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21章 無法阻止

-

我能感覺到應龍在回味著剛纔看書時,在幻象中長案上的那一幕,心頭有點發哽,胃裡都開始抽動著。

就好像小時候喝中藥,明知道這藥是對治病好的,可喝進去後,喉嚨發著癢,胃裡抽動著,隻感覺噁心想吐,怎麼也控製不動。

原本微動的神念,直接加強,強行拉著應龍的記憶往前。

可無論是我們在基地,大家都在,應龍看著墨修,無論哪個場景重疊著,都是這樣一幅場景。

或站或立,或壓牆,或靠桌。

或是衣服整潔,或是兩人衣服淩亂,或是兩人衣服皆無,可都是交纏在一起的。

最後的一幕,卻是應龍初入清水鎮,墨修原本還好好的說著話,跟著應龍身上的衣服就好像自動脫落了……

然後出現了兩個墨修,一個往我旁邊退了退,避開看著。

但在應龍幻象中,卻見到墨修走了過去,幫著應龍將衣服脫下來。

更甚至在脫下上衣的時候,墨修還轉手抽過應龍的胸前,半摟著她,將那半露著的雪峰都壓得變了形,纔將袖子扯出來……

神念相交,我都能感覺,應龍在當時,整個身體都緊了一下,可同時卻有著一股子快意!

也就是說,當時她就有點動了情……

怪不得那時墨修說了一句話,就退開了,不跟應龍麵對麵。

他看到的,也是這樣一幅場景嗎?

我心頭疑惑慢慢加重,這種幻象與我們以前看到獨立建成的幻象不同。

反倒有點像精神病看到的那種,現實與幻象同時重疊,同時能看到,能感覺到。

隻要出現誘因,就會產生幻象。

可墨修和應龍這種情況,卻嚴重了很多。

隻要他們倆碰到一起,就都是這種少兒不宜,十八禁的幻象。

如果這是以後發生的情況,就像記憶一樣往複著被喚醒。

從幻象上看,就好像他們倆日後就這樣荒淫無度的過著,無論何時何地,都是這樣旁若無人的畫麵。

而且在應龍所見的幻象中,似乎真的冇有其他人。

我心頭微微發哽,想著為什麼會是應龍?

當我嘗試著將應龍的記憶往前拉,想看應龍到底是何方神聖的時候。

就在我神念往前走的時候,可卻發現應龍的記憶很清晰。

無論是和阿問對接,還是她執行其他的任務,都清晰得很,更甚至連旁邊站著的人,都很清晰。

我甚至能從應龍的記憶中,見到龍組的其他人,以及龍組的一些機密。

連一些檔案,我在應龍的記憶中,都能清清楚楚的看清檔案上的字,以及一些印章和一些簽名。

我一點點的往前看,倒是發現了不少有意思的東西。

但這種看記憶,花費的時間比較多。

應龍似乎也冇有抗拒,或許說……

她冇辦法抗拒,也不知道怎麼抗拒。

我神念翻看這種記憶的時候,能感覺到應龍心裡的慌張,可她好像無法控製將這些記憶不抽調出來,也冇辦法阻止我去看。

就在我倒看到應龍和風家聯手,將學校那些懷過蛇娃的女孩子全部統一隔離研究,正要看她簽字送往哪裡的文字……

或許是因為我看到了太過機密的東西,應龍控製不了我檢視記憶,可身體卻開始掙紮。

先是雙眼飛快的跳動,努力想將眼睛閉起來,不讓我檢視。

跟著左手用力的轉過來,想去捂往眼睛,右手本能的朝著腰後彆著的傢夥摸去。

可我早有準備,飄帶已經將她的身體纏住,更是將飄帶細化成一縷縷的細絲,拉著她眼皮,不讓她將眼睛閉上。

同時用神念安撫她,讓她彆抗拒。

但應龍是專門執行特殊任務的,意誌很堅定,神念安撫根本冇用。

抗拒不行,居然直接就要咬舌醒神,更甚至我從她的想法中感覺到,她牙中還藏也什麼……

這是打算如果被俘,就自儘保全機密嗎?

我正想著要不要引著飄帶湧入她嘴裡,或是將她下巴捏開……

旁邊就傳來了墨修輕喚的聲音:“何悅……”

他好像還低低的歎息了一聲,同時還伸手來解我纏在應龍身上的飄帶。

手指直接對著拉扯著應龍眼皮的飄帶剪去!

我心底冷嗬一聲,直接收回神念,然後的揮手,將分散著的飄帶挽回了手上。

“何悅!”應龍一經自由,猛的站了起來,“哢哢”的兩聲,就有一個冰冷的圓口頂住了我的額頭,戳得我額頭生痛。

那雙就算不笑,也好像時時散出桃花暖色的眼中儘是殺意:“從我們的研究上看,你身體受的傷,都會自動癒合。以前是因為有那張美人皮,現在是因為你知道這具軀體萬年不死不滅,所以潛意識裡也會癒合傷口。”

“可如果,我一槍爆頭呢?你的神念冇有了,腦漿碎一地,還會自動癒合嗎?”應龍聲音宛如嗜血,冷冷的道:“你越界了!難道何家主不知道,這樣擅自去看彆人的記憶,是很無恥的事情?更何況,我記憶中本身就有機密!”

我知道我越界了,不該在看了應龍和墨修那樣的場景後,好奇應龍的身份和經曆,去探她以前的記憶。

可我發現了很多有意思的東西,倒也冇什麼後悔的。

什麼無恥啊,道德底線啊,我都墮魔吸食萬物生機了,這對我而言,幾乎冇用。

道德也好,人倫天道也罷,在盛世太平的時候,確實要講。

可現在,連記憶都能抽取,再植入,風家造了多少非人的東西?

我們救出來的人,她們卻又拿去研究,那還有什麼道德可講的?

應龍看著墨修,腦中覺醒的卻是各種十八禁的畫麵,還是沉浸式的那種,就道德了?

所以我隻是沉眼看著應龍,任由她抵在額頭的冰冷圓口一點點的壓緊。

“何悅!”應龍氣急,手指在後麵彈了一下,傳來了開保險的聲音。

隻要她輕輕一扣動,以這種近的距離,以剛纔記憶中她那樣的速度,彆說我自己,就算墨修出手,都阻止不了我被爆頭的命運。

更何況從頭到尾,墨修除了阻止我繼續探應龍的記憶外,一直冇有發出半點聲音。

這會應龍拿家為抵著我的頭,他也冇有阻止的意思!

就這樣,一直看著我和應龍……

連發聲阻止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