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42章 婚禮逆行

-

以前墨修和風望舒要聯姻結成婚盟的時候,就是她們神蛇一族的婚盟。

我隱約聽墨修說過,好像她們的婚盟一旦成婚,走的是母係社會那種供養式的,男方將生命全部獻給女方。

承擔女主的傷痛,給與女主精氣,或是死後術法能力,全部歸於女方的。

因為母係社會,女子要生育,要掌控著整個部族的安穩,相比於男方更為重要。

這就相當於螞蟻或是蜜蜂這些種族一樣,公蟻、雄蜂將一輩子都獻給蟻後,或是蜂王。

所以我隱隱的感覺,上次墨修悔婚,也有不想這樣“無私”奉獻的原因在裡麵。

神蛇一族的婚盟好像很受重視,一般人都不能結成這種婚盟。

當初墨修和風望舒是因為一個是蛇君之族,一個是始祖風家少主,才能請得白微出來主婚盟,武羅神為證婚。

後來我和墨修雖然時好時壞,可肚子裡一直懷著一個,雖然自己也冇有提過要成婚,但也冇見白微主動提起來,其他人也冇有提過。

這蛇胎纔出世,白微就代表著神蛇一族,主動上來問我要不要成婚?

而且是逆行的婚盟,也就是說,我身上的所有,都會無私的奉獻給墨修,而他不一定會給我。

我抱著蛇胎,往後瞥了一眼,見墨修依舊是一條盤纏著的黑蛇,身上還有著很多空洞……

明明何辜輸送了很多生機了,而何歡好像也將那些拳頭大的丹藥給喂完了,但他還是冇有動靜。

所以神蛇一族,還是希望墨修能活著的,才主動提出了這道婚盟。

不由的瞥了一眼白微,她看上去這麼單純,知不知道她爹孃說這個的意思?

白微隻是抿著嘴,輕聲道:“自古有道,二王不得相見,蛇以靈性而傳世,不可能有二君同臨。

他把心都給你的了……”

也就是說,她知道這道逆行的婚盟,對於我而言是什麼意思。

所以她才問我,願不願意!

我不由的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蛇胎,朝白微點了點頭道:“如果我和墨修結了這道婚盟,是不是我和蛇胎就得你們神蛇一族的庇護?”

白微不由的眨了眨眼,一臉的不解。

目光落在我懷裡的蛇胎,好像還有點猶豫。

何極卻連忙低咳了一聲,輕聲道:“這是女媧定下的婚盟規則,神蛇隻是給你們主婚,讓你們按著流程走。

就算婚盟逆行,也不是神蛇一族能決定的,更不關白微什麼事?”

白微似乎也想起來了什麼,朝我嘟喃著道:“我阿爹阿孃不會再出來救世了的,我不會再回去。

會一直留下來!”

她說著,往天上看了一眼,有點失落的朝我道:“你是在害怕,對吧?你一直想死,所以你怕的並不是你自己會死,而是你懷裡這個孩子對不對?蛇胎關係重大,你怕你死了,連墨修都不一定護得住他?”

她臉色慢慢變得沉重,眼睛不時的往天上看,好像下了什麼決定,沉聲道:“你的生死我不敢保證,但以後我都會陪著你這個孩子,可以了嗎?就像於心眉抱著操蛇於家的於古月一樣,我會護著你這個孩子長大。

我抱著蛇胎,輕輕的後退了一步:“好。

何極一臉吃驚的看著我,又瞥了瞥白微,沉聲道:“你問過你阿爹阿孃了冇有?你知道蛇胎和你阿哥……”

白微臉上閃過微微的傷心,卻還是搖了搖頭。

跟著朝我道:“那我先去墨修那裡準備,你給蛇胎洗洗,就過來吧。

這是準備婚盟了?

我抱著蛇胎,看著白微這次出來,好像沉穩了不少,卻還是點了點頭。

等白微一走,何極就很嚴肅的看著我:“何悅,神蛇一族,雖然螣蛇被亂,可白微他們一直秉承著女媧之意,救世治人的。

“白微雖然看上去很天真,但她來主婚,已經是神蛇一族的誠意了。

你為什麼還要留她下來,幫你護著蛇胎?”何極看著我,好像我是一個無理取鬨的人。

我往四周看了看,並冇有見到什麼諸神獻禮後,這才抱著蛇胎往墨修上次幫我引出來的石頭浴室去。

何歡居然想要讓我解釋,可我怎麼解釋?

神蛇一族突然提出讓我和墨修結婚盟,來得莫名其妙。

雖然是可以救回墨修,讓我和他共用生機?但為什麼是現在?

而且逆行的話,證明我和墨修之間,我絕對比墨修先死,這樣也避免了我殺墨修,造蛇棺的可能。

這辦法似乎可以破解那些不好的預言,可為什麼以前他們冇有提過?

而且現在蛇胎出世,我最擔心的是,我死之後,他該怎麼辦?

白微的阿哥,據說是在天上的……

我抱著蛇胎進去的時候,何苦已經引了好水,溫度也正好。

伸手幫我接過蛇胎放進去,伸手托著他的頭時。

血水在清水中晃動,蛇胎居然好像入水的白冰一樣,慢慢的被水滋著,變得透明,好像要化了。

而且身上,慢慢湧出一片片黑得好像淡墨一樣的鱗片。

連何苦都好像嚇到了,連忙抱了上來,沉眼看著我:“這……還洗嗎?不會化了吧?”

我看著蛇胎,他好像還挺喜歡水的,隨著他出水,身上水珠流淌著,依舊可見身體在虛無之間。

伸手從何苦懷裡接過來,輕聲道:“洗吧。

有無之蛇,大概就是這樣吧。

何苦也知道我的意思,幫我托著頭,朝我幽幽的道:“這怕以後不太好洗澡啊,丟水裡就不見了,怎麼撈回來。

我幫蛇胎沖洗著,看著他開始的揮著手在水中晃動,咧著嘴好像在咯咯的笑,那雙眼睛還很黑亮,但就是太亮了,一時也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除了入水好像就消失了,顯現出鱗片,其他倒冇什麼,就好像一個普通的健康男嬰。

等將蛇胎洗乾淨,何苦拿著乾淨的浴巾裹起來,我正糾結穿什麼,胡一色居然去把我上次買的寄存的衣服給拿了回來。

他現在不受任何攻擊,好像連界線都冇有了,去哪都來去自如。

不過這也算幫了我們大忙了吧,我穿嬰兒衣服在帶阿寶的時候就有經驗,所以就算他動來動去的,我也能穩穩的穿好。

隻是在我給蛇胎穿好衣服,準備自己去洗個澡的時候。

胡一色卻突然問我道:“你和墨修結神蛇一族的婚盟,如果是正常的,墨修以生命供養於你,自然不是有人阻止,可如果是逆行的,你認為神母或者沐七會同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