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12章 半途攔截

-

隨著山壁之間一聲鳳鳴,一隻五綵鳳凰居然從山壁的中間展翅而起,在山穀中揮著彩翼飛舞。

原本應和著的異鳥,也都慢慢的展翅飛了過去,百鳥朝鳳,並非虛言。

下麵坐著的飛羽門中的人,好像也都臉帶詫異,紛紛站了起來。

被那老爺子訓得頭都抬不起來的沉青,連忙起身,雙手輕拍,然後捏著法訣,嘴裡發出“嗶剝”“嗶剝”的聲音。

她那隻小畢方,原先就獨自立在一座山壁上。

見鳳凰展翅而出,畢方身上立馬閃過青色的火光,展著翅膀似乎要撲過去。

聽到沉青呼叫,這才展著翅膀飛到了沉青肩膀上,可依舊對著那百鳥環繞的鳳凰發出一聲警示的長嘯。

可鳳凰乃是百鳥之王,一旦出現,自然百鳥相隨。

就算畢方長嘯,依舊在百鳥之中優雅的展著翅膀飛舞著。

“是幻影嗎?”我看著那隻五綵鳳凰,巨大的翅膀一展,就好像將整個山穀都遮住了。

墨修卻朝我搖了搖頭:“是真的鳳凰。”

可飛羽門根本就冇有鳳凰,隻有一隻神鳥畢方,這會哪來的鳳凰?

鳳凰是神鳥,號稱百鳥之王,早已經離世。

如若有,也隻有帝之下都崑崙,或是帝之密都青要山,這兩個的地方還可能藏匿。

上次風家那次婚禮,我在摩天嶺上見有鸞鳳和鳴……

我不由的轉眼看向潮生,他對幻術最瞭解,就算墨修看不透真假,他應該能看透。

可潮生也朝我點了點頭:“不是幻術,是真鳳凰。”

再轉向白微,她這會拿著一塊水果蛋糕,看著空中的那隻鳳凰,也朝我搖了搖頭:“不是青要山的。”

“我阿爹阿孃時不時帶我去青要山,武羅那裡冇有鳳凰。當初風家那場婚禮所有的鸞鳳,都是武羅以山鬼之術,借山川之勢引出來的。”白微也臉帶吃驚。

朝我喃喃的道:“鳳凰不可能出來的,除非……”

她目光朝著墨修胸前的鬥篷看去:“鳳凰乃是百鳥之王,五德的象征,就算幻象的鳳凰出來,就已經是祥瑞了。可這真的鳳凰,根本就不可能。除非有天地共主,重出於世。”

她目光掃過墨修的胸前,低聲道:“難道是阿乖?”

墨修這會已經捂住了胸前的鬥篷,低頭往鬥篷裡麵看了看,然後朝我們搖了搖頭。

也就是說,這不是阿乖引過來的。

“先看看再說,怕是要出變故了。”墨修聲音發沉,朝我道:“等下如果有事,你彆亂出手,鳳凰五德也主火,你黑髮彆亂動。”

我點了點頭,伸手摸著那把石刀。

每到這種時候,我都挺懷念穿波箭的,射鳥確實挺好用。

而飛羽門也整個亂了起來,全部都看著空中那隻鳳凰。

他們靠豢養異鳥獨立成門派,可見到百鳥之王,除了驚,並冇有多少喜。

更甚至有人開始召喚自己的異鳥回到身邊,但都是徒勞。

就在遠處山中的鳥雀都開始往這邊飛聚的時候,一邊的何苦突然沉聲道:“她來了。”

我正奇怪著是誰,一扭頭,見到何苦的神色,立馬就知道是誰了。

可九尾也不過是一縷神織,就算不知道華胥之淵的神母用什麼辦法,讓她能離開塗山,她怎麼操控鳳凰這百鳥之王。

我瞥了一眼墨修,他也朝我點了點頭,然後伸手摟住胸前兜著的阿乖,身形慢慢變淡,就好像淡化在空氣中一樣,消失不見了。

“墨修做什麼去了?”白微見墨修不見了,有點緊張的道:“他還把阿乖帶走了。”

“有事。”我抱著阿貝,盯著那隻鳳凰,慢慢的靠近何苦:“來了也好。”

就像墨修說的,就算是神,也得有信徒。

九尾這樣的,說得好聽是信徒,說得直白一點,就是打手。

隨著我話音一落,果然就聽到空中有著熟悉的《塗山歌》傳來,不時有著一道道虛淡的白尾掃過。

飛羽門其他人操控不了異鳥,飛快的靠攏,正要商量對策,見九尾露麵,都盯著空中的遊動的白狐尾。

隨著《塗山歌》一點點的念著,九尾那雪白而龐鬆的狐狸尾巴全部都出現了,在空中遊弋著。

九條狐尾就像一瓣瓣的花瓣一樣,一點點的合攏,九尾那張和何苦相似的臉,慢慢的從雪白狐狸尾巴中露了出來。

她五官長相與何苦本該是一模一樣的,可何苦神情就好像每個師姐一般的溫和與大氣。

九尾卻帶著一股子幽怨的淒迷和絕美。

就算長得相似,也不會有人弄混,這大概就是神情神態的重要性了。

九尾在九條狐狸尾巴中輕幽幽的唱著那首《塗山歌》,然後看著飛羽門的眾人道:“聽說飛羽門今日在選掌門?”

“我能驅鳳凰於飛,我能當飛羽門的掌門嗎?”九尾的聲音帶著幾分空靈。

她人在九條狐狸尾巴中冇有動,可那九條狐尾卻一直襬動著,靈動而又虛幻。

飛羽門的人好像並冇有見過九尾,連那些過來觀禮的也都麵露驚色,都看著九尾和那隻鳳凰竊竊私語。

沉青見狀,轉手摸了摸肩膀上的小畢方,正要出去,卻被剛纔那個訓她的老爺子給拉住了。

我輕拍著胸前的阿貝,怕他害怕,小心的安撫他。

轉眼看著潮生道:“飛羽門選掌門是怎麼選的啊?”

可話一出口,看著潮生那張和剪出來的紙人一般無二的臉,又感覺自己白問了。

從認識到現在,就冇見他說過幾句話。

不過這次潮生卻沉了沉眼,輕聲道:“飛羽門自然是比異鳥,如果能驅使自己的鳥壓住其他異鳥,能讓所有異鳥臣報,就可以當飛羽門的掌門。”

也就是說,現在這樣子,彆說要鬥了,鳳凰這百鳥之王一出,鬥都不用鬥了。

我瞥了一眼沉青肩膀上的畢方,終究是太小了……

當初那隻赤鷩都已經成年了,戰力也不弱,要不然炫紅也不會膽大到驅著赤鷩幾次想攔截我。

我盯著在狐狸尾巴中晃動的九尾,轉眼看著何苦道:“你說得冇錯,清水鎮裡麵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地底怕都是知道的。”

所以墨修一勸我來飛羽門,來發展一下自己的團隊,多些人手。

這邊九尾直接就驅著鳳凰來了……

這是要搶行一步,斷了我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