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50章 請多照顧

-

我冇想到阿寶對於起個名字,還要跟墨修藏私,隻告訴我好的。

而且還是完全沉浸式的,真的是有用心取名。

不由的有點莞爾,正在腦中念著“阿乖”的名字,感覺還挺上口的。

卻聽到外麵墨修沉聲道:“這個好,就叫阿乖吧。

阿寶一聽,立馬興奮的跳了下來,跑一墨修麵前:“真的嗎?可剛纔我取了好多名字,你都認為不行。

阿乖真的好嗎?”

說到這個,阿寶都有點焉頭巴腦的。

可見剛纔被打擊得狠了!

墨修端著一個托盤,裡麵有著淡淡的清香,還有著洗漱用的東西。

伸手拉著一根竹枝,輕喚了一聲:“蒼靈。

那根竹枝就很識相的慢慢長了過來,在床頭紮進去,自己長成了一張桌子。

墨修將托盤放在竹桌上,這才朝我道:“阿乾,阿坤,阿元,阿一,阿儀,阿太,你感覺這些好嗎?”

“個頂個的大!”墨修無奈的看了阿寶一眼,輕聲道:“你叫阿寶,讓你取個小名,你一個比一個大,還不如阿乖呢。

我聽著墨修細數那些小名,隻感覺好笑。

“可弟弟不是生來就不一樣嗎?冇生就跟我們不一樣了,取名字就該不一樣。

我以為取大點好,哪知道取個這麼隨意的。

”阿寶也有點失落,趴在竹桌邊,有點懷疑自己。

這敢情不是藏私,而是被墨修無情的打擊了。

我有點好笑,摸了摸阿寶的小腦袋,轉頭朝墨修道:“現在阿寶取了小名了,你大名取好了冇有?”

阿寶一聽到這個,立馬眨巴著眼睛盯著墨修。

可好像又想到了什麼,爬上床,趴在我耳朵邊悄聲道:“阿爸很壞,我給他看的名字,都是用說的,還跟他解釋。

“可他給阿乖取名字,總是給我看一些不認識的字。

”阿寶語氣中儘是無奈。

“咳!”墨修卻低咳了一聲,將一杯水遞給我道:“先漱口吧。

這是還冇取出來,所以轉移話題。

阿寶找回了場子,立馬朝墨修嗬嗬的笑,然後伸著胳膊,抱起阿乖,朝我道:“我帶阿乖出去玩。

告訴大家,他有名字了。

他身量還小,抱著阿乖雖然也還可以,但有點晃晃的。

一邊往外走,還一邊興奮的看著阿乖,不時的叫:“阿乖,阿乖,我是哥哥阿寶啊,寶貝乖乖!”

我和墨修隻是看著他抱著阿乖,搖搖晃晃的出去了,相視一笑。

墨修將那湯攪了攪,輕聲道:“喝吧,我和何歡配的藥膳。

那湯雖說是藥膳,但藥味並不是很濃,有股淡淡的甘甜清香。

我漱口洗臉後,這才端過湯,喝了一口,瞥眼看著墨修:“這是飲食篇裡的?”

墨修先是一愣,跟著難得的臉色一陣赫然。

不過卻輕歎了口氣,沉聲道:“何悅,我……”

他苦笑了一聲,看著我的手腕,輕聲道:“我以為自己能護住你的,可你看?最終,還是你救了我。

我原本見他麵色赫然,以為是寫了那本《產後護理》不好意思,卻冇想,是因為他要靠我續命。

喝著湯,輕聲道:“可你也救了我啊。

救來救去的,誰也不欠誰的,就不要這麼計較了。

“隻不過,以後打架的事情,我衝在前麵吧。

”我順著墨修的目光,看著自己手腕上的線條。

無奈的道:“以後你受傷,我也會跟著受痛。

還不如我自己來,你在後方帶孩子。

本以為墨修會拒絕的,畢竟他自來喜歡衝在第一線,喜歡暗戳戳的搞事情。

可冇想到,這次居然點了點頭:“好。

我不由的愣了一下,想著難道是轉性了?

不過想想也是,這婚盟已經結了,我在前麵衝鋒陷陣,總比墨修受傷,兩個人都難受的好。

墨修,居然這麼識時務了啊。

不過我也冇有再去細問,有些東西,得過且過吧。

我喝著湯,墨修將外麵的情況跟我說了一下。

既然我們答應出去解決這些事情,所以問天宗的人和胡一色都冇有走,就讓蒼靈又搭了很多竹屋,大家住在一起。

不過何極一直在研究著那些界碑,暫時也冇有個結果。

至於風家,巴山,和外麵那些玄門中人,和普通人,墨修冇有跟我說。

但他冇說,就證明不太好。

我喝完了那一大蠱湯,感覺身體暖洋洋的,出了一身薄汗。

墨修卻朝我伸手道:“要去洗澡嗎?”

我不由的想到何壽說我不能洗澡的,抬眼看著墨修:“不按那本《產後護理》走了嗎?不是不能洗嗎?”

墨修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不是說不能洗,是不能洗冷水,不能泡清水。

我熬了藥水,等下我調好水溫,你泡一下藥浴,可以活血通經。

我冇想到墨修還真的是研究得很透徹啊。

確實身體下麵血糊糊的,有點難受。

我一起身,墨修就拿他的黑袍給我裹住:“剛從被窩出來,外麵有點冷。

更甚至還拿著那個兔兒帽,給我戴好,幫我拿了一雙軟棉的拖鞋。

又清理好換洗的衣服和其他的東西,朝我幽幽的道:“我讓蒼靈去學建築學了,過幾天就會建一個和很舒適的房子,還裝上水電,就很方便了。

我看著床邊的竹桌,因為冇用了,那根竹枝又自覺的縮了回去。

突然有點同情蒼靈,又要當防線,又要產筍,還要建房子,當桌子,還要有自知之明。

現在還要進修……

墨修卻半點不好意思都冇有,扶著我朝外走道:“他並不是由神母身軀所滋生的,和有無之蛇一樣,是外來的。

我想起蒼靈提過的那個水潭,有很多外來的蜻蜓啊,飛蟲到那水潭裡產卵……

還有和墨修結婚盟時,玄冥神遊時看到的那片黑蛇身軀所化的星空。

看樣子,這世界和我們以前的認知差很遠啊。

以後我和墨修,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隻是在墨修扶著我走下活竹屋的時候,看著遠處抱著阿乖走得搖搖晃晃的阿寶,還有急忙跑了來,接過阿乖的白微,以及瞬間聚攏過去的問天宗那些人。

我突然感覺,或許局麵,也冇有我以前想的那麼淒慘。

“我抱你?”墨修見我冇動,扶著我肩膀作勢要抱我。

我朝他搖了搖頭,將手腕上放血的那條疤痕朝墨修晃了晃:“蛇君,以後請多照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