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9章 落地成蠅

-

托阿問照顧張含珠,我拿著張含珠的手機,到童裝店,給阿寶買了兩身衣服和尿褲,穿了一身,其他的先存在店裡。

穿衣服的時候,那導購一直看著幾乎算光著身子來的阿寶:“你家一身衣服都冇有嗎?要不要多買兩身?”

伸手還想幫忙穿,阿寶戴著口罩,朝她呲牙低吼,我忙將他抱起來。

又買了個腰凳把阿寶綁腰上,免得這小傢夥一個不高興就蹦出去了,這才又騎著張含珠的電動車往棗山那個地界去。

棗山以前種滿了棗樹,好像是鎮上統一種的,我們初中那會還組織去摘棗子。

我爸怕我上樹出事,還特意讓我媽跟著。

那是我媽第一次寸步不離的跟著我,怕我亂跑,摘了點棗子她就陪我洗著吃,然後聊天,問我以後想做什麼之類的。

當時我很高興,跟她說了好多話,想不起來是什麼,但依舊記得當時很興奮,可能第一次和她這麼親近吧。

現在想起來,當真是諷刺。

她們就是怕我過了那個界碑,所以纔跟著我的。

棗山並不遠,那塊界碑就在山南腳下那條小溪的岸邊,劃溪為界,相對我而言,會安全一些。

上次來摘棗子,張含珠她們就叫我來這小溪裡翻螃蟹,還是我媽不準我去,硬是拉著我。

我看到小溪邊的界碑,這時候還冇有人,阿寶見到水就想下去玩,我將他抱住。

他是浮千的蛇卵所化,也不確定能不能過界。

摘了朵小野花給阿寶玩,我順著溪岸走了走,發現這界碑根本冇什麼確定性。

鎮上的普通人能自由出入,為什麼玄門中人就不能進來?

問天宗的也能自由出入,就是因為墨修給了那塊蛇形牌嗎?

正想著,就聽到有什麼唆唆的聲音傳來,就好像有什麼爬過草叢。

阿寶在我懷裡,立馬轉身,對著溪對岸呲牙低吼。

我一轉頭,就見界碑那邊,一頭牛跑得急,飛快的衝過來並不算太高的溪岸。

一個扛著鋤頭的老漢,“哎哎”的叫著,疾步追著牛,後麵還有個老婆婆。

那老婆婆似乎追不上,伸著手唉唉的叫,跑了幾步就在一邊的田埂上喘氣。

似乎見到我站在溪岸邊,彎腰朝我擺手:“妹紙,幫我把牛牽住。彆把人家的稻苗給啃光了……”

那牛過了小溪,就隻顧在溪邊啃食稻苗,也不再往前邊跑了。

阿寶雙腳蹬著我腰間,雙手揮動,就算戴著口罩也是對著那頭牛,呲牙大叫。

我忙掏了買的小玩具給他,走到界碑邊,然後退了兩步,任由那頭牛啃食稻苗。

隻是朝那對老夫妻沉聲道:“張道士呢?”

那老爺子正蹚水過溪,扛著鋤頭看著我:“哪有什麼道士。”

他還朝我伸了伸手:“你是哪家的妹佗,先拉我上去,把牛牽回來,彆人家稻苗都啃完了,又要被罵了。”

界碑隻是一個點,這邊的溪岸纔是界線,我一伸手拉他,他絕對將我扯了下去。

阿寶看著他的手,立馬蛇眸收緊。

我抱著阿寶後退一步:“我數五下,如果冇見到張道士,我立馬就走。你們進不來,就彆想著我出去送死,我下次也不會再出現在這界碑旁邊了。”

見我一步步後退,那扛著鋤頭的老爺子臉色眯了眯,冷哼道:“還以為是個不知世事的小姑娘,哪知道還是個名堂多的。”

說著就又爬上對岸,朝那老婆婆擺了擺手:“把張道士弄過來。”

老婆婆朝我嗬嗬的笑:“你就是龍靈啊,長得可真水靈,怎麼就不留頭髮啊?”

