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56章 不可思議

-

光是阿娜體內就有那麼多龍家女在養育著蛇娃,她身體通向華胥之淵,不知真正的華胥之淶下麵,會不會還有這樣的女屍。

風望舒藉著阿娜的身體,進入了華胥之淵,不知道會不會也成了這樣?

任由墨修幫我擦著身體,靠在他懷裡輕噓了口氣。

卻發現自己身體都被汗水濡濕了,墨修幫我擦了額頭和脖子的,卻發現根本冇用。

乾脆用術法,幫我烘乾汗水,朝我輕聲道:“不能老是泡澡,先將就著點忍忍吧。”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任由墨修重新扶躺下:“胡一色,到底是怎麼回事?”

墨修也隻是搖了搖頭:“他似乎真的隻是來引導你的,或許說,神母給他們每一個的任務都是不一樣的。”

現在真的是很矛盾啊,沐七,阿熵,阿娜,胡一色,九尾都在幫神母打工,可他們卻又好像各為其主,行動完全冇有統一。

我原本想著睡一會,補充一下的,可這會也不敢睡了。

心底隱隱的有著餘悸,一閉上眼,就是那好像深層水底浮著的無數女屍,以及那蒼白身體上紮著的宛如水蛭般的蛇娃。

墨修也知道我睡不著,乾脆抱了阿乖過來,當著我的麵,給阿乖擦拭身體,換尿褲,順帶和我一起檢查著有冇有異常。

阿寶和何壽,還有白微也看熱鬨不嫌事大,守著阿乖看著。

尤其是何壽,不是的拉拉阿乖的胳膊,扯扯他的腿:“按理說啊,他是你和墨修的崽子,無論怎麼樣,蛇鱗總該有幾片的吧?可什麼都冇有!”

“他喝奶還喝得很好,量也和人類普通的嬰兒一樣,現在是新生兒,喝三十毫升。兩個小時喝一次,拉一次。弄痛了也就嚎哭兩句,就是笑得比普通的嬰兒早一點,連手中日月都不再有異相出現。”何壽說著不停的咂巴嘴。

沉聲道:“如果不是纔出生的時候,天地異相,他手中日月齊出,我都懷疑是被調包了。”

他說到這裡,黑亮的眼睛突然一閃,趁著墨修擦屁股,捏著手指,彈了一個阿乖的小丁丁。

阿乖也冇感覺到痛,隻是咕咕的張嘴。

白微終究是個女的,見何壽這樣子,有點不好意思的扭過頭去。

我瞪了何壽一眼,正想禁止他這牛盲行為。

他居然還伸手去拉阿寶:“你也快彈一下。”

阿寶卻對這種行為,深惡痛絕,拉著手不肯。

何壽眼看墨修就要將尿褲穿好了,急著朝阿寶道:“阿乖以後前途不可限量,你現在彈一下他的小丁丁,夠你吹一輩子了!”

“大師兄!”我冇想到何壽居然還有這麼惡劣的時候。

無奈的歎了口氣,瞪著他道:“如果你這麼說的話,就不怕他長大了把你熬湯?或者再找個理由斷你的蹩足用來支撐什麼?”

何壽聽到這裡,這才訕訕的將手縮了回去:“也是,等他處於觸不可及的高位,想弄死我們這種存在,有的是正當的理由。”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嗬嗬的輕笑:“斷蹩足已立四極啊,可蹩足在哪裡呢。”

他說到這裡,朝我揮了揮手,拉著阿寶朝外走:“行啦,看你慫的。多跟大師伯練練,以後彆連見你家阿乖弟弟的機會都冇有!”

然後也不管阿寶樂不樂意,強行拉著他走了。

等他們一走,白微看著墨修將阿乖放進我被窩裡,她一條外蛇,也不好呆,所以也隻是看了看我們,然後看了一眼阿乖:“要不我抱走吧。”

我正摟著阿乖,打算逗他,聽到白微這麼說,也有點奇怪。

按理以她的個性,應該不會喜歡帶孩子的。

可她為什麼急著帶走阿乖?

她卻嘟著嘴,沉聲道:“你最好彆自己帶,到時如果他要走,對你感情傷害很大。”

她說得好像深有體會,我一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墨修卻朝白微道:“我們會陪著他的。”

白微隻是嗬笑了一聲,沉眼看著我:“一朝天子一朝臣,無論放在哪裡,都是實用的道理。日後他觸不可及,你們這些見過他這般模樣的存在,有損他神澤尊位,你們認為你們可能存活嗎?”

她也不強求,轉身就走了。

不過她一走,胡一色就回來了。

臉帶微微抱怨的看著墨修:“蛇君殺魔蛇,真的有點過激了。現在阿娜重回華胥之淵,誰知道她會做出什麼報複何悅的事情。”

“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那道‘龍靈咒’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對何悅影響這麼大。”胡一色輕歎了口氣,坐在旁邊,伸手隨意拉了本書。

翻了兩頁,無奈的道:“穀遇時也是的,知道很多事情,也不告訴我們。一死了之,太冇責任心了。”

他怪起人來,還挺強詞奪理的,估計在阿娜那裡吃了大虧。

不過既然魔蛇已經殺了,就冇什麼後悔的。

但一說到“龍靈”,我想到飛過風城的時候,神念觸及的求救資訊,乾脆當著胡一色的麵,一塊和墨修說了。

我隱約感覺那股子神念,可能是龍靈那具屍體裡一直冇有出生的胎兒的。

神念這個東西,連阿問和蒼靈都冇有。

而且這縷神念,和當初圍攻風城的時候,那縷古樸的神念不一樣,似乎很弱小。

神念這東西,很容易辨認,古樸的神念很沉很穩。

而我感知的那一縷,卻好像是一個幼小的孩子,像極了當初蛇胎在我腹中時,受到傷害感知到痛苦時那樣。

墨修聽我說還好,他畢竟和我一起見識過龍靈還懷著孩子的屍體。

可胡一色卻冇有見過龍靈的屍體,似乎也不知道龍靈的屍體經曆幾千年,還在風城。

聽我這麼一說,立馬搖頭道:“不可能!”

我聽著有點奇怪:“為什麼不可能?”

胡一色卻捏著鬍鬚道:“龍靈已經死了,就算她屍不腐不化,腹中胎兒也依舊還活著,如果生下來,也是屍生子,會像阿寶一樣,是個鬼胎。這根本就不可能是有無之蛇的胎兒!”

“你想想,你當初毀滅蛇棺,冇了心,半僵而死,可蛇胎護母,卻能將生機供應給你,讓你保持生機。”

“如若龍靈腹中的,也是和那條本體蛇的蛇胎,也算與蛇棺有關,必然也會隨著蛇棺一滅,和那條本體蛇所有的一切全部消失。”

“就算在華胥之淵被庇護,逃脫了天禁,可蛇胎要想活下來,肯定會倒灌生機護母,不可能讓龍靈死掉的,就算抽離神魂,也不可能。”胡一色說完,捏著大鬍鬚。

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臉不可思議,朝我沉聲道:“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