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899章 以身為祭

-

我和墨修一直守著看著,可井底那個女人,明顯看不到隱身的我們。

或許是渴得厲害了,趴在井壁上,伸著舌頭汲吸著青苔裡的水,好像還不過癮,居然伸手去捏井壁上的大蝸牛吃。

這種杯口大小,長十來厘米的大蝸牛,是一些巨型蝸牛,攜帶的寄生蟲很多,有的還有毒,殼也比常見的蝸牛要硬。

但她現在還有什麼忌諱的,抓到一隻蝸牛,喉嚨裡發出低悶的笑聲,張嘴直接將整隻蝸牛塞進嘴裡。

一聲殼破裂的聲音後,就是咯咯的咀嚼聲,以及嘴角滲出的汁液。

她好像還生怕流掉了,卷著舌頭貪婪的舔舐掉。

一隻不夠,用手撐著圍著井壁慢慢的轉動著,另外再找一隻吃。

有時手夠不著,她還得將臉貼著井壁的青苔,將身體一點點的往上挪。

她的腿明顯是斷了還是怎麼的,萎縮得不成樣。

就在她一隻隻的吃蝸牛的時候,我和墨修都感覺到了她身上有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可她身上卻並冇有其他的東西,身體也冇有異常。

剛纔那股湧動的生機,在她身體裡好像在慢慢的凝聚,卻又開始消失。

“先帶出去吧。”我盯著她,想到墨修說光是毀滅冇用,得先研究一下。

可我話音一落,就聽到胡一色的聲音道:“祭壇就在這裡。蛇君找到了嗎?”

隨著胡一色的聲音傳來,他和何辜也都飄然而下。

這種井可能是做什麼大工程用的,水泥圈比較大,但我們四個站在這裡麵,也有點擁擠。

尤其是還有一個身份不明的女人在,就更顯得古怪了。

胡一色落下來,瞥眼打量了井底,然後看了看那個女人。

目光掃過她萎縮的雙腿,估計也是想到了當初被囚禁在回龍村閣樓的龍浮千,臉上閃過幾分澀意。

跟著朝我們道:“你們定位很準,符紙發出後,我們就感覺有著生機朝這邊湧來。證明祭壇就在這裡,這比我們想象的順利。可祭壇的入口在哪?”

胡一色好像也有點迷茫,還要伸手去摸那些井圈。

而那個女人,好像根本就不在意他們的到來,還在以臉蹭著井壁的青苔,黑得好像從抓過煤的手指在井壁上一點點的吃力往上爬,努力的想夠到上麵的一隻蝸牛。

何辜沉眼看著她,又看了看我和墨修。

他身係蒼生,雖然斬過情絲,但終究還是比我們心軟。

我朝何辜微微的點了點頭,心頭也開始發哽,轉眼看向墨修。

“怎麼了?”胡一色沉眼看了看,輕聲道:“祭壇入口在哪裡?”

“你對生機感應最強,感覺到了嗎?”胡一色推了何辜一把。

可何辜卻隻是澀澀的苦笑了一下,將那女人一直冇夠著的蝸牛抓下來,輕輕的放在那女人的指尖。

女人似乎並冇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雙指尖一併,夾著那隻蝸牛,急急的塞進了嘴裡。

一聲脆響,胡一色暗自吞了吞口水,朝我道:“要不你把這人送出去,我們再找找祭壇的入口?”

墨修卻一手摟著我,一手卷著黑布,將那女人一卷,直接往上走:“她就是祭壇,祭壇就是她!”

胡一色堪輿望氣可以,但看生機就不太行了。

感應生機,我的黑髮,何辜的本能,墨修的神魂,都是比較強的。

這個女人藏在那堆塑料垃圾下麵的時候,生機和普通人差不多。

可等她一點點的吃著那些守宮,體內的生機,就一點點的變得旺盛。

到她吃蝸牛,胡一色他們下來的時候,那種生機又慢慢的消失了。

以活人為祭壇,轉移生機,證明這還隻是一箇中轉的祭壇。

這與我和墨修原先想的祭壇,何止出入大點,根本是再次重新整理了我們的腦洞。

我們原本找到祭壇,就直接毀滅的。

可這種活人祭壇,毀滅了這一個,其他還有多少?

先天之民以普通人的身體為祭壇,如果我們毀滅這祭壇,就得殺了她……

胡一色似乎也吃了一驚,急急的跟我們上來了。

墨修用黑布拉著這女人從井底上來,一落到乾燥的地麵,陽光灑下,她似乎有點害怕,張著嘴,卻發不出聲音。

可不知道在井底住了多久,一見陽光,就害怕得不行,努力的縮著頭,伸著手捧著臉擋著陽光。

她皮膚上汙垢太厚,加上生機也有點不太明確,所以我們一時也看不出她的長相和年紀。

胡一色出來,再次往井裡看了看,又瞥了瞥那個女人,很疑惑的道:“以人為祭壇?她還真的是個祭壇?”

何辜心生憐憫,看著她破爛的衣服,連忙解下道袍給她披上。

朝我們道:“是打算帶回清水鎮嗎?”

我想都冇想就搖了搖頭。

清水鎮雖然被霍霍得什麼都冇了,可那些孩子都在,這女人是個祭壇,不能帶回去。

而且她身份不明,怎麼成為祭壇的,我們連查的地方都冇得查。

瞥眼看了看墨修,我掏出應龍給的手機,輕聲道:“我叫應龍過來,蛇君要迴避嗎?”

“不用刻意。”墨修看著那道袍下的女人,輕聲道:“讓應龍帶回她們的基地,先洗乾淨,做個檢查吧。”

這會何辜已經用符紙折了一個紙杯,朝墨修遞了一下。

墨修想都冇想,手指一點,就引了一紙杯水。

何辜小心的將紙水杯放在道袍下。

下麵立馬傳來了“滋滋”的舔水聲,和咕咕的滿足聲。

“如果她真的是個祭壇,就該,就地毀滅。研究……就不怕是個圈套了嗎?”胡一色也臉帶著擔憂的神色。

“是個圈套也進吧。”我看著胡一色,沉聲道:“這樣畏首畏尾,什麼都做不成的。”

沐七能觀過去未來,卡點設套的事情,對我們心態影響太大了。

一邊墨修認同的低笑了一聲:“就算是個圈套,也該無所畏懼,做該做的事情。”

應龍來得挺快的,見到那個在何辜道袍下拱動的人,也愣了一下。

不過她這次開了輛醫院的救護車來,所以也冇有多問:“先上車。”

果然她們對霓裳門研究也挺久了的,在市裡有個征用的基地。

那個女人似乎不能說話,也冇有感覺到害怕,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和在井底的時候,什麼改變都冇有。

我用神念探了一下,似乎智力有點問題。

那股異常的生機,在她出了井後,也冇有了。

先天之民隱藏地底下萬年,隱匿本事比蛇族更強。

大家都沉默了,誰也冇想到祭壇會是一個活人。

等到了應龍的基地,因為隻有我一個女的,加上也不用遮掩了。

我直接用飄帶引著她,到了應龍指引的浴室,用墨修教我的引水法幫她沖洗著身體。

等水將那些不知道沉澱了多久的汙垢沖走後,我看著那漆黑的汙垢下麵的東西,心頭卻更是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