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51章 古怪藥物

-

墨修看著我手腕上那條放血結婚盟的傷疤,隻是目光閃爍,然後根本不顧我的反駁,一把將我抱了起來,往浴室而去。

一踏進浴室,手一揮,就將整個浴室都封了起來,幫我引了一池子溫水,將他熬好的藥水兌了進去。

還用術法,將整個石室都烘得暖暖的,這纔來幫我脫衣服。

“要不你出去吧。

”我總感覺這樣不太好。

女子產後,總有些惡露,這個在我買嬰幼兒用品的時候,導購給我推薦代產包的時候,就告訴了我。

可我冇想到會這麼厲害的,剛纔生產過後,洗澡時換的是安全褲,這會好像整個下半身都是浸在血中。

我不太樂意墨修看到這個的場景,以前龍夫人看過一個丈夫陪產的采訪。

很多夫妻感情不錯,丈夫在妻子生產的時候,陪同進產房,這本是愛的體現。

可在生產過後,丈夫依舊愛著妻子,也感知到妻子生產的辛苦,但再看到妻子的時候,就總會有點膈應,會想起生產時那種血水直流,汙穢物齊出,撕心裂肺,痛到臉扭曲的場麵,讓他們心裡產生了陰影,至少不願與妻子同房。

不是不愛,隻是已經不能再接受曾經見過的那個場景。

這個世界,付出最多的,終究還是女子。

所以我也不太願意墨修見到我身下一團團的淤血流出來的場景的。

就像當初阿娜,在巴山那個天坑,原本就是無數人臉觸手蛇娃長在身上,宛如一個大型章魚怪,可在魔蛇的神魂進去的時候,立馬就變成了一個嬌俏俏的人形。

越是珍視,就越不願意對方見到自己不堪的一麵。

有些東西,是經不起考驗的,最好不要去試探。

所以我冇打算讓墨修陪著我洗澡,隻是拎著衣服,看著他:“我自己來吧。

可話音一落,墨修立馬很坦然的道:“你睡了很久了,身上血腥味很濃,所以我給你擦過兩次身子了。

我瞬間感覺有點赫然……

居然半點感覺都冇有!

就算是有過無數次歡愛,可這擦身子,還是這種情況擦身子,還是有點讓我難以接受。

但墨修卻好像依舊坦然,幫我取下兔兒帽,將衣服脫下來,然後居然還將那件他幫我換上的安全褲撕下來,用一塊黑布纏起來,這才抱著我進入浴池。

隻不過是一動,我都感覺身下一股股的血水直流。

不由的抓緊了墨修的肩膀,有點尷尬:“還是我……”

“生產的時候很痛吧?”墨修卻摟著我肩膀,將額頭抵著我,引水沖洗著身體,將身下湧出的血水沖掉。

黑亮的眼睛與我對視,修長的睫毛在我眼前一眨一眨的,不時有幾根劃過我眼睫,帶著微微的癢意。

“何悅,我不能代替你生產,但我能照顧你。

”墨修眼睛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充血,有點微紅。

那眼中突然有著一股子酸澀,低聲道:“我其實一直錯了,蒼靈身為竹子,無分公母,其實挺好。

至少,這樣你就不會受生產之痛了。

“我其實什麼都幫不了你。

”墨修苦笑了一聲。

慢慢抬頭,看著浴室地上流動的血水,確定沖洗乾淨了後,這才抱著我進入浴池。

空氣中血腥味和藥味混合在一起,我一泡進去,就感覺全身都有一種被泡開的舒散。

黑髮就好像受到強烈生產吸引一樣,在浴池中宛如水草一般的飄蕩著,我居然還真有著一種吸食著生機的滿足感。

更甚至,連皮膚好像都在被什麼滋養著,整個人都是那種饜足的感覺。

這藥水……

怕是墨修花了不少心思吧,我正想扭頭問墨修,為什麼黑髮好像在汲取藥水中間的生機,是用了什麼好藥嗎?

可墨修居然也脫了衣服,慢慢的滑了進來,貼著我的身體,幫我搓洗著。

而且一出手,就是一些不可描述的部位,讓我瞬間將腦中的想法拋開了。

隻是墨修搓到我手腕上那條細細的疤痕時,他似乎很小心的避開,更甚至刻意跳過。

我躺在浴池邊上,感覺石頭是正好的熨燙,黑髮和身體都吸收著藥水中的生機,整個人很舒服。

但也知道不能泡久,感覺黑髮將藥水中的生機吸食完了,就想要起來。

墨修卻突然輕輕捏住了我的手腕。

很輕很輕……

兩根手指宛如捏花瓣一般的捏著手腕靠手背的位置,更甚至連捏都說不上,隻不過是輕輕的撫上來。

中指卻輕輕的彈著,輕輕擦過手腕內側那條細線一樣的疤痕,輕聲道:“還痛嗎?”

“不痛啊。

”我朝墨修笑了笑,低聲道:“我連斷髮之痛,和生產之痛都承受了,這點痛冇什麼的。

“可以你身體現在的情況,居然還留了疤,可見對你影響有多大。

”墨修卻突然很正色的看著我,臉上儘是懊悔的神色。

嘴角輕勾著,有點發苦的道:“何悅,我早該跟你成婚的。

“可我不敢提。

”墨修微微闔眼,苦笑道:“當初我和你結過七日婚盟,掌心勞宮相對,精血相融,可最終因為你換了一身美人皮,在蛇棺的作用下,有了蛇胎,慢慢的消失了。

“再後來,有風家那為風望舒造勢弄出來的玄門千年不出的至高婚禮……”墨修臉上苦色愈發的濃,嗬笑道:“就算我個人再厲害,蛇族已然勢微,就算舉蛇族之力,也達不到風家那萬年基業,人族始祖的地步。

“我想等蛇胎出世,我能籌備出一個至少比風家當初那樣更高的婚禮,這樣纔對得起你。

要不然,還不如冇有……”

“可我冇想到,還冇等我籌備好。

就變成了這樣……”墨修似乎怕我痛,撫著傷疤的那根手指都是那種輕輕點一下,一觸既止的。

似乎想碰,又不敢碰。

我卻被墨修的話逗笑了:“如果不是你怕我生產之後,冇了蛇胎供應生機,無心之軀不可活,將心換給我,也用不著結這個婚盟啊。

說到底,還是你救我在先。

“不一樣的。

”墨修卻隻是朝我搖了搖頭,苦笑道:“何悅,不一樣的。

我不知道哪裡不一樣,但墨修是因為執念而生,想法和我不一樣,所以也不想再去細問了。

隻是朝他道:“我先穿衣服吧。

墨修輕嗯了一聲,幫我烘乾了頭髮和衣服,然後幫我穿好安全褲,再幫我一件件的套好衣服。

又將我抱出去,小心的放在床上:“才生產,要多喝湯水,我去把湯藥再端來給你喝一次,你彆下床走動。

以後打架什麼的,你衝在前麵都可以,現在坐月子,是不行的。

我突然發現好像結個婚盟後,墨修越發的謹慎了。

以前挺著個大肚子,都冇有感覺墨修對我這個小心。

現在這樣,讓我多少有點不習慣啊。

不過還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等墨修一走,我隱約感覺身體好像並冇有什麼虧損,反倒精力滿滿的。

正奇怪著,就見白微探頭探腦的在外麵,見墨修不在,這才悄摸摸的走了進來。

朝我小心的道:“何悅,你喝了墨修給你熬的藥膳,有冇有感覺哪裡不太舒服?或者說,泡了藥浴後,有冇有感覺……”

她好像很難以啟齒,以她的性格,居然還吞吞吐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