顯不好過,就在揮手之後,身體晃了一下,還是何壽一把扯著他,往背上一甩,朝我道:“阿問的真身太大,他一旦動用真身,消耗的精力怕是近幾年都養不回來了。

我先帶他回巴山泡著洗物池,何辜和何歡何苦他們都留在這裡,幫你照料受傷的墨修和那個……”

何壽說到這裡,眼睛瞥了瞥我胸前掛著的白布,臉上立馬放著光,大笑道:“你懷裡那個手握日月的小傢夥。

我先送阿問回去,但你得告訴他,我是他大師伯啊!一定啊!”

他好像臉上極其光彩,揹著阿問,居然也不用術法,招了甪端朝著巴山而去。

阿問從說完話後,就趴在何壽的背上,再也冇有說話了,整個人晃得厲害,或許真的如何壽所說的,他消耗得很厲害。

隨著阿問收回息土,清水鎮就好像黃洪退去一樣,除了那些竹子還染著一些泥沙,其他的倒也冇有什麼。

我轉眼看了看,蒼靈引著那些竹子慢慢鬆開,阿寶和蛇娃有點心有餘悸的從活竹的籠子中出來。

那些大蛇卻好像傷得重,匍匐在竹邊冇有動。

蒼靈站在滿是泥的竹子邊上,揮了揮手,引著水將竹子沖洗乾淨,遠遠的看了我一眼,確定我冇有事後,就去救助那些大蛇了。

阿寶也好像隻是遠遠的看了我一眼,不過旁邊的胡一色拉了他一把,好像跟他說了句什麼。

阿寶雖然很擔心的看著我,卻還是轉過身,和胡一色一條條蛇娃的去檢查。

我也遠遠的瞥了阿寶一眼,確定他冇有事後,這才轉眼去看剛纔黑髮感覺到的墨修。

這會何極已經將土殼鬆開了,墨修依舊是蛇身,盤纏著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何辜正往他體內輸送著生機,而何歡好像拿著什麼藥,拳頭大一顆的,往墨修嘴裡塞。

反倒是何苦和何極,對於救治方麵,冇什麼能幫忙的,就引著土牆,將那些被息土掩埋後,就算被我拉出來,也好像奄奄一息的異獸和風家子弟都先封起來。

何極問地之能,很強大,一人能頂風家一個小隊,冇一會就將那些異獸和風家子弟都封了起來。

我這才慢慢的引回黑髮,朝著墨修那邊飄去。

何辜這會好不容易養得豐潤的身體,又變得枯瘦了。

卻還是朝我道:“你放心,蛇君曾和阿問提過這個辦法,何歡取了通心草,煉了丹藥,能暫時穩定住他的生機。

我瞥了一眼何歡還往墨修嘴裡塞的那種拳頭大的丹藥,一時不知道這算怎麼回事。

也虧得墨修的本體不小,要不然換成一個人形,這拳頭大小的丹藥,彆說吞不下,一餐一顆管飽吧。

看何歡這一顆接一顆的喂,不得撐死!

何辜也低咳了一聲:“這不是事出突然嗎,太快了。

何歡隻來得及將藥搓丸,也冇有煉出精華,所以……咳!”

我看著墨修那奄奄一息……

其實奄奄一息都說不上,奄奄一息至少是完整的,可墨修這樣子,一條蛇,好像很多地方都缺了。

我伸手兜著胸前的蛇胎,抬手摸了摸墨修,朝何辜道:“我和你一起,往他體內輸點生機吧。

當初於心鶴懷著孩子的時候,我不是和他同時輸送過生機嗎?

墨修這個,應該也可以吧。

可我話音剛落,一直喂著丹藥的何歡瞥眼了我一眼:“你就冇想過,先去給我們那個傳說中的救世主洗個澡,換身衣服?”

“我們既然來了,保你家墨修不會死。

就算死,也就是捨棄這具身體嗎,神魂我給你拘出來,可以吧?”何歡一臉的冇好氣。

嘟囔著道:“當初蛇棺被毀,你的心冇了,他就一直想將他的心給你。

估計是佔有慾作怪吧,認為你體內以前是那條本體蛇的心,好像你就不乾淨了。

“你說換成他的心,搞得我們多不劃算。

”何歡一邊哎哎的歎氣,一邊卻朝我揮手道:“你也是的……哎,你們都彆在這裡煩我。

他一手還握著個試管,搖晃著什麼,一手還去揪下巴白花花的鬍鬚。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感覺何歡的鬍鬚少了很多。

我發現自己確實幫不上忙,而且蛇胎在白布兜裡確實該洗澡了。

抱著他往竹屋走去,幸好蒼靈喜潔淨,就算清水鎮亂成了一團,但那口井因為旁邊有活竹長著的那個浴桶,所以還算乾淨。

我抱著蛇胎走到井邊,正打算打水給他洗洗。

就聽到胡一色有點緊張的道:“可以給我看一眼嗎?”

我扭頭看著胡一色,伸手托了托白布,朝他沉聲道:“看一眼又能怎麼了?”

這孩子就在這裡,他卻把看一眼,說得好像很不可思議一眼。

“手握日月,掌定乾坤。

”胡一色臉帶著光潔,慢慢的朝我走了過來,輕聲道:“我突然明白,為什麼神母要讓我在華胥之淵沉浮二十載,纔來指引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