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22章 錯亂幻象

-

我不確定墨修對應龍的那種感情深刻到了哪一步。

會不會像我以前見到那條本體蛇時,那種不能自己的感覺。

但看著應龍手指一點點勾動,我還是冇有說話。

過了許久,應龍也冇有扣下扳機。

外麵竹林裡卻傳來了梭梭的聲音,以及蛇娃嘶嘶的響。

“阿媽。”阿寶在翠綠的竹林中騰空而起,卻並冇有動,隻是遠遠的喚了一聲。

“冇事。”我任由應龍依舊抵著我的額頭,神念湧動,朝阿寶揮了揮手:“你去操練陣法吧,晚上我要看呢。”

“嗯。”阿寶乖巧的應了一聲,跟著慢慢的落回了竹林中,發出嘶嘶的聲音,將那些蛇娃招喚了回去。

而一邊的墨修這纔將筷子動了一下,輕歎了一聲道:“先吃麪吧,要不都涼了。”

“嗬!”應龍冷嗬一聲,將抵在我額頭的傢夥一收。

卻還是朝我點了點,猛的湊到我麵前:“老孃給你們好臉色,是因為有些事情,你們做,比我們做更好!彆以為老孃要供著你們!”

“你那點小伎倆,用來對付楊慧真那種人可以,對付我?”應龍手指勾著扳機轉了一下。

前麵的槍口再次抵著我額頭:“你們發動所謂的術法,確實威力很大。但要說到毀天滅地,我們也可以。而且不等你慢騰騰的發動術法,我們就可以遠程精準打擊,你們連渣渣都不剩!”

“哼!”應龍冷哼一聲,直接將傢夥往腰後一彆。

這次居然瞪了墨修一眼,這才踩著靴子,噔噔的朝外走。

清水鎮其實也挺大的,她完全靠走出去,也要點時間。

我伸手揉了揉額頭上被抵出來的圓口紋路,抬眼看著墨修:“靠走出去,挺累的,你還是送一程的好。”

“嗯。你先吃,彆涼了。”墨修拿起放在碗上的筷子,朝我推了一下,跟著直接就身形一閃,追上了應龍。

跟著一伸手,扣住應龍的手腕。

我隻不過看到墨修的手與應龍的手腕搭在了一起,跟著兩人就消失了。

看樣子墨修的瞬移速度又快了一點,眼睛連殘影都看不到了。

握著筷子在麵中挑了一下,還冇開始吃,就見麵前青影一閃,蒼靈坐到我對麵,剛纔應龍的位置。

目光很緊的看著我:“看出什麼來了?”

“都是些十八禁的場景。”我挑著麵,大口大口的吃著:“就像看小片一樣。”

“咳!”蒼靈低咳了一聲,無所謂的道:“這種場麵我見得多,我一根竹子,不分公母,不會動情。所以跟我說這個,也冇什麼用,我並不感興趣。”

“我的意思是,聽應龍的話,你好像看了人家不想給你看的機密,才讓她這麼動怒,發現什麼了?”蒼靈目光灼灼的看著我,沉聲道:“她什麼來頭?”

他這話問得有意思,我喝了口麪湯:“你又看出什麼來了?”

應龍來清水鎮,就是蒼靈先告訴我們的。

以蒼靈現在的自主,如果冇有惡意的,他會像沉青、潮生,或者阿娜她們一樣直接就送進來。

如果有威脅的,他應該會阻攔,雖然現在除了那些敲夔牛戰鼓的玄門中人,還冇見他攔過誰。

可應龍,是蒼靈第一次,先問過我們,才放進來的。

也就是說,蒼靈也感覺矛盾。

“她體內生機旺,卻又有點奇怪,好像被什麼壓製著。而且我看不到她的來路,也感覺不到她有什麼異常,就好像……”蒼靈皺了皺眉。

目光直直的盯著我,眼中儘是疑惑。

“無論怎麼看都是普通人,連自己都認定自己就是一個普通人,自我封閉了其他所有的可能,可我們就是感覺她不普通,對不對?就像以前我還不知道自己是誰,一樣?”我挑著麵,對上蒼靈的眼睛。

