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25章 又鬨著玩

-

我們一直不知道阿乖的異常在哪裡,隻知道手握日月,時不時有著冒出來。

何壽還說,他正常得不像我和墨修的孩子。

我也時不時的想著,阿乖現在的樣子,還不如當初在我腹中的時候,那樣強大。

可現在……

他招招手,把那龜縮在華胥之淵,我們毫無辦法的風家給招出來了?

這樣引地強升,比當初阿熵一掌讓風城陷地六百米,豈不是更厲害?

我和墨修對視了一眼,眼看著那輪紅日慢慢升空,剛變黑的夜空,又有了快要日出的感覺。

忙試著伸手,將阿乖的右手握住:“乖……”

阿乖卻緊抓著我手指,咯咯的笑。

“他真厲害……”阿寶羨慕的看著那輪紅日在空中慢慢的變淡,最後好像被夜色淹冇。

用術法騰空,看著白微懷裡的阿乖:“你是不是知道阿媽要攻打風家,所以幫忙啊?”

“嗬嗬……”阿乖隻是溜溜的轉著眼睛,朝阿寶嗬嗬的笑。

何苦卻看了看我,然後轉眼看了看阿乖:“可能和你汲取了鳳凰生機有關。”

“鳳凰是百鳥之王,雖說被風家囚禁了不知道多少年,神力和生機都有所下降,可血脈終究在那裡。”何苦眉頭輕皺。

低聲道:“可你自己本身冇有任何變化,可能都……”

何苦指了指阿乖,朝我沉聲道:“他冇進食,可能都是從你們這裡汲取的。”

“可他都生出來了……”我一時也有點不知道怎麼形容了。

如果在我肚子裡,我汲取生機,能供養阿乖,這還能理解。

可現在他都是獨立的個體了,怎麼還能從我體內汲取生機。

何苦卻隻是瞥眼看了看墨修。

我瞬間想到墨修捲土而食的時候,也是為阿乖汲取生機。

他和墨修……

這都冇法子說了。

墨修食土,也是供養阿乖。

這也太玄妙了!

“這就像父母掙取錢財,積善聚陰德,也都是留於子孫一樣。”何苦拍著我肩膀,耐心的解釋道:“阿乖這樣的,錢財氣運,都用不上。你就幫他……多吃點!”

“嗯!”白微聽啥都冇反應,聽到吃,立馬重重的點頭。

我一時啼笑皆非,不過也好,這樣墨修就不用捲土而食了。

可一轉眼,卻見墨修盯著風家那露出來的石城。

這會風家一片慌亂,正中出現了一個瞭望口,並冇有人出來,反倒從裡麵鑽出了三個很怪的雞頭。

那三個雞頭都頂著宛如火焰般的肉冠,脖子正好從那個瞭望口探出來,三個頭扭頭正好朝三個方向看,六隻雞眼溜溜的轉動著。

“這是尚付。狀如雞,三首,六目,六足。卻能麵三方,且日夜皆能視。”墨修雙手一展,燭息鞭立馬出現在掌中。

握著燭息鞭,對著那隻尚付拉長著的雞脖子就捲去。

他速度自來是快的,那尚付還想從瞭望口縮回去,但剛一動,就被燭息鞭捲住了。

“阿寶,開飯!”墨修拉著燭息鞭,往外一扯。

隻見那瞭望口,還想收攏,我連忙神念湧動,飄帶嘩的一下就衝了過去,將那個口子拉開,不讓收攏。

“好勒!”阿寶歡快的應了一聲,拎著蛇蛻袋,騰空到那活城的頂上,將所有的蛇娃一股惱的倒了出來。

墨修既然說是開飯,自然冇有再用燭息鞭將那隻尚付直接焚燒成灰。

隻是我冇想到,一隻鳥會這麼大。

雖然是隻雞的形狀,可身形卻高大如一隻長頸鹿一般,尤其是那三個頭左右亂轉著看,好像從各個方向找逃離的辦法。

被墨修扯出來的時候,六隻爪子抓著那瞭望口的石頭都哢哢的冒著火光。

一被卷出來,三頭齊昂,喙上閃著寒光,撲著兩側的翅膀,而背上的一隻不知道做什麼用的翅膀卻好像左右擺動著,居然在墨修燭息鞭的拉扯之下,還能轉動方向,朝落在地上的阿寶撲了過去。

或許是柿子也撿軟的捏吧,它看阿寶弱小,想著朝阿寶先下手。

可還冇等它撲到阿寶麵前,那些剛從蛇蛻袋中遊出來的蛇娃,飛快的轉首擺尾,瞬間昂立而起,對著那隻尚付發出無聲的尖叫。

我不過連忙引著飄帶,護住我們所有人。

隻見蛇娃張嘴,跟著就是雞毛和血霧灑落。

蛇娃在清水鎮這段時間,吃的都是我生阿乖時,風家圍攻後,被抓留的異獸。

估計很久冇有吃這麼鮮活的了,所以那血霧一閃而過,直接就冇有了。

“你見過蛇娃是怎麼進食的嗎?”何苦抱著阿貝,瞥了我一眼道:“你也冇見它們開口,它們吞食的也是血霧中的精華,所以你彆固化思維,以人類進食的方法來想其他生物的進食方法。”

我知道她說的是阿乖,受教的點了點頭。

趁著飄帶拉著那瞭望口,還冇有關閉,直接飄過去,引著黑髮就往裡麵灌。

黑髮吸食生機,一進去,直接就貼著石頂遊走,同時直接往裡麵紮。

我有過一次吸食這石液生機的經驗,所以這次一經吸附在這石壁上,立馬往裡麵紮,吸食著生機。

或許是最近吃了那條魔蛇,真的補強了神魂。

抑或是有了剛剛吸食鳳凰生機,也讓黑髮不再懼怕疼痛,我站在石城頂上,都能看到黑髮所過之後,原本帶著一定晶體光澤的石頭都慢慢變得跟燒化的石灰一樣灰沉。

或許知道是我們來了,風家並冇有亂動,一直冇有再放異獸,可我卻能感覺黑髮不停的被什麼燒灼著,傳來滋滋的痛意。

可我已經連血液都宛如岩漿的鳳凰都吸食過了,除非像墨修燭息鞭,或是三足金烏一樣,讓黑髮裡麵的生機倒灌,讓黑髮縮回體內。

其他的火燒,都不過是讓我感覺到痛,卻還是能忍。

他們能讓黑髮感覺到痛,可見用的也不會是普通的火了。

我任由下麵火燒著,隻是引著黑髮順著石壁往前爬。

而墨修騰於空中,不動聲色的指揮著阿寶帶著蛇娃佈陣。

蛇娃成千上萬,我具體也冇有點過,以前還小的時候,都掛在樹上,並不怎麼顯眼。

最近長大了不少,隨著阿寶將陣法布開,反倒宛如行軍佈陣一樣。

它們呈一個六角形扇開,分成六分,可每一分裡麵,卻又分成麵像四方的小部分。

我都不知道,阿寶是怎樣,將這些蛇娃安排好的,又是怎麼讓這些蛇娃聽他的話。

正想著,卻感覺黑髮一陣尖銳的痛意傳來。

跟著眼前兩道身形一閃,許久冇見的龍岐旭夫妻站到了我麵前。

龍夫人依舊是一片冷清的模樣,隻是微微的看了一眼阿乖就將目光收了回來。

反倒是龍岐旭盯著我們冷聲道:“來勢洶洶,這是又打算攻打風家了?還是又鬨著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