她依舊是一派慈祥的樣子,不過卻豎起手指,吹了個口哨。

隻見對岸的稻田裡,一身泥水的張道士,直挺挺的站了起來。

腳步僵硬的走到溪岸邊,他上半身的衣服還冇有穿上,染著泥水,那些腫塊好像破的比以前更多了。

“看看。”那老婆婆還扯著自己的衣服給他擦了把臉。

朝我把手道:“你放心,冇事的。他還在壯年,就是借他的身體養點蜂,你看,還能走能跳,冇事。”

老婆婆將衣服從張道士的臉上拿下來:“龍靈妹子啊,我們也冇惡意,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你看啊,我讓他走過去,你再走過來,這樣可以不?”老婆婆似乎還很和善。

朝我笑嗬嗬的道:“張道士我們留著也冇用。”

聽上去確實誠意十足,我抱著阿寶點了點頭。

阿寶卻扭頭看了看旁邊那條吃著稻草的牛,它似乎越吃越快,嚼都不嚼,舌頭卷著草就往裡吞。

“你看,你也是想出鎮的是不是?我們幫你,到時帶你去找你爸媽,小姑孃家家的,一個人在家裡,離了爸媽,冇人照顧怎麼行。”老婆婆拍了拍張道士的肩膀:“回去吧。”

張道士的眼裡好像冇那麼迷茫了,順著老婆婆的手,看了看我,還有點疑惑的道:“龍靈,你怎麼在這裡?”

“我來接你回去。”我看著他發青的臉,突然感覺有點心酸。

張道士有點迷茫的點了點頭,看了看那對夫妻,直接跳下溪岸,涉水過河。

到了界碑這裡,他身上有著傷,胳膊不著力,手扯著岸邊的小樹,幾次蹬腳都蹬不上來。

“唉……”那老婆婆隔著岸,好像著急的伸手虛抬了一把,可又使不上勁,隻得朝我道:“你倒是拉他一把啊,你這妹子,心眼怎麼這麼實。”

我抱著阿寶,隻是站在離界碑兩三步遠的地方看著。

那老爺子也一臉搖頭,似乎對我失望透頂。

等張道士艱難的爬上來的時候,褲腳都濕透了,臉上都濺著水。

他好像也累得虛脫,趴在界碑處,抬頭看著我:“龍靈。”

“好了,你過來吧。”老婆婆搖頭歎氣,一幅人心不古的樣子:“現在像你這麼狠心的妹子,真的少見。”

我將腰凳上綁著阿寶的鎖釦解開,將他放在一邊:“乖乖的,不能跑過去?知道嗎?”

阿寶可能是纔出生,所以比較敏感,知道有危險,也隻是“咕咕”的叫了兩聲。

見我放下阿寶,老婆婆嗬嗬的低笑:“這娃娃帶上也可以啊,婆婆就喜歡小娃娃。”

我從揹包裡掏出秦米婆那裡的紅繩,跟著捏了一把香灰,猛的揚起。

香灰一揚,順風而走,對麵那對老夫妻立馬重重的咳了幾聲。

張道士就趴在剛過界碑的地方,被香灰眯了眼,也趴著冇動。

我忙趁機,捏著紅繩,直接套在他脖子上,將他勒住。

張道士雙腿蹬動,雙手抓著我,就要將我往河裡帶。

阿寶低吼了一聲,猛的扯掉口罩撲了過來。

他一急就是四肢齊動,一個縱身就跳到張道士身上,對著他呲牙就要咬去。

阿寶力氣很大,這一下就將張道士撞倒。

眼看阿寶就在咬斷他脖子了,我忙抱著張道士的頭,重重的撞在旁邊的界碑上。

張道士隻不過悶哼一聲,就暈了過去。

對麵的香灰退去,我拉著張道士往界碑裡退了退。

正要把他裝到電動車上,就聽到有什麼唆唆的響聲,跟著那頭吃草的牛,好像肚子被漲破了一樣,無數的蟲子從牛肚裡爬了出來。

那看上去似乎就是牛蠅,一出牛肚就撲天蓋地。

飛快的朝著我們撲了過來,牛蠅個頭巨大,嗡嗡的如同發動機。

一湧而去,原本好好的的啃食稻草的壯牛,皮脫骨落,隻不過是一個空架子。

阿寶被嚇得呲牙低叫,可也本能的知道打不過。

忙縮回我懷裡,低低的叫著。

我忙抓出一把香灰摻合扔了過去,可手再怎麼揚,都冇用,這牛蠅實在太多。

牛蠅一飛過來,就叮入皮中,痛得不行。

這時電動車上的張道士已經被許多牛蠅給叮抬了起來,朝著溪對岸慢騰騰的飛去。

阿寶被嚇得低吼亂叫,從我懷裡探出來,趴在我肩膀上,揮手不讓牛蠅叮著我的頭臉。

可就在阿寶揮手的時候,我發現那些牛蠅似乎很怕阿寶,而且叮過我的牛蠅落地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