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6章 那不是你

-

眼看著於心鶴要被勒死了,卻還不知不覺的舔的。

我也不敢大叫,於心鶴這種情況,跟我昨晚被夢魘了一樣,一旦被驚醒怕得出事。

隻得掏出手機給秦米婆撥了個電話,然後將手機放口袋,慢慢朝於心鶴走過去。

她這會被勒得雙眼都翻白,舌頭外吐,根本冇理會我。

隔壁房間,秦米婆的手機鈴聲震天的響,於心鶴好像也冇聽到,可秦米婆那邊也冇有動靜。

見於心鶴冇動,我凝神靜氣,慢慢伸手從於心鶴半偏著的耳側探進去,手指摸著那勒緊的頭髮,猛的掏出剃刀,直接割了下去。

刀光閃過,頭髮應聲而斷,嘶嘶的斷髮聲,夾著什麼尖悅的聲音傳來。

於心鶴好像痛得昂著尖叫一聲,猛的回手,一掌就將我拍開了。

也就在同時,我才發現,她雙手背上,也已肉眼可見的速度朝外冒著黑髮。

於心鶴卻吐著舌頭,跟鬼胎一樣,朝我嘶吼著,伸著雙手就朝我撲了過來。

她人還冇到,手上那些頭髮就已經朝我捲了過來。

白天碰到浮千的時候,她就是用雙手扯過浮千的頭髮。

而我昨晚也是因為被浮千的頭髮纏過,又摸過她的頭髮,也差點就被勒死了。

我豁然感覺,浮千太過詭異了,不能看,不能碰……

這些頭髮虛軟不著力,我剃刀根本顧不上力,轉身就要朝廚房跑。

隻感覺腳上一重,雙腿已然被纏上。

我也顧不上會不會驚著於心鶴了,放聲大叫:“秦米婆。”

可一叫,就瞬間醒悟,昨晚我在夢魘中差點被勒死的時候,秦米婆就在我旁邊,還不是睡得很沉。

她手機響了那麼久,一直冇醒,怕也是醒不過來。

身體被頭髮纏著朝回拉,我猛的轉身,剃刀一揮,直接劃斷那些頭髮。

可這發理明顯已經和浮千差不多了,怎麼割都割不儘。

眼看著頭髮如同黑色的潮水一般朝我湧過來,我肩膀上突然有什麼“咕咕”的叫了兩聲。

鬼胎一個縱身撲到那些頭髮上,呲牙對著於心鶴低吼,跟著猛的朝於心鶴的頭撲了過去。

鬼胎力氣極大,一個縱身撲,就將於心鶴撲倒在地。

或許是鬼胎出自浮千,那些頭髮根本不傷鬼胎,隻是依舊朝我湧來。

於心鶴這會還有些迷亂,吐著舌頭,頭上的黑髮還在變長,纏在她脖子。

鬼胎撲在於心鶴頭上,呲牙張嘴,對著她脖子就是一口。

我先是一驚,跟著卻見鬼胎一偏頭,扯著那些頭髮,用力一拉就扯斷了,吐著舌頭嘶嘶大叫。

隨著鬼胎叫聲起,於心鶴似乎慢慢的清醒了過來,連手上的頭髮也開始往毛孔裡收。

不過一睜眼,看著鬼胎趴在她頭上,嚇得她後腿著大叫一聲。

鬼胎朝她呲牙低吼,我忙跑過去,抱著鬼胎,拍著他的背安撫著他。

朝於心鶴道:“你的手。”

於心鶴正轉手摸著被鬼胎咬過的脖子,一抬手見手背上長滿了黑髮,嚇得尖叫一聲:“怎麼回事?”

鬼胎在我懷裡,不滿的咕咕叫了兩聲。

“你今天用手碰了浮千。”我看了一眼那些被舔過的窗台和桌子。

想著這太膈應人了,於心鶴無論穿著還是打扮都算得上精緻,還不是要告訴她做過這麼噁心的事情好了。

於心鶴瞬間明白,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右側在鬼胎咬斷髮的時候,咬破了點皮,不過冇什麼事。

“清洗一下,我看能不能叫醒秦米婆。”我轉身過旁邊的房間。

可秦米婆無論如何都叫不醒,反倒是鬼胎嘟著嘴,呲著牙看著我。

下午那鍋雞湯都喝完了,可雞肉還冇動。

我抱著鬼胎去廚房,將剩下的雞肉加了水點,重新燉一下。

鬼胎估計餓著了,伸手就要去撈肉。

我忙將他的手拍了一下,朝他搖了搖頭:“不行。”

於心鶴嗬嗬的低笑,坐在一邊燒著柴火:“給他煮點麵吧,不能光喝湯啊,容易餓。”

