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71章 暗中挑撥

-

[]

我從進入巴山開始,就感覺事情完全脫離了我們的操控。

確切的說,從蛇棺事發,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暗中有一根線牽著。

當初清水鎮裡麵,回龍村十八年獻祭龍家女的時間一到,蛇棺出事,跟著外麵玄門中人都感知到了,立馬圍住了清水鎮。

問天宗和射魚穀家,更是立馬全部捲入其中,更不用說本身就在清水鎮的問米秦家和龍家了。

那時我還看不見暗中的線,隻感覺好像一夕之間,外麵所有人都知道蛇棺的事情。

等墨修和龍岐旭夫妻做交易,讓我入巴山,從蛇窟探出造蛇棺的奧秘,在穀遇時的逼迫之下,接任了巴山巫神。

再到後來我在穀芽的引導下發現了穀遇時留下的照片,知道自己不過是替身。

然後就是一步步的發現龍靈和那條本體蛇的愛情,再發現阿娜和魔蛇之間的糾葛。

更是從穀見明那裡知道源生之毒是在阿娜那時候,就用來囚禁巫神的,我隱約感覺巴山有人佈局。

畢竟源生之毒,根本就無解,連阿娜和龍靈都被囚禁。

跟著就是複讀學校那裡,龍靈突然甦醒,張含珠造巢。

我發現蛇棺是如何創造的,也發現墨修一步步利用我,以及為什麼對我特彆,開始對墨修心如死灰,導致墨修法力儘失,不得不和阿熵交易。

跟著就又是蛇胎生機斷裂,隨之而來的輿論造神,風家叛變,玄門中人不願與風家無敵。

我和墨修又不得不聯手,解決這些事情。

接下來,就是斬情絲,毀蛇棺,發現阿熵與我的關係,沐七出現引我入南墟,玄門中人卻因為歸源黑水無解,不得不賴上了我,讓我對於這些玄門中人也失去了信心。

後來那些什麼教派,以及外麵的混亂,讓我越發的堅定對外麵所有人的生死不再理會,隻想和墨修苟活。

一波接一波的事情,一波接一波的奧秘解開,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都在衝擊著我們原本的認知,挑撥著我們所有人的情緒底線,以及對身邊人的信任。

我們都沉浸在這些事情中間不能自拔,各自猜疑,從而忘記了去想這其中的關聯。

這會胡一色突然提及,我們都沉默了。

神母一直在給我們所有人找事情,可能就和當初風家一樣,讓我們分散注意力去解決那些事情,好暗中做什麼。

沐七說神母生複,那個頭顱如果還活著,那麼其他的部位……

我都不敢去細想,也冇有腦洞去想。

隻得轉眼看著墨修,以及蒼靈。

他們這種活得久的,才能跨越這種認知,發揮腦洞去想象,我這種禁錮於普通人思維中的,是不可能想到的。

就像以前,我過了很久,才接受,我並不是龍岐旭的女兒,隻不過是導入了他女兒的記憶。

畢竟普通人的思維中,記憶這個東西根本冇辦法導入的。

墨修似乎也想到了什麼,沉默了片刻,轉眼看著蒼靈:“如果神母生複,會如何?”

“為什麼你要殺魔蛇?還要借白微阿孃的血蛇鼎熬成化魂湯?”蒼靈腦色微微的蒼白:“不過就是因為你知道,這世間生機容下了你和阿乖,就容不下那條魔蛇,就算神魂也一樣。”

蒼靈苦笑道:“以身養魂,神母之軀,也不過是一魂而已。”

“也就是說……”我輕呼了口氣,轉眼看著胡一色:“沐七並不是想讓我接收神母的記憶,而是在逼迫我們做什麼,然後讓他那個被砍下頭顱的真正神母生複?”

這就像趕牲口,對於被趕的牲口,它們奔赴的方向就是生路。

可對被驅趕它們的人,隻是看著它們奔赴著想讓它們去的地方。

我就是這樣被沐七趕著的……

“神母生複,軀體所有生機皆用來養神,那麼……”蒼靈沉吸了口氣,嗤笑道:“眾生皆亡!”

“所以九峰山一滅,阿問就帶我們遷回了原先的山門。”何極苦笑了笑,朝我道:“這也是為什麼,阿問不讓其他人進去的原因。”

“是神母的哪個部位?”墨修臉色也微微發沉,低聲道:“叫阿問回來一起商量吧。”

這件事情,如果一旦是真的,什麼先天之民,什麼風家,什麼普通人,什麼豬狗牛養,都冇有任何區分了。

大家都得死!

何極卻隻是輕輕搖了搖頭:“阿問不會來了,我們也不知道問天宗是神母的哪個部位,知道也不能說!”

我聽著愣了一下,想到阿問和阿熵的關係,心頭髮梗。

想來阿問身為息土,或許也是這神母身體的一部分,他想神母生複,也是可能的。

但跟著就聽到何極道:“阿問在你生阿乖的時候,兩次化出真身,更以息土真身強行壓住了地底神母的異動,神魂受了很重的傷。”

“這次那些玄門中人所滲出的歸源黑水,可以融化侵蝕所有東西,你們不管,阿問隻得分出一縷縷的真身將這些歸源黑水困住,暫時不讓它們侵蝕其他。”

“真身和神魂皆損,阿問自然是大傷。”何極語氣中冇有什麼太多的情緒,隻是無奈的輕歎了氣:“而且問天宗的山門,不能冇有人守。”

阿問……

終究還是那樣默默的抗下了所有!

我低垂著眼,不知道怎麼看向何極了。

沐七那些事情,有多少是為了挑撥我們心底的信任,讓我們一個個的都孤身作戰的?

“現在外麵的事情,凡事以大師兄為主。”何極臉依舊帶著嚴肅,盯著我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我們不知道沐七到底觀未來的時候,看到了多少。”

“要不然……”何極瞥著那具被我帶回來的軀體,冷笑道:“或許我們現在做的事情,也不過是在被趕的路上。”

這真的很煩人,沐七那觀過去,曉未來的本事,總會讓人自我懷疑。

一提到這個,大家都沉默了。

“神獸白澤,神母之下,幾乎無敵。潛世宗從無反覆!”蒼靈慢慢站起了身,朝外走去:“穀遇時大概是知道是潛世宗在布這個大局,所以至死都冇有點明,隻是將巴山以死相托。”

我想到穀遇時,瞥著那一堆書,以及墨修從巴山帶回來的那些物資。

看著外麵的夜色,扭頭看了看墨修。

輕聲道:“既然沐七曉未來,來掌控我們,我們也試一把吧。他能曉未來,我們也可以試一下,就看他知道的多,還是我們知道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