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75章 人心易變

-

[]

我聽著阿問“恩斷意絕”“一筆勾銷”,突然感覺有點木然。

盯著阿問沉聲道:“那問天宗那些師兄呢?他們同意你帶阿熵回去嗎?”

問天宗的眾人都視青折為師孃,要不然也不會那麼坦然的接受外麵說問天宗寄居九峰山。

言語間,何壽他們都想撮合阿問和青折的。

雖然我殺青折,他們護短,冇有多責備我,可阿熵去問天宗……

“阿熵纔出來的時候,你還和風家商量著怎麼應對她?怕她作亂,現在你卻要帶她回問天宗?”我看著阿問,隻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可阿問卻隻是瞥著我和墨修:“你們為對方做的事情,就可思議了?你們隻想龜縮不出的時候,纔是不可思議!”

“問天宗現在的山門,本就是阿熵留下來給我的。不過這萬年來,我將那裡佈下法陣,連她也進不去。”阿問那張自來溫和的臉上,帶著微微的苦意。

好像自嘲般輕笑:“我帶她回去,自然也有辦法,讓她再也出不來。何壽他們想做什麼,就讓他們自己選擇。”

“我以息土之身,鎮守著阿熵,讓她永不出那道山門,這世間再無問天宗,可以嗎?”阿問猛的昂首,看著我:“我以整個問天宗,換我帶走阿熵,行嗎?”

阿問說話,很少有厲聲沉喝的時候,就算這種話,他的語氣也很溫和,卻句句宛如驚雷。

可就這幾句話,我卻感覺好像又是剛纔那搬山填海般的壓力,朝我壓了過來。

為了阿熵,他對我下殺手,我可以理解,畢竟師徒一年,怎敵那萬年前的相救之恩?

更何況,我還當著他的麵,殺了青折。

可何壽呢?

何極他們呢?

在阿問心中,整個問天宗,打包捲起來,都敵不過一個阿熵?

更甚至,他心裡知道,阿熵本亂,他還願意守著她?

“由他們去吧。”墨修摟著我,伸手將那根飄帶收回來,藉著蛇身讓我立於空中。

握著飄帶,幫我將夜空中飄散的黑髮,一點點的纏攏。

從見到阿問出現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殺不了阿熵了。

可讓阿熵走,我卻又心有不甘。

我經曆的所有事情開始……

更甚至說從龍靈造蛇棺開始,以及阿熵當年救阿問,毀虞淵開始,就算計著所有人。

這樣最好殺她的機會,就因為阿問,我得放棄。

摩天嶺上,阿熵已經不再撫著三足金烏了,而是一雙玉臂輕折,趴在阿問後背上。

親昵的宛如年輕的小情侶!

青白的臉從阿問臉側朝前聳著,對我嫵媚輕笑:“那我可以走了嗎?何悅?”

阿問依舊那樣站著,一身道袍無風自動,九根石樁宛如根根利劍,對著我們,似乎隻要我們一動,他絕對不會再手下留情。

“你帶她回去,那青折呢?尋木呢?你不是和沐七合作,讓他在南墟幫你重養尋木的嗎?”我看著阿問,突然感覺心中有點發酸。

當初青折步步緊逼,想殺我,就是因為阿熵毀虞淵,燒儘尋木,隻留她一枝。

也是因為阿熵算計,我與青折生死一戰,殺了青折,讓阿熵拿回了藏於青折尋木真身下的真身。

青折最恨的,從來都不是我,而是阿熵。

殺我,不過是遷怒!

可她死了,阿問卻依舊要護著阿熵。

可我話音一落,卻聽到阿熵嗬嗬的冷笑:“何悅,你有什麼臉麵說青折?她不就是你用穿波箭,一箭箭的射死的嗎?”

是啊……

我看著阿問,慢慢轉過頭,趴在墨修肩膀,不再看阿問。

隻是透過墨修的肩膀,看著下麵因為墨修引燭息鞭抽下那九根石樁,而變出來的大坑,以及燒著的樹木。

朝墨修輕聲道:“起火了,我們去救火吧。”

墨修伸手摟著我,輕嗯了一聲,摟著我就要往摩天嶺沉下去。

可剛一動,就聽到阿問道:“我知道阿熵主亂,所以我會囚禁她在那山門之內。今日一戰,算我欠你的。我還巴山!”

他話音一落,我隻感覺眼前一道金光一閃。

跟著就聽到阿熵輕喝道:“你傻嗎!”

我一回頭,就見阿問好像連話都說不出來,軟軟的倒在了阿熵的懷裡。

而那道金光嘩嘩的朝著遠處天坑湧去,跟著就連摩天嶺都是一陣輕微的搖晃。

阿熵好像氣得連人言都不說了,吐著舌頭“嘶嘶”的說了句什麼,扯著阿問就走了。

我隻感覺眼前一片片黑暗閃過,跟著就是豁然開朗。

而摩天嶺邊的那根石柱,或許是剛纔墨修以蛇尾拉過,這會哢的一聲,直接斷裂,朝著摩天嶺下倒去。

墨修一揮手,那根石柱還在空中就化成了石粉,一道水光閃過,直接將下麵的火也給滅了。

我看著阿問去的方向,伸手摟著墨修的腰,趴在他胸口:“果然有心的,都容易變心。”

“去看一眼嗎?”墨修瞥著天坑那邊,朝我輕聲道:“阿問化出一部分真身,填了阿娜他們原先居住的天坑。”

我看著遠處好像還有著“轟隆隆”的灌風聲,低嗯了一聲。

墨修摟著我,直接朝著天坑那邊去了。

那天坑外邊,由蒼靈化出來的竹子還在,黃土宛如洪流一般朝著那個巨大且漆黑的天坑裡倒灌。

息土真身,古籍中記載是青泥,可阿問引出來的,自來都是金黃的。

或許是魔蛇死了,阿娜重回華胥之淵,那些源生之毒被帶走,這次息土倒灌,倒也冇有源生之毒,或者是其他的東西出來。

可明顯那天坑,比我們想象中的大,這麼般的洪流直入,就宛如水灌入空瓶般,風呼呼的朝外湧,一直都冇有填平。

我和墨修站了一會,就聽到於心眉冷哼哼的道:“我還真以為你再也不會回來了呢?”

剛轉身看到於心眉,她直接就把懷裡抱著的孩子朝我扔了過來。

那孩子還小,穿著粉藍的嬰兒裝,在空中還朝我咧嘴笑,衣頸之處,兩條伴生蛇昂首嘶嘶的探了出來,正是阿貝。

他現在還隻是個嬰兒,雖然有伴生蛇,可根本冇有自保的能力。

我被她嚇得一唬,連忙引動飄帶,接住那拋過來的阿貝,然後小心的抱在懷裡。

“我還以為你有了親生的,就不要這乾兒子呢。”於心眉走到我和墨修旁邊,盯著那還在倒灌的息土:“阿問真捨得下本錢啊?你答應了他什麼?”

我伸手拍哄著阿貝:“他帶走了阿熵。”

“阿熵那個禍害!”於心眉冷哼一聲,轉眼看了看我,很犀利的道:“你也是個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