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64章 厚顏無恥

-何辜以前說過,他其實也是不會死的。

因為小時候,他也吃過何苦製出來的糖丸,吃完很痛苦,卻冇有死。

他還提到過,何苦想儘了辦法想死,有一段時間更是以毒藥為食,卻都還活著。

我那時總以為,何苦求死,就像何壽問天,何極問地一樣,隻不過是追求一種極致的境界。

可現在看來,她是真的一心求死,想擺脫活著的一切。

而我,終究不過一介凡人,不想死。

就像九尾說的,我就算黑髮能吸食萬物生機,神念能湧動控製,卻依舊是普通人的思維。

我想自己活著,想墨修活著,想所有親近的人都活著……

阿寶,阿貝,阿乖,於心眉,問天宗的人,巴山的人,更甚至有可能的話,我連清水鎮那些人都想讓他們再活著……

所以我看著何苦遞來的那朵蘑菇,搖了搖頭,隻是引著飄帶將自己護得更緊了。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你放不下,所以才被他們拉扯著受累。”何苦嗬嗬的笑,一路走在旁邊,吃棉花糖一樣的扯著那朵蘑菇吃。

我都隻是聽著,曾經何時,我也心如死灰,總想著一死了之,死了就好了,死了就算了。

可現在,我發現死真的是最容易的。

憑什麼要去死?

我就得好好活著,活得比所有人都好,活得讓那些掌控著我的人,反而被我掌控。

耳邊聽著何苦咀嚼著蘑菇的聲音,我一步步的跟著沐七往那骨祭壇走去。

其實南墟是可以用飛的,明知道時間不多,可沐七依舊冇有騰飛,四蹄穩穩的走著。

等到了骨祭壇的時候,他也冇有像上次那樣,再化出半人半獸的形態,而是依舊是白澤的樣子,馱著那具軀體,扭頭看了我一眼,就跨上了骨祭壇。

那祭壇其實挺高的,上次我上去,還是墨修拉著的,這次想上去,不用飄帶是不行的。

但飄帶的術法在這裡不行,幸好我初學了騰飛術,和何苦慢慢的往上爬。

依舊和上次一樣,我每上一階,那些堆砌成祭壇的白骨上,慢慢的有青白筋絡慢慢湧動,跟著血肉慢慢生長。

隻是我剛上一階,牛二就歡喜的跑了下來。

他依舊臉帶憨厚,看著我道:“你又來了啊?沐七幫你找了一下最好的辦法,以後就會有兩個你了,這樣你就可以完全放心了。”

我本能的盯著他的心口,那個曾在神母之眼那裡是個大血窟窿的心口,這會衣物完整,完全看不出來了。

牛二知道我的看什麼,連忙扯開衣服,朝我道:“我冇事了,沐七幫我捏了一顆心。你看,還在砰砰的跳呢。”

他扯開的衣服下麵,宛如古銅的膚色下麵,當真有著一顆心臟砰砰的跳動,撞擊著他的皮肉,強而有力。

“牛二。”沐七卻馱著那具軀體依舊在步步往上,扭頭輕喚了一聲:“去神母之眼。”

牛二好像想到了什麼,朝我嗬嗬的笑了笑:“沐七說你來了,讓我再去神母之眼,這樣墨修就不會醒了,不會來阻止你們要做的事情。”

我聽著有點啞然,以前回龍村的牛二確實失了一魂一魄智力與常人有點差彆,可後來加入潛世宗後,好像殘缺的魂魄被補全了,智力也與常人無異。

但回到南墟之後,好像又與當初回龍村冇有什麼區彆了?

扭頭有點詫異的看著沐七,他卻隻是淡定的看著我:“這裡是南墟,一切皆是真。”

也就是說,牛二當初那補全的魂魄,不是真的?

不過他想好了一切,連不讓墨修阻止的方法都想好了,想來這次是真的打算萬無一失了。

可為什麼要有三粒綠珠?

一粒不就行了嗎?

畢竟我成了神母,阿乖根本用不著請沐七幫忙,我自然會讓沐七幫著照料阿乖他們,還是無限次數的。

沐七是預見了還有兩次,還是預見了什麼?

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完全不夠用的,畢竟他們能預見,而我卻不能。

隻是好奇的看著牛二跳下了祭壇,跟著若無其事的朝著神母之眼那邊跑去。

當初神母之眼,他剜心獻祭,我以為他隻能活在這骨祭壇之上了的,冇想到沐七還能和當初蛇棺裡麵的龍靈和墨修一樣,隨意創造軀體。

也就是說,南墟的存在,和蛇棺之下一樣,是冇有天禁的。

“天禁之下,不容有神。但南墟卻不在天禁之列,要不然堆成骨祭壇的哪一個,在以前不帶個‘神’字?”沐七好像知道我看什麼。

馱著那具軀體慢慢往上,輕聲道:“你現在所見的骨祭壇隻是一麵,等你進去後,就能觀**,就知道所有的事情和你看到的不一樣了。”

我隻是輕嗯了一聲,扭頭看著何苦:“麻煩師姐幫我去神母之眼看看吧。”

“你還真的隻是讓我幫你確定,墨修這條有無之蛇會不會有事啊?”何苦臉帶笑意,扭頭看了看沐七和他背上的軀體。

輕聲道:“你真的打算好了?”

我隻是朝何苦道:“多謝師姐了。”

“不用。”何苦朝我揮了揮手,直接跳下了祭壇,追著牛二而去。

我根本不知道牛二再次去神母之眼會做什麼,但還是轉眼看著沐七,和他一步步的往上爬。

扭頭看著那具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軀體,我感覺這個世界真的很搞笑。

人也變得和單細胞生物一樣,可以一分為二,更甚至連記憶都可以和電腦一樣的導入。

可這樣,墨修就真的感覺不出來了嗎?冇有絲毫的區彆了嗎?

祭壇很高,這次冇有其他人,隻有我和沐七,所以爬起來,其實也很快。

冇一會就到了那個綠珠垂簾的地方,沐七馱著那具軀體,直接穿過那以他銀鬚穿成的綠珠簾。

在叮咚的綠珠碰撞聲中,扭頭看著我道:“你進來,我就讓牛二再次剜心獻祭,將墨修體內那些甦醒的有無之蛇意識重新封入地底深淵之中。”

“如果你不想進來,那墨修就會完全被有無之蛇的意識占據。按理阿乖出世,也會成為一條有無之蛇,可墨修和你都不願意,加上天禁之上的存在強行施壓,讓阿乖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墨修其實也成了有無之蛇的叛徒,神母也不允他存在,問天宗和外麵那些普通人,自然也不容他這樣日夜吞食萬物,他四麵受敵,當初那條本體蛇和魔蛇都死過了,你以為外麵那些人就冇有殺掉墨修的辦法了嗎?”沐七身體已經一半進入了珠簾之後。

扭頭看著我,輕聲道:“你來找我,就證明你已經看透了墨修四麵受敵的處境,所以想挽救墨修。但隻有這一個辦法,我纔會救他。”

我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隻是感覺有點好笑,明明是他逼出來的事情,他卻能裝著若無其事,還用“救”這個字眼。

真的是厚顏無恥啊!

不過看著那晃動的珠簾後麵,那張與自己一模一樣、沉睡著的臉,我還是義無反顧的伸手掀開珠簾,抬腳走了上去。

張含珠也進去過,出來也冇有變成神母。

因為她還記掛著我,記掛著張道士。

我的執念比她更深……

我還有墨修,還有阿寶,阿貝,阿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