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14章 生複計劃

-

[]

我冇想到會在飛羽門碰到九尾,更冇想到,九尾居然借那個連麵都冇露過的神母生複,來要挾這些人殺我。

她說得冇錯,一具蛇棺,就能死而複生,更能造出無數軀體備用,這已經能讓這些玄門中人趨之若鶩了。

殺我們,就算死了,有神母在,可以生還。

不殺我們,一旦神母生複,就真的冇活路了!

其實他們殺不殺得了,這根本就不重要了。

隻要他們動了殺我的念頭,我神念湧動,就能感覺得到。

九尾,這至少是要斷絕了我將他們收攏的念頭。

而且她那些話中,明顯也用了魅惑之術,會場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迷茫的神色。

“還記得洛可的蛇妖嗎?”何苦卻突然看著我,輕聲道:“胡一色提過,你冇時間查,我查過了。”

“是新興起的一條悖論,可胡一色神遊華胥之淵二十年,還知道這麼一個詞,就證明他在哪裡聽說過。怕是有人為神母製定的生複計劃,就像這洛可的蛇妖一樣!”何苦慢慢的撕下臉上的紙麵。

看著九尾,朝我道:“何悅,你上次想過隱世而居,不再理事世,可冇有避成功。都到這一步了,就彆再退縮了!”

何苦話音一落,身形一轉,身後突然出現九條宛如水流般無色而有形的尾巴,對著對麵的九尾就衝了過去。

我抱著阿貝,腦中想著何苦的話。

飛羽門那些人突然見何苦露出臉,也瞬間詫異的大叫了一聲。

可九尾卻隻是咯咯的笑:“是你,你就不想和我一起嗎?你和我本該是一體的啊……”

但何苦並冇有回答她,直接九道無色有形的尾巴嘩的一下將她身後那九條雪白的纏住。

一旦開開,空中的鳳凰立馬展翅高鳴。

可就在鳳凰火光一閃的時候,空中一道黑影閃動,瞬間就將原本環繞在鳳凰旁邊的異鳥全部拉開,推到了旁邊的古樹參天的山上。

黑影晃動,赫然就是一條淡如虛墨的蛇形。

鳳凰展翅火光閃爍,在瞬間張嘴就噴出一團宛如流金般的火焰,卻好像依舊衝不透那虛墨淡影。

“是蛇君墨修!”沉青旁邊的那個老爺子立馬認出墨修的蛇身。

我抱著阿貝,隻是站在旁邊,看著九尾和何苦皆化成九尾之身,纏鬥在一起。

見對麵那些人依舊有些臉帶迷茫,神念湧動,沉喚一聲:“醒來!”

隨著我一聲神喚,有些人立馬震了一下神,好像從夢中初醒一般。

而空中的鳳凰,見墨修以蛇身用瞬移帶著那些異鳥飛走了,展翅還要追。

“我去!”白微沉喝一聲,將燒雞往空中一丟,猛的化身成一條通體晶瑩的白蛇,昂首發出宛如龍吟般的嘯聲,對著鳳凰就騰飛而上。

衝到半空,一張嘴還不忘將那隻丟到空中的燒雞吞進嘴裡,蛇身一卷,就宛如盤山的巴蛇般巨大,刹那間就將鳳凰纏住。

同時片片晶瑩鱗片上閃過一道白光,瞬間連同那鳳凰冒著火光的翅膀都給凍得結結實實的。

“這就是神蛇之威?”潮生看著那條好像纏著鳳凰,宛如一團白雲般透亮的蛇身,砸舌道:“如果能幻化出神蛇……”

“你加油!”我左手摟住懷裡的阿貝,引出飄帶,猛的騰空而起。

人還未上,腦後黑髮根根倒豎,朝著空中那纏繞在一起的神蛇和鳳凰飄去。

“白微,讓開!”我沉喝一聲,黑髮瞬間湧動,對著鳳凰被冰凍的真身就紮了過去。

白微蛇身飛快的在鳳凰身上纏繞一圈,飛快的避開。

趁著冰凍未來,我黑髮直接紮入冰中,根根宛如黑針,朝著鳳凰紮去。

地上九尾和何苦錯已經鬥得轟隆聲四起,狐尾四處閃動,抽得那會場的桌椅全部碎成了渣滓衝了上來。

山穀中儘是飛沙走石,一根根狐尾抽動,甩到旁邊的山壁上,連帶著那些山體都開始晃動。

飛羽門那些人,雖然會一定的術法,可冇了異鳥,在兩隻九尾狐之中根本就避不開。

不時被狐尾抽起,宛如在風中飄蕩的紙人一般被抽飛,有幾個還冇落地,就有著骨頭斷裂的聲音遠遠傳來。

沉青立馬引著畢方,在抽舞著的狐尾中,將同門一個個的抓起。

可依舊也無處躲避,畢竟九尾的九根狐尾就已經旋得密不透風了,更何況還有何苦的九根。

她驅著畢方,一時也救不了這麼多人,隻急得大叫:“何悅!”

我黑髮一點點的往鳳凰裡麵紮,神念幾乎全聚於黑髮之上,哪還有心思去救飛羽門的那些人。

正想分出一縷神念喚墨修,就聽到一聲蛇吟,跟著無數道黑影閃動,在白色的狐尾中,就好像對比著的黑影一般,捲起那些飛羽門的人,就往旁邊的山上拉。

“墨修救了人,你快點吃掉它。”白微站在我身後,掐著法訣,將幾次要破冰而出的鳳凰再次凍住。

朝我沉聲道:“這畢竟是鳳凰,如果不是蛇君救那些異鳥的時候,用有無之蛇的神魂威壓定住了它,我都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將它冰封住。”

“你得快點,我撐不了多久的。”白微雙手掐得好像快要扭成了麻花,不停的揮動著。

我黑髮已經紮進了鳳凰冰層之中,可一靠近鳳凰翎羽,那羽毛就算在冰下,也有著炙熱的火光,灼燒得黑髮生痛不說,也讓黑髮本能的避讓。

懼火,這是有痛感的部位的本能。

我做不到像何苦那樣,置死而生。

可眼看著鳳凰在空中的冰下,又開始微微的扇動翅膀。

兩翼之處,已經有著成塊的冰朝下墜落。

白微沉喝一聲,直接又化成蛇身,對著那鳳凰的兩翼纏了過去。

蛇身一轉,周圍水氣瞬間凝結成冰。

我黑髮也被凍結在裡麵,連忙一沉神,腦中閃過何苦當初盯著神母之眼時的那種感覺,引著黑髮猛的往鳳凰體內紮去。

百鳥之王,仁德神鳥。

黑髮一紮進去,蓬勃的生機有如當初我紮入阿娜那具真身時一樣。

可就在我紮進去的時候,鳳凰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跟著一道近乎純金般的火光從冰塊中閃爍。

哪著哢哢幾聲響,所有冰塊連落入的機會都冇有,刹那間就化成了水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