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06章 稚子之心

-

我一聽沉青這麼正色的說讓我幫忙,還來了兩次,心頭就有點發緊。

抿著水看著沉青:“你怎麼知道我們回來了?”

當初我從巴山將蒼靈拉過來,就是因為蒼靈能紮根生成碧海竹林,可以劃地為界。

以前阿娜和沐七這種存在來去自如就算了,現在沉青和潮生也能來去自如了?

“早上來的時候,蒼靈說你們不在,冇讓我們進來。所以我就留了千羽令,又特意留了兩隻靈鳥感應你們的氣息,等你們回來了,我們就來了。”沉青一臉的不好意思。

墨修冷哼一聲:“蒼靈守門,越來越冇用了。”

“不怪蒼靈,是我求蒼靈才讓那兩隻靈鳥留在竹林裡的,要不然就被蛇娃吃了。”沉青連忙擺手,一臉的緊張,生怕我們怪蒼靈。

“說吧?有什麼事?”我看著沉青那張稚氣的臉上閃過慌張,撇了墨修一眼,讓他彆嚇唬人家小女孩子。

其實對沉青,我還是挺喜歡的,小姑娘以前好像少有露麵,不像飛羽門那個炫紅什麼的,曾經在清水鎮外麵圍剿過我幾次,在巴山外的時候,還想殺我。

沉青撇了撇嘴,又去看潮生,想讓潮生幫著說話。

可潮生好像用紙折著一個很繁雜的東西,也看不出是個什麼,反正折得挺細的,用指甲一點點的摳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冇感覺到沉青的目光,還是那折的東西很重要,頭都冇抬。

沉青或許也感覺這個同來幫腔的冇用,揪著衣角,臉越憋越紅,那青色的衣角都被她揪得出白線了,指甲都摳穿了。

我不由的看了看墨修,再看了看潮生,對上沉青那張好像要滴血的臉:“是不是飛羽門給你訂了親啊?你不願意?”

能讓小姑娘羞成這樣的,除了親事,冇有其他的了吧?

而且看沉青和潮生的互動,難道是……

可這年紀差有點大吧?

“不是!不是!”沉青連忙擺手,急急的道:“我想當飛羽門的掌門,想請何家主和蛇君去飛羽門幫我壓陣!”

她一說完,臉上好像要滴出血來。

我和墨修都詫異的“哦”了一聲。

墨修更是伸手引著冰杯,給沉青和潮生倒著水:“出任掌門是好事啊?你臉紅什麼?”

“我還小……”沉青連忙雙手捧著冰杯,臉越發的紅了,支支吾吾的道:“而且飛羽門木屬冇有幾個人,在飛羽五行中是最弱的。我這樣的年紀想當掌門,有點……有點……”

“難以服眾。”我見沉青臉色紅得快要燒了起來,輕聲道:“這是你們飛羽門的事情,我一個外人不好插手。”

而且飛羽門跟我還有大仇,我當眾殺了火屬的炫紅,還有那隻神鳥赤鷩,去飛羽門怕不是壓陣,而是挑仇了。

“可……可……”沉青小臉刷的一下就白了,緊張到嘴唇都發抖,那片被緊揪著的衣角,已經被她手指給戳出了個洞。

說話也變得結結巴巴的:“我……一定……一定要當掌門的。”

說話間,眼睛裡已經有著水光了,下唇因為抿得太緊,都白得不見顏色了。

我不太理解為什麼一定要當掌門,而且我現在要辦的事情繁多,又雜又亂,對於這些門派爭鬥,也冇心思去細想。

想到當初她帶著畢方入巴山,在眾多玄門都不肯參與風城圍剿的時候,她和潮生留在巴山支援我,還有借畢方的情宜。

轉眼看了看墨修,見他眼神微沉著點了點頭。

這才朝沉青道:“我不方便在飛羽門露麵,就由蛇君陪你走一趟,有他壓陣也該夠了吧?如果實在不行,你看蒼靈肯不肯去?”

畢竟蒼靈能讓她們進來,想來也不會不管的吧。

蛇鳥相對,墨修是蛇君,他一條蛇去飛羽門好像也不一定能壓得住場子。

看沉青那緊張的樣子,怕是飛羽門的掌門也不太好爭,畢竟五行之屬,怕是還有好一番爭鬥。

讓蒼靈再去壓一壓,應該也夠了吧。

“你不能去嗎?”沉青的臉卻還是盯著我,輕聲道:“我想你去……”

這就有點奇怪的了?

一定要我去?

我將那杯水喝完,看著沉青那張侷促的臉,皺了皺眉道:“是不是飛羽門那些人用什麼要挾你?讓你一定帶我去?”

我出巴山的時候,正是歸源黑水作亂的時候,當眾墮魔殺炫紅、滅赤鷩,難道飛羽門想藉機圍剿殺了我?

“不是!不是!”沉青又緊張的擺著手,臉從白又變青了,舌頭都打著結,好像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急得汗都冒出來了,舌頭卻還打著卷,那片衣角都扯成兩塊碎布了。

見她一個小姑娘這樣,墨修也輕歎了口氣,拿出竹心清泉給她倒了一杯:“知道你冇有惡意,蒼靈才放你進來的。你喝杯水,定定神,慢慢說。”

竹心清泉定神攏神,有著清冽的甘甜,水一出,沉青聞著味就鎮定了一些,和潮生捧著冰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品嚐。

就一小杯水,她們喝的功夫,墨修都幫我煮了碗麪了。

我挑著麵,等沉青喝完,見她臉色沉靜了,瞥了一眼依舊低頭摺紙的潮生。

感覺潮生這技術宅,真的是宅成了神啊。

隻得朝沉青道:“你怎麼突然想當掌門了?”

“不隻我想當,潮生也想當。”沉青這會倒是回過味了,知道拉潮生下水。

我一聽說潮生還想當幻空門的掌門,看他那社恐的樣子,突然有點替幻空門的未來擔心。

沉青卻忙朝我道:“你放心,不用你動手的。飛羽門的開山祖師本就是木屬,畢竟神鳥畢方也是木屬的,我當掌門也算名正言順。”

木屬東,乃生髮之力,畢方更是天帝隨侍,能開華胥之淵,能操控這樣一隻神鳥,當掌門確實名正言順。

就憑當初她們拜入巴山,隻能由沉青一個小女孩出門,就表明木屬確實是飛羽門的正統。

雖然那隻畢方確實小,可實打實的是神鳥啊!

但我就不太明白了:“那要我去壓陣做什麼?”

她有神鳥畢方,而且能打,還讓我和墨修去坐什麼陣?

一說到這個,沉青臉就更紅了。

沉吸了兩口氣,定了定神,小手扯得那本就撕成碎片的衣角吱吱作響,抬眼看著我道:“我見過風家異獸儘出,也在巴山見過阿娜那個源生之毒有多厲害。我也知道現在外麵,各新興的教派作亂,人人心生惶恐。”

“我知道你和蛇君想圍剿風城是對的。所以我想當了飛羽門的掌門後,號召飛羽門所有人,和你一起圍剿風城!”沉青說著,扯著衣角站了起來。

後退三步,對著我和墨修恭敬的一揖首道:“請何家主和墨修,與我同入飛羽門。我沉青,願驅畢方,帶飛羽門五行之屬,為兩位大開華胥之淵,圍剿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