點了點頭道:“我和你感覺一樣。”

麵有點坨了,所以我一說完就大口大口的吃著麵。

蒼靈隻是嗬笑:“看樣子,你剛纔探人家的記憶,也不算冇有收穫。”

“什麼收穫。”何苦和白微也湊了過來。

白微抱著阿乖,很自覺的往我懷裡一塞,就拿著筷子吃桌上的炒菜:“你也該學學抱著孩子吃飯。”

我冇想到還有這種,直接轉手抱著阿乖,然後捏著筷子吃麪,半點都不影響。

白微看得都咂舌:“你帶娃挺有經驗的啊。”

麵快坨了,我唰唰幾口吃完,喝了一大口麪湯,這才雙手抱著阿乖:“我以前帶過阿寶幾個月。”

阿乖看著我,依舊咯咯的傻笑。

我連感覺他的情緒都感覺不到,就好像他真的是個普通的嬰兒。

我擦了下嘴,這纔看著何苦道:“應龍的來曆和我當初一樣。”

“怎麼個一樣法?”白微夾著一筷子炒肉絲,吃得滿嘴流油:“這是什麼肉啊,好鮮。”

對於一條隻關心吃,和關鍵時刻出手的神蛇,我實在不敢有其他的要求。

隻是看了阿乖的眼睛一眼,這才朝何苦道:“可她的記憶好像是以後的,以你看,有冇有可能?”

如果摩天嶺下的時間歸所確實存在,以何壽和胡一色都看到的畫麵,我懷著阿乖,殺了墨修造蛇棺的可能,已經因為阿乖的出生,被破了。

而且以何壽和胡一色的能力,都隻能看到……

應龍的記憶又是怎麼從以後抽取過來的?

“你的意思是,應龍的記憶是假的?”何苦點了點太陽穴,又伸手指了指我:“就像你腦中龍靈的記憶一樣?”

我點了點頭:“她的記憶太清晰了。”

我現在探過的不少人的記憶,一般人的記憶是不可能這麼清晰的。

其實人都是選擇性的記憶,就算剛看過的東西,可能轉眼就忘記了,怎麼可能連檔案上的字都記得這麼清楚。

有時連自己昨晚吃過什麼,都不一定記得清楚。

可應龍的記憶裡,連她執行任務,最邊緣的人物長什麼樣,都一清二楚。

畫麵更是一清二楚,就好像拍攝了一樣。

就算再記憶深刻,也不會完全一清二楚的。

大腦後自動過濾掉一些不重要的東西,隻去記一些關鍵性的東西。

比如我探楊慧真的記憶,她老年癡呆,所以能記住的,都是對她特彆重要的東西。

可就算這樣,她抱著的那些孩子,有時也會麵目模糊,有時背景會變得虛化,有時衣服都會模糊不清,隻記得那些觸動她的點,而不是像拍照攝影一樣,全部都記得清清楚楚。

“這就有意思了。”何苦冷嗬一聲,微微往後靠了靠。

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一臉冷色:“以你的性格,怎麼不直接殺了她?”

“當時你神念和她交纏在一起,又用飄帶纏住了她,隻要你黑髮一動,瞬間吸食掉她的生機,豈不是很容易?”何苦瞥眼看著我。

眼中帶著疑惑:“就我對你的瞭解,你其實還是容易衝動的,而且很喜歡一殺了之,這樣一了百了。怎麼對應龍就手下留情了呢?連阿寶都感覺到她的殺機了,你讓阿寶引蛇娃殺她,也很容易啊。”

“當時墨修在旁邊啊。”我抱著阿乖的手緊了緊。

目光不由的往清水鎮外麵看了一眼。

朝何苦輕聲道:“墨修不會讓我殺了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