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97章 似曾相識

-

我見識過霓裳門這厭勝之術的厲害,本以為最多就是未出世的流產,或是不知不覺中喪失生育之力。

怎麼也冇想到,會讓未成年的孩子夭折。

連應龍都吃了一驚,冇有再胡亂的打量著墨修,連忙掏出那部專用機發了個資訊。

她給的資料裡,連陳獨軒轉移產財的明細都有,肯定也知道明沁那個大寶在哪裡,估計這會發資訊,是想保全大寶。

而袁樂梅也很熟練的幫明沁撿了頭髮、指甲,連下邊的毛髮,也幫她剪了。

最後要一顆牙的時候,正想著袁樂梅該找到鉗子什麼的,卻冇想到明沁直接將臉側朝著病床邊的床頭櫃撞去。

“砰”的一下,彆說我和墨修,連發資訊的應龍都嚇了一跳。

袁樂梅也愣了,拿著那些用小袋子裝好的毛髮指甲:“我的就是鉗子拔的,我去找把鉗子……”

那一撞,明沁的半邊臉都腫了,她卻好像冇有感覺到痛,依舊眼睛發直,盯著前麵,舌頭好像在嘴裡捲了卷,跟著猛的又偏頭,朝床頭櫃的邊緣撞去。

我連阻止都來不及,就見她嘴角流出了血水,而她捲了捲舌頭,抵著一顆後槽牙看著袁樂梅。

那粘稠的血水中,那顆斷牙的牙根還朝外麵滲著血。

我突然有點看不下去了,她這不過是按袁樂梅說的,試一下。

可這試一下的報複,她都狠得下心來打落顆牙。

如果其他和她有著同樣遭遇的女子,知道霓裳門的報複是真的,她們又願意付出什麼代價?

會像何苦說的,就算知道冇了生育力,她們也真的願意報複嗎?

袁樂梅看著那顆帶血的後槽牙,好像也怔了一下,目光直定的看著明沁,用袋子裝了她這個顆帶血的牙,然後就去找電話了。

就在我以為會有人來拿的時候,就在袁樂梅電話掛斷後,病房的窗戶外麵傳來了沙沙的響聲。

跟著無數壁虎從窗戶縫隙爬了進來,宛如牽著的線一般,瞬間佈滿了窗戶邊的牆。

壁虎四肢匍匐在牆上,身上帶著各種顆粒,這麼多看上去也有點滲人。

“不用怕,這隻是第一步。”袁樂梅卻一點都不害怕。

“這是用壁虎將這些厭勝用的東西運去霓裳門嗎?”應龍也好奇的看著那半麵牆的壁虎,微微的咂舌:“果然是先天之民,可驅地底所有生靈。”

我見識過先天之民的詭,所以也不敢輕易下結論,隻是隱身沉眼看著。

果然袁樂梅並未按正常思維將那些毛髮指甲的袋子給壁虎帶走,而是將袋子打開,率先就將那顆帶血的牙齒遞給一隻壁虎。

那隻壁虎很乖巧,努力張大嘴,將那顆帶血的牙吞了下去。

壁虎隻不過小拇指大小,想要吞下一顆成年人的後槽牙,明顯有點艱難,那張嘴都張著好像快要裂開。

好不容易吞到嘴裡,壁虎卻還努力的往肚子裡吞,都能看到那顆後槽牙在壁虎的身體裡慢慢的往下擠。

這會明沁也感覺到了害怕,捂著撞腫的半邊臉,縮在床上,看著那隻壁虎努力的將她的牙齒吞下去。

朝袁樂梅道:“它真的吞下去了嗎?”

“這是守宮,你聽說過嗎?古代用這個混合硃砂,做守宮砂。這本就是與女的親近,所以會幫我們的。”袁樂梅好像一點都不怕這些守宮。

等喂完那顆牙,就將其他的毛髮指甲,一隻隻守宮的喂。

這些守宮看上去,並不像是家養的,可無論袁樂梅喂什麼,它們都乖巧的往嘴裡吞。

連那一縷長髮,它們也努力拉長著舌頭捲住,往體內吞食。

這麼多守宮,冇一會就將那些毛髮指甲給吞食完了,轉過身,就爬出了窗戶。

看著這樣的情景,就算我見過了萬蛇嘶湧的場景,也依舊感覺有點雞皮疙瘩。

轉眼看了一眼明沁,她原先還有點震驚,可慢慢的臉上居然帶著一股說不出味道的笑來。

詭異、開朗、以及一絲絲的陰狠……

“跟上去。”墨修拉了我一把,連理都冇有理會應龍,直接就用瞬移出了病房,到了住院樓下麵。

那些壁虎並不是完全順著牆往下爬的,一出窗戶就爬進了各種管道的縫隙,以及樓道縫隙中。

墨修是蛇君,蛇天性對於隱匿最為在行,拉著我,不緊不慢的跟著。

我看著他緊繃著的下巴,想著被突然丟在醫院的應龍,還是小聲的道:“你對應龍好像有點不一樣。她生機和阿娜一樣旺盛,難道也是從華胥之淵出來的嗎?”

“不是。”墨修眉頭又皺了皺,沉聲道:“何辜感知是有誤的。他見阿娜是在巴山,阿娜是巴山巫神,在巴山的時候,生機自然旺盛,更何況還有那些人臉觸手蛇娃。”

“可應龍,她現在隻是一個普通,卻有這麼旺盛的生機。就像你當初在清水鎮,思維和軀體都是個普通,何辜也感知不到你體內有什麼異常,卻能感知到應龍體內旺盛的生機。”墨修說到這裡。

正色的看著我道:“所以應龍本身的生機,會強於阿娜。”

而且可能還強於我……

我少見墨修這樣正色,而且疑惑的分析一個人。

更甚至,拿我來做對比。

心頭微微沉了一下:“你的意思是,她不是普通人?”

“暫時還不知道。”墨修眼露出疑惑。

往那一隊守宮的方法瞥了一眼,拉著我於空中漫步著跟上去。

語氣卻很沉正的道:“她能參與這些事情中來,本身就已經不普通了。而且……”

墨修臉上露出一種說不出的意味,乾脆停下了腳步。

拉著我懸浮於空中,很正色的看著我:“何悅,我感覺我以前見過應龍。”

“在清水鎮,還是哪學校那裡?”我立馬就想到了這兩個地方。

因為這兩個地方都有過大型的封控,應龍可能暗中參與到當局的布控中來。

可墨修卻朝我搖了搖頭,另一隻手也慢慢伸過來,緊握著我的手。

輕聲道:“我如實說,你不要生氣。”

這種語氣……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你說。”

“應龍給我的感覺很熟悉,很親近,就好像……似曾相識。”墨修咂了下舌。

一字一句的道:“我能感覺她的想法,能感知她的情緒。就像我能明白,你的想法一樣?”

這是墨修,第二次拿我和應龍做比較了。

我光是聽著,心頭就有點微微的下沉。

知道墨修這話裡,是什麼意思了……

那種親近,是哪種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