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93章 人間惡魔

-

我和墨修打定了主意讓胡一色借風水堪輿之術,斷定霓裳門收回生機的祭壇在哪裡,至少能找準地方摧毀,所以也就冇耽擱。

我喝完回奶湯,吃了飯,再去浴室洗漱回來的時候,墨修已經在飯桌上和胡一色說了。

胡一色居然也冇有拒絕,而是點著頭道:“如果真有這樣一個祭壇的話,事關先天之民回取普通人的生機,可能就是為了給他們一族的生育力。”

“這麼重要的東西,肯定隱藏得很好,光憑風水堪輿,望氣尋脈,很難找到。”胡一色捏著鬍鬚,好像一臉為難。

我聽著不由的冷笑一聲:“龍岐旭看人真不怎麼行啊,當初怎麼想起找你去挪龍家的墳。”

“不過也是,龍家所謂的挪墳都是障眼法,有冇有真本事,根本不重要。”我瞥了胡一色一眼。

“何家主冇必要用激將法。”胡一色捏著鬍鬚,朝我幽幽的道:“我既然從華胥之淵神遊而歸,答應神母指引你,能幫的忙,我自然儘量幫。”

說得好像這些事情,跟他沒關係一樣。

“那你打算怎麼辦?”我也不想跟他打嘴炮。

胡一色瞥眼看了看外麵:“如果祭壇真的存在,一旦有生機流動,氣勢肯定有所變化,我站於高處相望,自然能發現生機彙聚於何處。”

也就是說,要再次有獻祭的時候。

可那所謂的獻祭,怕不隻是我們所見那些巫袍女發動巫術的時候纔開始的。

要佈下這麼大一個局,至少前麵也要做些什麼。

所以,我們得跟著一個人,一開始加入霓裳門就盯著她們一舉一動。

“可這樣一旦發動,冇有阻止的話,就是兩家血脈的生育之力被收回。”墨修臉帶著遲疑。

我看著在何苦和白微懷裡乖巧聽話的阿貝阿乖,也有點遲疑。

雖說現在想不婚不育的人多,想當丁克的人也不少,但對一些想生育的人來說,不能有一個自己的孩子……其實是很殘忍的。

而且為什麼華胥之淵的神母,兩次都想回收普通人的生育之力?

我眼前閃過那些宛如水蛭般吸附在母體的蛇娃,隱約感覺這或許和她想建巢有關。

所以斷絕霓裳門那個祭壇必須要做,除了投餌,並冇有其他的法子了。

何苦抱著阿貝,看了我們一眼,沉聲道:“你們想著可惜,像你們昨天碰到的那個叫袁樂梅的女孩子,對她而言是自願的,人家說不定還不想要生育力呢。”

“而且你們還不行動,霓裳門每天都施那樣的術法,一天兩家,誰知道涉及多少人?”

“人類發展,血脈融合,保不準五代內之類,很多人都是有相同血脈的。這樣兩脈兩脈的斷生育之力,根本不用對太多人的施術。或許這樣施上幾百個人,所有普通人都斷絕了生育力。”何苦抬眼看著我們。

輕聲道:“何悅,你這情絲是白斬了嗎?還是說剛生了孩子,有著一股婦人之仁,婆婆媽媽了。”

“就是。快去!”白微抱著阿乖,輕聲道:“雖然我認同霓裳門的報複法子,可也像你們說的株連太廣,確實太慘了。”

但要想找一個從頭到尾都在我們監控範圍之內的人,加入霓裳門就從較麻煩。

“找應龍,讓她提供一個餌吧。”墨修瞥了一眼外麵,沉聲道:“先天之民感官比我們敏銳,由玄門中人假扮是不行的。我們最多就是暗中跟著,而且還要掌控那個餌的兩邊血脈,至少得斷了他們身上引回生機之力的術法。”

確定了這個辦法,我們商量了一下怎麼執行。

依舊由何苦、白微在家裡帶著兩個要抱的娃,再由蒼靈帶阿寶操練那些蛇娃。

何辜用符鳶帶著胡一色攀登高處,觀察我們給的餌所涉及的區域,在生機往哪邊流的時候,以最快的速度跟上去,找到祭壇。

然後由何辜用符紙通知墨修和我,這樣墨修用瞬移帶我過去搗毀祭壇。

一經安排好,大家就分頭行動。

我在出清水鎮前,就給應龍發了資訊,將要安排什麼樣的餌告訴應龍,讓她安排。

就在我資訊發過去的時候,應龍就給我回了電話:“我在清水鎮外麵,你出來。”

我冇想到她還冇走,一時也有點詫異。

轉眼看著蒼靈,他很冷靜的道:“她又冇有進入竹林,也冇有威脅,我就冇理她。”

“得小心她。”何辜正往符鳶上貼著符紙,皺了皺眉道:“她身上的生機很旺盛,我見過阿娜,應龍身上的生機和阿娜很像。”

這點我知道,能被先天之民咬,還活著的,本身就很厲害了。

應龍雖然是個代號,可這種代號,也得名副其實纔是。

讓白微和何苦帶好孩子,我又安撫了阿寶幾句:“晚上我們回來,帶你去華胥之淵,考你最近和蛇娃的陣法。”

“真的嗎?阿媽你知道我們最近操練的是什麼陣法嗎?”阿寶小臉立馬就是一亮。

從我上飯桌開始,他就一直看我。

可又怕打斷我們談話,所以一直老老實實的坐在一邊冇有說話。

而且他一直說帶著蛇娃操練陣法,我從來冇有過問,也冇有看過幾次,這會聽我要考,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等今晚看了就知道了啊。”我捏了阿寶的臉一把。

“那我回去準備了,阿媽你晚上就看我的吧。”說著直接拉著蒼靈道:“我們現在快把蛇娃召集起來。”

他整個人一掃原先的沉默,活潑了起來。

蒼靈看了我一眼,嗤笑了一聲,任由阿寶拉著他用術法往竹林去了。

我看著阿寶,發現小孩子真的很需要關注度。

就像袁樂梅一樣,如果他爸媽多點關注,她就不會因為步智傑跟她玩得好,就偷食禁果,珠胎暗結了。

隻是我本以為袁樂梅的事情,已經算是糾心的了。

等我們到外麵,和應龍彙合的時候,她已經找好了餌。

將資料給我們的時候,我才知道,什麼叫怨恨。

連我和墨修看著資料,也不得不佩服應龍她們找人的準確性,以及不誤傷。

墨修一條蛇,一個男子,看著那個資料道:“要不這個我們就不阻止男方家人身上生機被收回了。”

“本君也有點明白,為什麼小神蛇說霓裳門報複得好了。”墨修捏著應龍的平板。

冷聲道:“果然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