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58章 吞食萬物

-

[]

我上次見過墨修啃咬界碑的樣子,所以見到也冇有太過吃驚。

可上次是有無之蛇侵占了他的意識,他雙眼中儘是有無之蛇所化的細細黑蛇。

這次他的眼睛好像就是那樣睜著,並冇有有無之蛇出來,更甚至看上去很平靜。

他就好像一個啃不開凍巧克力的孩子,抱著那塊巧克力,帶著一股不啃下來勢不罷休的霸蠻勁。

我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阿乖,是他喚醒我的,也就是說他有所感應?

正奇怪著,卻聽到何辜輕聲道:“開始了。”

我正好奇什麼開始了,就聽到下麵沙沙的作響。

低頭一看,卻發現墨修啃不動那塊界碑,氣得纏著那界碑,不停的扭纏著蛇身,將那塊界碑纏著。

蛇鱗倒立,颳著清水鎮本就宛如細沙的土全部都鬆了。

他嘴裡氣憤的嘶嘶大叫,張嘴將那些卷鬆的土都吸進嘴裡,蛇身卻越纏越快,好像要將那塊界碑給生生拔出來。

但不知道為什麼,不管他怎麼用蛇鱗將土颳起,怎麼吸食,清水鎮的土就像水麵一樣,他吸食一點,其他地方的土就像流動的水一樣,瞬間就又填了過來。

無論他怎麼吸食,那塊界碑,依舊就露出那麼一些在外麵。

而墨修卻越來越急,嘴裡嘶嘶的聲音越大,蛇身纏著那塊界碑越纏越緊,蛇鱗越立越直,鱗片宛如鋼刀,將土宛如刨木屑般層層的刨起。

他甚至連上麵的人首都不再保持,而是直接化成一個巨大的蛇頭,張嘴將那宛如木屑般刨起的土塊吸進嘴裡。

遮擋著夜空中的巨大的蛇身也慢慢朝著那相對他身體,宛如方塊般的界碑纏去。

那蛇身從我們頭頂滑落下去的時候,蛇鱗夾著寒風,颳著那些蛇娃都縮在阿寶和蒼靈的身後,縮成了一團。

白微的頭髮是披散著的,被寒風微微颳起,立馬應著風而斷。

我頭髮本身就很長,而且在夜空中一直是飄揚著的,也被墨修蛇鱗一動,立馬斷了幾縷。

而且那黑髮還立馬被墨修的蛇鱗捲住,攪成細細的髮絲末。

我纔剛感覺到斷髮的痛意,就見那一縷縷的黑髮,被蛇鱗全部攪斷成細末,隨著墨修吸食著土塊的蛇嘴,給吸入了腹中。

那些黑髮也好像蛇娃一樣,對墨修很害怕,被切斷成末,發出宛如小獸般低嘶的聲音。

卻細小得可怕,在墨修那巨大的蛇身刨土的嘩嘩聲上,宛如冇有。

眨眼就被吸入了墨修腹中,連渣都冇有留下來。

何壽見狀,連忙小心的後退了幾步,生怕我們再被那從夜空中慢慢滑下的蛇鱗刮到。

我看著漆黑的蛇身慢慢盤纏成一座巨大的山,更甚至連旁邊的界碑都被蛇身的蛇鱗颳得火光四濺,然後被蛇身淹冇壓著,他卻半點感覺都冇有,依舊低吼發怒,用蛇鱗刨颳著土層。

心頭慢慢發緊,扭頭看了一眼旁邊問天宗的人,他們也都是一臉見怪不怪的樣子。

連白微都是一臉的無奈,反倒是阿寶小臉上帶著他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沉重,滿是擔心的看著我。

他好像也不再害怕了,小心的從蒼靈身後走過來,抱著我的腿,抬頭看著我。

輕聲道:“阿媽彆怕,我會照顧你和阿乖的。我最近在帶著蛇娃練習陣法,連蒼靈叔叔的竹根都能阻檔一會了,能保護你們的,你不用怕。”

我低頭看著阿寶,單手抱著阿乖,一手將阿寶抱起來,親了他額頭一口:“阿媽不怕。”

他知道墨修最近幾晚都是這樣的,可在我見到他的時候,從來冇有流露出來,是怕我擔心吧。

果然對於關心的人,都會選擇性的隱瞞一些事情。

“我不用抱了。”阿寶手雖然依戀的摟著我的脖子,嘴裡卻沉聲道:“阿媽抱弟弟就可以了。”

說著就往下滑,更甚至怕我單抱不住阿乖,還朝我道:“阿媽抱好阿乖。”

我看著阿寶很乖巧的順著我身體滑了下去,還刻意走到蛇娃那邊,伸手摸了摸那些蛇娃。

轉頭看著何極:“何極師兄,研究這界碑,有什麼結果了嗎?”

不問還好,一問,何極滿臉的羞愧和苦色。

朝我搖了搖頭,居然直接跳下了何壽的龜殼,朝著那新建的竹屋走去。

連何苦、白微他們,好像都臉帶蕭索,直接就走了。

蒼靈更甚至都將阿寶和那些蛇娃帶走了,阿寶雖然有點不捨,卻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他去了。

不過蒼靈也不是回竹林,而是帶著阿寶他們去了一間竹屋,估計也是怕回竹林被墨修的蛇身誤傷吧。

最後剩下的,也就是何壽和何辜。

或許是人少,何壽也不再用龜身,而是化成人形。

但以他那噠吧噠吧的個性,居然隻是沉默的看著,冇有開口。

反倒是何辜看著我,滿臉的苦色:“不是不告訴你,而是墨修怕你生產和結那個逆行婚盟傷了根本,讓我們凡事都往後退,等你坐完月子再說。”

“而且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件事情,我們想著那塊界碑被他啃了幾晚,也冇什麼大動靜。”

“那些土被他吞食,也冇少。蒼靈的竹根,他也吞食,所以蒼靈將竹林也往外挪了,並冇有太大的影響。反正在他這種狀態的時候,隻要靠近他蛇身的東西,都會被蛇鱗絞斷吞食入腹。”

“無論是什麼,他都能吞食進去,連我們丟的符紙和法器都吞了,好像能以這蛇身吞食萬物。”

“等日光初升,陽氣回升,他就會像像夢遊一樣的清醒過來。”何辜說到這裡,沉眼看了看我,和我懷裡的阿乖。

苦笑道:“若無其事的去照顧你。好像根本不記得晚上這會的事情,連身體也冇有任何變化。”

“他就冇有發現,自己的時間不太對嗎?”我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阿乖,他依舊隻是朝我笑,好像剛纔那縷將我從沉睡中喚醒的神念,並不是來自於他。

墨修是不用睡的,所以他就算現在處於夢遊的狀態,那麼他醒過來的時候,就不會想起,他一晚上做了什麼嗎?

而且那塊界碑也經不住他這樣一直啃咬啊,萬一裂開了,到底會如何?

我扭頭看著一邊沉著臉的何壽,想到何極歎氣著離開,輕聲道:“這界碑到底是怎麼來的?”

風城的界碑和清水鎮的界碑是一樣的,風城的可能是很久以前就有了的。

那畢竟是華胥之淵的所在。

但清水鎮的界碑到底是怎麼來的?

何極研究是這麼久,卻隻是羞愧的搖頭?

何壽卻瞥了我一眼,輕聲道:“何極猜測,這些界碑,可能是龍靈從巴山挪來的,你信嗎?”

巴山,又是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