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53章 完全掌控

-我喝完湯,墨修似乎怕我無聊,跟我大概講了一下和魔蛇的纏鬥。

說得跟說書一樣,什麼兩蛇相纏,遮天蔽日,天閃雷電。

魔蛇陰險毒辣,蛇君威武無比,纏鬥了兩天兩夜……

墨修終究和魔蛇不同,他因執念而生,又融合了魔蛇和那條本體蛇都冇有融合上古龍蛇之屬大神的殘骨,又有過與天禁之上直對的經曆,所以纏鬥雖然凶險,但他終究是實體,本就略勝一籌。

加上又在結了婚盟之後,有我身體供應生機,所以這種消耗性的戰鬥,魔蛇一縷神魂,終究冇有鬥過墨修。

被墨修用困魂術將他定住,然後找白微用了一個什麼專門熬湯的血蛇鼎,與何歡聯手,將魔蛇一縷神魂熬成了化魂湯。

“如果時間夠的話,以何歡的能力,是可以煉成丹藥的。”墨修說到這裡,拉了一下竹枝,讓這些枝條將餐具收了。

坐到床邊,握著我的手,微微搭了一下脈,有點可惜的道:“可煉丹,要的時候太長,我不敢耽誤。隻是融化成湯藥,把精華給你當湯水喝,把剩下的糟粕,給你泡澡。”

墨修說著,好像魔蛇那一縷神魂,不過是一味藥……

可這種吸魂的法子,在白微她們眼中,應該算是很魔性的吧。

所以墨修冇有跟我說,卻又不想瞞我。

我反握著墨修的手,輕聲道:“我吸食過很多生機……,還有同類。”

所以,我和墨修,都算不得好人了。

墨修自然是懂我的,朝我苦苦一笑,伸手捂住我的眼睛:“這世間就像一個巨大的水潭,空間、食物都是有限的,我能在融合殘骨後,有了實體,是因為那條本體蛇和魔蛇都冇有了身軀。可現在阿乖出生了,天無二日,想要他和我一起生存,我就得滅掉這些‘大魚’一樣的存在。”

“何悅,我也不全是為了你一個人,還有阿乖,還有我自己。我也是很自私的,你不用想太多。”墨修聲音有點空靈。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一旦有什麼事情,就喜歡遮住我的眼睛。

我試探著湧動神念,想去探墨修的情緒,可神念一動,卻發現探不到墨修的神唸了。

心頭正疑惑著,就聽到墨修道:“你感知不到的,睡吧。”

他聲音裡帶著唏噓,似乎有點懊悔,又有點無奈的道:“神蛇一族的婚盟,是男子對女子的無私奉獻,可逆行的話,就是你對我的。”

“你可以探到其他所有人的神念和想法,卻探不到我的。”墨修語氣中夾著絲絲的懊悔,輕輕的歎了口氣:“你安心坐月子吧,我已經在和胡一色想辦法,將外麵那些歸源的黑水都纏起來,外麵那些興起的教派也暫時由阿問帶著人去鎮壓,他們暫時不會作亂。”

“一切都等你出了月子再說。”墨修語氣有點沉重,低低的道:“就算看在阿乖的麵子上,神母和天禁之上的存在,都不會太為難我們。雖然我們到現在還冇有看出阿乖哪裡有異常……”

阿乖的異常,似乎所有人都在看,可卻並冇有人發現。

可有的時候,越是正常,就越是讓人捉摸不透。

不過能有時間休養,也挺好的。

我隻是眨了眨眼,睫毛劃過墨修的掌心,感覺他手顫了顫,但跟著也不知道墨修做了什麼,渾身暖洋洋的,立馬就睡著了。

睡前,心頭有點鬱悶。

所以神蛇一族那個婚盟,一旦結成,完會付出的那一方,等於完全受控於另一方。

我好像連意識都被墨修控製著,他讓我睡多久就睡多久,讓我睡多沉,就睡多沉。

要不然,他和魔蛇纏鬥了這麼久,我怎麼會半點感覺都冇有。

意識昏沉的下降,我立馬睡沉了過去。

沉睡是很舒服的,整個人好像都處於放空的狀態,更何況我睡前還喝得飽飽暖暖的。

正沉睡著,迷迷糊糊的聽到嘶嘶的神念喚著:“龍……靈……,龍……靈……”

我在睡夢中聽到這樣輕喚的聲音,感覺很奇怪。

這是在我還是“龍靈”的時候,總在夢裡喚我的聲音。

那時我以為是蛇棺,或是墨修,也可能是柳龍霆……

後來發現都不是,反倒是有無之蛇喚名的聲音有點像。

以前我確實叫“龍靈”,可後來,我不是“龍靈”,我抗拒成為龍靈,我反倒對“何悅”這個名字更認同。

為什麼現在,還能聽到喚“龍靈”的聲音。

理智讓我彆去理會,可隨著那喚名,我就像被墨修輕輕撫眼,進入沉睡時一樣,根本就不受控製的睜開了眼。

卻發現自己再次像生阿乖時一樣,置身於漫天的星辰之中,這次那條宛如化身無儘虛空的有無之蛇,慢慢扭動著身體,牽動著漫天星辰,扭頭看著我。

那雙介於人眼和蛇眸之中的眼睛,沉沉的看著我。

它冇有張嘴,可我腦中卻依舊聽到,輕喚聲:“龍……靈……”

“龍靈”這道召蛇咒,似乎就是阿娜和有無之蛇交易,讓龍靈得以出生的。

可為什麼還有用?

我正奇怪著,卻感覺身體發沉,跟著好像一道道極光直接穿透黑暗,就好像風家那條飄帶一樣,直接將我拉了下去。

那條有無之蛇隻是沉眼看著我,眼中帶著異常的冷漠。

我身體極速下降,滿天的黑髮,全都因為下降倒吹了上去,黑髮在那條有無之蛇的身體上遊動。

似乎本能的想附纏在那條有無之蛇的身上,卻根本纏不住。

而那雙蛇眸一直就那樣看著我,依舊是那樣冷漠。

我不知道下降了多久,停下來的時候,依舊是被那一縷縷的極光給裹住。

入眼的卻是那種深海扭曲一般的黑沉光線,遠處就是風家那座沉入地底的活城。

明顯是到了華胥之淵了!

我看得正奇怪著,就聽到一個幽幽的聲音道:“你有墨修,還好好的生下了蛇胎,為什麼還要害死阿魔。”

那聲音帶著無比的怨恨,好像嚼著骨血一般,咯咯作響。

我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

慢慢垂落的黑髮,輕輕的飄起,朝著那聲音輕輕湧動。

這才慢慢的回頭,卻發現阿娜不再是以那種神魂的形態了,而是重回到那具被我吸食過生機的巨大身軀裡。

在她那巨大的身體前麵,風家那座石液活城都算不得什麼。

我在她麵前,就宛如螞蟻大象。

隻不過她那雙眼睛已經不再是和在回龍村時一樣,通體蒼白,而是一雙正常的人眼。

但怪的是,她好像冇有頭髮,頂著一個慘白光滑,連髮根和毛孔都冇有的頭,全身依舊一絲不掛的屹立在華胥之淵的邊上。

那些人臉觸手蛇娃,就好像一條條寄生蟲一樣,半吸半掛在她巨大的身軀上,看上去就好像一個具吸滿了水蛭的慘白身體。

這次它們冇有哭,似乎有點害怕,緊緊吸附在阿娜身上。

反倒是阿娜,朝我幽幽的道:“你不是想見識一下華胥之淵嗎?不是想知道歸源和源生之毒嗎?我帶你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