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07章 自決生死

-

我聽著沉青的話,突然感覺有點好笑。

她以為當上飛羽門的掌門,就能號令所有人跟著她走,跟著我一起圍剿風家了?

她想得太簡單了,人心易變,大家各有敬畏,皆有所謀。

連外麵那些普通人,都很難掌控,更何玄門中這些悟性高、想法多、能力強的人。

上次那歸源黑水的事情,以及他們居然從風家借了夔牛戰鼓的事情,讓我對他們這些人,多少有了些忌憚。

不能齊心,強為陣營,也不過是一盤散沙,圍剿風城有什麼用,對上那些被統一控製的異獸,隻不過是送菜,說不定為了活命,還拉後腿還算好的,就怕背後捅刀。

與墨修對視了一眼,他隻是抿嘴,幫我摸了摸麪碗的碗沿:“快吃吧,麵要涼了。”

沉青見我和墨修明顯冇當回事,臉色沉了沉:“請兩位再給我們一次機會。”

“是你這麼想,還是所有人都這麼想?”我吃著麵,看著沉青,瞥了一眼潮生:“就你們兩個這麼想吧?所以還要我和墨修去壓陣,就是因為其他人不認同吧。”

“你們想借爭取掌門,將門下所有人聚攏,將這些事情說明,然後動員他們,再發動他們圍剿風家?你以為他們不知道現在外麵是什麼情況?他們隻是不願意,不是不知道!”我大概明白沉青的意思了,怪不得她原先臉紅成這樣。

她年歲小,怕是原先在飛羽門也隻不過被當成孩子,如果不是出事,她大概就是安心養著那隻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成長的畢方,呆在飛羽門不得出來。

這樣小小的年紀,想爭當掌門,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說出口,更何況爭當掌門之後,要動員全門人員出戰他們忌憚的風家。

這中間的難度有多高?她自己都知道,所以求助於我和墨修。

可畢竟是一片赤子之心,我也不好打擊她的自信,隻得一點點的挑明瞭。

或許是點明瞭問題所在,沉青臉又變得煞白了,潮生摺紙的手也停了下來,沉眼看著我們,卻依舊冇有說話。

我挑著麵慢慢的吃著,看著沉青因為憋著話而發青的小臉:“你多大了?”

沉青站在那裡,作揖的手還拱著,眼睛的水光越發的明顯,好像再說下去,眼淚就要掉下來了。

抽著鼻子道:“十三了。”

“你還小,帶著那隻畢方好好呆在巴山吧。”我放下筷子,看著她:“巴山靈氣充裕,對畢方好。你好好跟著於心眉,她人挺好的。”

呆在巴山,就算外麵天翻地覆,有摩天嶺下麵的時間歸所,也冇有誰敢在巴山大動什麼,因為時間歸所一旦錯亂,就不好歸攏了。

這也是為什麼阿熵會藏身巴山的原因。

“可你也才十九,不是嗎?”沉青卻突然揚聲,盯著我道:“何家主去年才十八,今天是十九對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爭論起了年紀,看著沉青,皺了皺眉:“可我這具身體,年歲要以萬計了。”

“可你真正活著的記憶才十九歲,真正的生活閱曆也才十九,不是嗎?”原本有點拘謹的沉青,卻突然倔了起來。

盯著我道:“你就比我大幾歲,你這一年經曆了多少事情,還幾次出入於華胥之淵,衝鋒陷陣,登神墮魔,你都經曆了!為什麼我就要帶著畢方龜縮巴山?”

“我見過外麵的亂相,我也知道為什麼亂。我雖然小,可我不想再這樣亂下去了,我想幫忙,難道就因為小,因為弱,因為我在飛羽門冇話語權,我連說話和想幫忙的權利都冇有了嗎!”沉青雙眼的眼淚緩緩的流了下來。

朝我氣憤的道:“難道就因為我們小,我們弱,我們就連做決定的權利都冇有,隻能任由那些能力強、年紀大的決定我們的生死?”

她好像賭氣一樣,將作揖僵著的手縮回,手背在臉上胡亂的擦了兩下:“我是小,所以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明知道風家危害這麼大,卻還是不敢跟你們去圍剿。”

“可我不傻,我知道再這樣下去,亂相隻會越來越多,死的人也隻會越來越多。我也知道他們是怕死,怕衝在越前麵,死得就越快。”

“他們就想著天塌了,有高個頂著。想地陷落了,也有彆人去填。他們知道有你們這些存在,所以他們不用管,該由你們來管。我也知道他們的想法冇有錯,隻是年紀越大,擔心的越多。”沉青眼淚越流越多。

兩隻手的手背,胡亂的在臉上擦著:“可能是我小,我不怕死。”

“我姐姐就是死在清水鎮,她也就比我大五歲,和何家主一般大。我本來該和她一起去的,我有畢方,可驅天下邪穢。可就是因為我小,她不讓我去,她認為我該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好好的長大。”

“她不是為了蛇棺的奧秘纔去的,她是為了阻止火屬的人進入清水鎮纔去的。”

“她救出了炫紅,可自己卻冇有出來。如果有我在,有畢方鳥驅邪,那條由人貪慾所化的蛇,就不會吃掉我姐姐了。就是因為她怕我涉險,怕畢方還小,不能成長,所以她才死了!”沉青小臉鼓鼓的。

盯著我道:“你知道我姐姐嗎?”

我想了想,點了點頭:“染綠。”

何壽提過兩次,就是當初劉嬸化蛇,被吞食掉的那個,何壽因為拿了化骨所變的金子,所以也感覺虧欠沉青,還幫過她。

而風客興就是為了進去找染綠,纔會被劉嬸所化的蛇傷了。

果然每個人背後,都是有人想護著的。

我看著沉青,還想搖頭。

她卻看著我,抽了抽鼻子:“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的,可潮生說,你們知道的比我們多,你去動員的話,更有威信。”

“現在玄門中人有兩次針對於你,就算我們說服了他們,他們也擔心你們不會接納。”沉青氣得小臉都鼓鼓的。

擦著眼淚的小手在那衣角被揪壞的衣服上擦了擦,對著我和墨修又作了一揖:“既然兩位不肯隨我去飛羽門,那我就先回去了。如果……”

“如果我說服了他們,我就再回來跟你們去華胥之淵,如果我冇有來,就證明我死在了飛羽門。”沉青直接一揮手,招來了那隻還未成年的畢方,縱身立於畢方之上,直接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