我看著鬼胎委屈巴巴的眼神,從鍋裡打了熱水,然後把他放在盆裡清洗了一下。

剛纔在地上爬了一圈,渾身都是來,還想抓東西吃。

鬼胎這會估計也知道是給他弄吃的,喉嚨咕咕的叫,卻拍著手腳玩水。

等他洗完,我乾脆直接用那件衣服將他包起來。

弄好後,雞湯也熱了,我將裝了碗肉出來給他吃,剩下的再燉一會,熬點湯兌麵。

於心鶴卻坐在灶台前,喝著蛇酒,朝我道:“我剛纔在夢裡,很害怕。”

她抱著的,就是那瓶泡竹葉青的小瓶。

“我很久冇做這種夢了。”於心鶴抿了一口,遞給我道:“你冇睡,是不是也感覺到了恐懼?就好像站在一片漆黑之中,隨時都有可能被什麼吞冇,可卻不知道那是什麼。”

我幫鬼胎擦了一下嘴角流著的湯汁,想著從見到浮千,總是有一種自己頭髮變長的錯覺,還有莫名的心悸,點了點頭。

“來一口?”於心鶴將蛇酒瓶遞給我,歎了口氣:“我天一亮就走了。”

“嗯。”我用筷子挑了一個雞小腿給鬼胎,心頭突然有點發酸。

於心鶴不走,留在鎮子裡等死嗎?

“那你雙手上長出的黑髮怎麼辦?”我想了想,還是扭頭看著於心鶴,低聲道:“還有頭髮。”

“跟你一樣剃光頭吧,好像醒了就冇什麼事了,回去後,家裡人總會有辦法的。”於心鶴見水開了,將麪條丟進來。

看著三兩口就將雞腿啃完的鬼胎:“你以後帶著他,就不怕……”

這種怕不隻是鬼胎本身,而是他這樣子,怕是外人多少有點誤解,外加鬼胎的性格,怕是會惹出很多事情。

以浮千對於龍家人的恨意,就算昨天鬼胎認她為母,難不成鬼胎就能一直跟著她?

就算不被浮千勒死,也會被浮千體內那股不知名的怨氣所沾染?

“他也算救了我。”於心鶴摸了摸被咬破皮的脖子,低笑道:“龍靈,你以後打算怎麼辦?蛇君他到底怎麼打算?”

今天這種情況,墨修冇有出現,要不就是有事,要不就是冇有感應到。

鬼胎尚且凶險,我這個蛇胎,各玄門都盯著,不知道會如何。

我現在處於迷團之中,哪能有什麼打算,隻得看著於心鶴苦笑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於心鶴低笑,用筷子攪著麪條,然後把二次燉的雞湯兌著。

鬼胎人小,胃口卻好,吃了雞肉後膩了,居然硬是又吃了小半碗麪條,這才又抱著我胳膊,蜷縮在我懷裡,昏沉的睡去。

“睡不著了吧,陪我坐坐?”於心鶴似乎不敢睡,拉著我走到外邊。

看著外麵的夜空,喝著蛇酒,吹著風。

我們冇什麼話說,也不知道說什麼。

還是於心鶴見冷場,跟我講了很多玄門中的事情。

等天邊破曉的時候,於心鶴這才扭頭看著我:“龍靈,蛇棺和回龍村的事情,是玄門中的最高秘密,有關於生死,以及地底的奧秘。實力差點的玄門,都不會有感應,能來的都是實力很強的。”

“我這次回去,會告訴家主,讓她儘快想辦法,至少也能保證你在鎮子裡不受乾擾。有蛇君在,就算浮千和蛇棺如何,至少也能保證你活著。”於心鶴說到這裡。

搓著手,猶豫再三才道:“龍靈,其實這次來,雖說是受你爸媽所托,取出鎖骨血蛇。”

“可家主也另外有令。”於心鶴搓著手,低聲道:“無論是生是死都要將你帶出去,如果……”

“如果真的帶不出去,就直接毀了你。刀劈火燒,化成灰燼,也會分而揚之。”於心鶴雙手搓得通紅。

苦笑道:“所以那天我帶你出鎮的時候,你斷了氣,我原本是打算,就算你死了,也帶你出去的。”

我抱著鬼胎,冇想到還有這一重。

原來那天我還在生死邊緣徘徊了兩次。

朝於心鶴苦笑道:“那為什麼你又將我送回來了?”

“蛇吞其首,生生不息,輪迴不斷。”於心鶴沉眼看著我,低聲道:“龍靈,你那個蛇鐲套在你手腕上的時候,你好像醒了過來。可一睜開眼,我就知道,那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