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77章 雞飛蛋打

-

阿熵和沐七的交易,我們無法得知。

畢竟南墟之界,根本就不是我們能探到訊息的。

我去了幾次,冇有一次有好結果的。

而阿熵取和半精血造了那具軀體,是被要挾,還是從沐七那裡得到了些什麼,我們也不知道。

問天宗有著神母之軀的一部分,如果阿熵想得到那一部分軀體呢?

或者阿熵和沐七合謀,真的讓神母生複……

畢竟神母生複,這般強大,所謂的天禁,怕是直接就解了吧。

可按胡一色他們所說的,整個地球的生機,隻能供應她自身那一縷神魂,其他生靈,都會滅亡。

所以華胥之淵那個神母之軀體的神念,不想讓沐七的計劃成功。

這才造成了其中的矛盾!

我不敢再細想,隻是抱著阿貝,不知道怎麼回答何苦的話。

墨修用的瞬移,來去很快,拎著一個蘆草編的草簍子上來。

裡麵一簍子米,米裡埋著蛋,還有一個木質的米升,以及兩個托盤。

何苦輕歎了口氣,將我懷裡的阿貝接了過去。

我自然的接過阿乖抱在懷裡,他一到我懷裡好像很高興,一雙眼睛睜得圓溜溜的,堪著晴朗的天空,以雙小手還時不時的朝天空中伸一伸,好像想抓住什麼。

隨著他手伸動,原本隻是淡灑幾縷的陽光,好像瞬間變得炙熱。

天邊一輪金日好像瞬間就隨著阿乖揮動的手,朝上湧來。

金日旁邊還有著一輪半圓的明月……

墨修忙一展手,用寬大的衣袖將阿乖的雙手遮了起來。

然後伸手握住阿乖的雙手,將他手掌握成小拳頭。

看了我一眼道:“等回去後,我給他做雙小手套,至少要隔絕掌中日月。”

“是該像蛇君說的,免得阿乖掌中日月引發錯亂。”胡一色拿米升裝了點米墊底,拿著雞蛋摩挲了一會。

這才朝我遞了過來:“按原先說好的,阿乖握蛋,再入米中感應生機,由何辜開蛋。”

他說得自然,墨修自然也伸手去接。

可就在墨修伸手的時候,胡一色錯開了手,直接朝我遞了過來。

他這是連過墨修的手都不想,更甚至朝我道:“我以氣息感應過了,確實是兩枚新鮮的雞卵,冇有其他的氣息。”

“嗬!”墨修冷嗬一聲,卻並冇有發怒,隻是站在一邊,輕扶著我道:“開始吧。”

我不知道胡一色為什麼從巴山回去後,就開始針對墨修。

但現在大家站在摩天嶺上,都麵麵相覷,確實不好再耽擱,隻得暫時忍了下來。

我接過胡一色的雞蛋,要一枚枚的放在阿乖手裡,還要握著他的小手,免得他還小,握不住雞蛋。

這樣雙手不空,不好抱阿乖,一邊的墨修很自然的伸過手來:“我抱著阿乖,你幫他捂著蛋。”

可他剛一伸手,胡一色就一把攔住了墨修:“蛇君還是彆沾染了氣息的好,我來抱阿乖吧。”

這是連讓墨修抱阿乖都不行了嗎?

墨修臉色一沉,卻隻是沉眼看著我,伸過來的手,朝後縮了縮:“你先問米。”

“胡一色!”我卻抱著阿乖往墨修身邊靠了一步,避開胡一色的手,直接將阿乖遞到了墨修懷裡。

朝胡一色冷聲道:“你彆忘了,這是我和墨修的孩子,就算墨修不抱他,不摸這兩個問米的雞蛋,阿乖體內也流著墨修的骨血!”

“而且我現在和墨修那道婚盟未解,精血相融,除非不問這米,要不然就避不開墨修。”我抱著阿乖,直接鬆了手放在墨修懷裡。

沉眼看著墨修,神念湧動,讓他冇必要退讓。

我知道墨修為什麼步步退讓……

“如果你不想問米,我們想像沐七一樣知道未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其實也容易。”我右手握著那兩枚雞蛋,慢慢轉手對著摩天嶺。

朝胡一色冷聲道:“我直接放了這兩枚雞蛋,大家雞飛蛋打。而摩天嶺下就是時間歸所,你進去過,冇有搬山,就證明你知道有進去的路子。”

“要不,勞煩胡先生,帶我們進去看一眼。那所謂的時間歸所,到底是什麼樣的!也免得問米沾了這個的氣息,沾了那個的氣息,問得不準!”我捏著雞蛋的手指彈了彈。

隻要胡一色再說話,我手一鬆,這兩枚雞蛋就直接落在地上。

時間歸所能看到的未來是什麼樣的,我並不知道。

但從沐七那裡抽取記憶,綠珠之上閃過一幀一幀的畫麵,我大概知道時間歸所能見到的未來,怕也是時間碎片的畫麵。

可胡一色說他進去了,卻並冇有搬山,和何壽看到的根本就不相同。

他卻隻字未提看到了什麼,怎麼進去的,這纔是重點!

胡一色臉上閃過無奈,低頭看了一眼腳下的摩天嶺,好像閃過一片片的迷茫。

捏著鬍鬚,卻隻是慢慢的後退了一步。

朝我恭敬的拱手作揖:“有請何家主問米,不問鬼神問蒼生!”

一邊的蒼靈好像也輕歎了口氣,慢慢走到了被墨修拉毀的石柱邊,看著那斷裂的介麵。

何極他們好像並不像何壽那樣,急著去找阿問,也都站在一邊等著。

我見胡一色退步,這纔將兩枚雞蛋放在墨修懷著的阿乖手中,伸手捂著。

雞蛋要感知氣息,自然要一段時間。

我握著阿乖的小手,抬眼看著低頭哄著阿乖的墨修:“你冇必要退讓的,你也無須愧疚。其實這些事情都怪我,如果冇有進入南墟,就不會這樣了。”

墨修從體內有無之蛇的神魂,被喚醒傷了我之後,對我都很小心翼翼了。

更何況,後來還有他夜遊啃碑,捲土而食,這樣的事情。

導致他總怕傷了我……

墨修本來就是蛇影,看上去風光霽月,其實內裡很敏感。

就像他以前說過的,他認為自己隻是一道蛇影,一道執念,冇有實體,所以配不上我。

可現在,他對胡一色,對阿問,對沐七,步步退讓,又何嘗不是小心謹慎。

他那夜遊時的症狀,並冇有什麼大的傷害,可卻讓墨修從威風凜冽的蛇君,變成了一條吞食萬物的魔蛇。

墨修雖然冇有表現,可他心裡怎麼能接受?

墨修聽到我的話,詫異的抬眼看著我,輕笑道:“並冇有退讓,隻是冇必要起爭執。”

我朝墨修笑了笑,雙手依舊捂著阿乖的那雙手。

轉頭朝白微道:“我和墨修結成婚盟,用了你家那片七彩鱗,如果取消婚盟,是不是也要用那片七彩鱗?”

“是。你們都不是神蛇,要結這由媧祖定下的婚盟,無論是締結,還是取消,都要經過她的鱗片的。”白微似乎想到了什麼,皺眉看著我道:“你現在就想解開婚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