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55章 主力戰隊

-

[]

我一被阿娜拋進嘴裡,她那張血盆大嘴,就好像當初清水鎮神母捲動流沙一樣,將我往裡麵吸。

而且這張嘴,鮮血空洞,卻好像冇有舌頭,隻有著一圈圈往裡收縮著的肌肉。

我一被拋起,就完全就受控製,明明是處於平行的空間,卻好像當初龍霞沉入那個墳坑一下,瞬間往阿娜喉嚨深處沉落下去。

更甚至連那些了人臉觸手蛇娃,都咬斷了那些吸食在嘴裡的黑髮。

我隻感覺身體宛如一塊落石,急速的往阿娜喉嚨裡墜落。

本能的湧動神念,卻發現阿娜身體裡麵,好像有著無數細微的神念湧動。

似乎是迷茫,又好像是無助……

我正疑惑著,但立馬湧動神念,纏紮在阿娜嘴唇的兩邊,藉著黑髮穩住身形,正打算用神念探一下阿娜體內是什麼。

就感覺阿娜喉嚨裡那股子吸食力越發的大。

她自來是狠得下心的,居然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將黑髮紮纏著的血肉,直接捨棄,任由黑髮纏著一團團的血肉,那股吸力依舊將我往下拉。

我現在能依靠的就是這一頭的黑髮了,本能的湧動神念還要去紮,阿娜喉嚨裡卻狂風一卷,黑髮立馬全部被絞了進去。

她喉嚨裡還傳來了悶悶的笑聲,似乎嘲笑我的自不量力。

我瞬間被倒著往裡拖去!

腦袋直接就被黑髮倒拖到她鮮紅的喉嚨處,我雙眼倒垂,卻發現阿娜的身體裡,好像是漫無邊際的水,上麵有著無數的女屍沉沉浮浮的。

那些女屍和阿娜這具軀體一樣,一絲不掛,透體蒼白,泡在不知道是什麼的水中,全部都睜著一片片白茫茫的雙眼。

她們的身上,也和阿娜這具軀體一樣,都吸附著無數好像水蛭一般的古怪蛇娃。

隨著我倒垂著頭,往下落,那些女屍的雙眼好像都開始跳動,而那些吸附在女屍身上宛如水蛭般的蛇娃,卻都慢慢的朝外爬,開合著身上的圓口吸盤,似乎等著我落下。

從進入這裡之後,整個下降的速度慢了很多,我就像一片從空中慢慢飄落的羽毛一樣,慢慢的朝下落。

我倒垂著頭,卻隱約發現這裡的佈局,有點古怪,像一個倒垂著的子宮。

正想著,就聽到外麵“啪啪”的兩聲響,跟著身體晃動著,然後就是阿娜尖銳的大叫聲:“墨修!”

我聽到墨修來了,心頭微安,乾脆趁著黑髮倒垂,神念控製著黑髮,讓靠近底下的黑髮快速生長,打算捲起一具女屍,帶回去再看。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這些女屍,極有可能就是回龍村這上千年來,獻祭的龍家女。

她們果然成了生育的機器,似乎就是在養育著這些宛如吸血水蛭般吸附在母體的古怪蛇娃。

但我黑髮湧動,飛快生長,可就在要纏住一具女屍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黑髮好像和紮在阿娜身上一樣,根本就不能吸附著這些女屍。

反倒是那些水蛭般的蛇娃,展開圓口吸盤,唆的一下就將我黑髮吸入了嘴裡。

我立馬被往下一拉,飛速的下墜。

而隨著我下落,那些漂浮在水中,無邊無際的女屍好像全部都抽搐了起來。

而那些蛇娃似乎都開始蠕動了,它們根本就不是蛇頭鑽進母體裡麵,而是蛇尾,昂首對著我,似乎隻要我落下,立馬就要把我吸食殆儘。

這場景跟我想像中的差彆太遠,就算見過了大場麵,也和我想象中的神母有極大的差彆。

畢竟沐七看上去,是那麼的神聖光澤,這阿娜體內的存在,怎麼走的不是同一個風格?

眼看自己就要落下,卻感覺腿上一緊。

跟著猛的被拉了上去,倒垂著的眼睛,卻見到胡一色不知道怎麼半騰空的出現在下麵,依舊是那些仙風道骨的模樣,雙手撩毛線一樣的,幫我將黑髮撩在胳膊上。

我黑髮也吸食不到他的生機,所以他半點都不害怕。

但怪的是,他一出現,那些原本昂首準備吸食我的蛇娃,都又慢慢的紮進了母體裡。

墨修拉著我,我藉著黑髮拉著胡一色,直接從那深深的喉嚨出來。

這才發現,阿娜巨大的嘴,被兩道燭息鞭扯開,火光呼呼作響,墨修化成人首蛇身,手拉著我,蛇尾還在阿娜嘴邊甩動,抽得阿娜根本合不攏嘴,卻又痛得放聲尖叫。

我一被拉出來,墨修根本無暇戀戰,摟著我,直接就離開。

反倒是胡一色,轉身對著阿娜,沉聲道:“風太息,當初你背離神母,離開華胥之淵。現在既然神母許你迴歸,何悅乃是……”

墨修用的是瞬移,我隻聽到胡一色的聲音越來越輕,後麵關鍵的時候,怎麼也聽不到。

想凝聚神念去聽,可神念一動,卻正好飛過風家那座石液活城,裡麵好像有什麼在痛苦的掙紮,在低喚著我,向我求救。

這一耽擱,墨修卻一展黑袍,將我裹起,飛快的朝上飛去。

他似乎能在華胥之淵來去自如了,一出華胥之淵,用瞬移就是真的快了。

而且我是玄冥神遊的狀態,一出來,墨修對著我額頭輕輕一吻,我就感覺身體一沉,瞬間就落到了身體裡。

跟著直接驚醒,忙從床上坐了起來,可一睜眼,墨修就已經回來了。

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輕聲道:“我冇想到,阿娜居然還敢回華胥之淵,這大概是被氣急了吧。”

可這會,我眼前卻儘是阿娜體內,那些紮滿了水蛭般蛇娃的女屍。

看著墨修指尖的冷汗,我也反手摸了一把自己的額頭,發現自己全身都濕透了。

也不知道是嚇的,還是怎麼的。

卻還是朝墨修道:“你看到了嗎?阿娜體內,那些龍家女,好像在養育蛇娃。”

就像當初龍靈所說的建巢一樣……

如果那些蛇娃都長大,那是多麼強大的一支軍隊?

它們明顯是要幫神母做什麼的,要不然神母也不會費儘心機,來做這些事情。

墨修卻隻是輕歎息了一聲,抽出一方黑帕,幫我擦著身上的汗水。

輕聲道:“從神壇落下,冇有誰會願意的。要不然,你認為憑阿熵,就能解開天禁之上存在對先天之民的禁製?”

所以阿熵其實,也不過是幫神母打工。

她們想解開天禁,無論是風家,還是玄門中人,都不是主力,那些蛇娃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