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30章 冇有幫手

-

龍岐旭雖是由阿娜生的,可以阿娜那到處借種生育不同後代的情況,龍岐旭的父親或許並不是太強。

所以阿娜給了他人麵何羅來護身,可惜後麵他將這些東西放在了清水鎮,不像張含珠,還用了一把來守學校。

他為了自身變強,融合了於古月的伴生蛇,吞食回龍村閣樓裡龍浮千生下來的那些蛇卵,也吞食了張含珠生下來的卵鞘裡的東西。

更甚至還想融合於古月的神骨……

現在風家囚禁的異獸不知凡幾,龍岐旭夫妻已經完全與風家合作,更甚至在我們攻打風家的時候,身先士卒,肯定得得到了相應的好處。

而這會就算被白微用冰罩暫時給罩住了,那冰裡透著濃黑,那兩條怪蛇不時的撞著冰罩。

白微扯了我一把:“走!”

她對燭龍的腐蝕性好像很瞭解,朝我低吼道:“你再打下去,受傷的根本就不是他們,而是外麵的人!”

我轉眼看了一下墨修,他下半身已經化成有無之蛇,盤纏著龍夫人,蛇鱗倒豎著。

上半身依舊是人首,握著燭息鞭,左右對著龍夫人攻去。

一旦龍夫人避開燭息鞭,往哪邊一避,蛇尾一卷,立馬和在清水鎮捲起層層土壤一般,卷著龍夫人滿身堅硬的鱗片。

那些鱗片確實也和應龍說的一樣,可以擋遮她們下麵真正皮膚的符紋。

就在墨修蛇鱗轉過的時候,兩種鱗片碰撞到一起,就宛如片片刀尖相撞,火光四射。

我轉眼看著冰罩裡麵還在撞著的怪蛇,朝白微道:“你帶著何苦他們,都退出風城的地界,幫我壓住這裡麵的黑氣。不要帶阿乖走太遠,這輪紅日還要用。”

風城和清水鎮一樣,有七十二道界碑,好像有形無形之間,都會將裡麵的東西隔絕。

如果黑氣外湧,以白微能將空氣都凝結成冰罩的能力,將黑氣擋一下還是可以的。

但如果冇了阿乖,這輪烈火的紅日,就冇了。

下麵冰晶蒼穹實在是太冷了,我都受不了。

而且退到風城的邊界,如果我和墨修一旦有什麼不測,以白微和何苦的能力,也能帶著這幾個孩子跑。

既然我和墨修來了,也知道霓裳門那個活祭壇就在龍夫人身上,我們就不會再退縮。

就算龍岐旭說得冇錯,殺了龍夫人,還會另外一個活祭壇。

可我……

也得殺了龍夫人!

再造,是他們的事情。

他們造一個,我就可以殺一個!

以身為祭,也得一直有人祭才行。

看是他們造得快,還是我殺得快!

我就不信,先天之民能有多少像龍夫人這樣不懼生死的人!

說著,不等白微答應,伸手就掐著法訣,準備等龍岐旭破開冰罩,再次引雷砸過去。

“你傻啊。”白微扯著我,看著已經有著碎裂的冰罩:“光憑他們夫妻倆,就能擋住你和墨修。就算你們殺了他們,自己也得受傷。”

“下麵還有冰晶蒼穹,還有風家異獸,以及風家集結的幾萬子弟軍,你們怎麼還有勝算。”白微強行轉著我胳膊,拉著我朝外走道:“我們也回去找幫手。”

“冇有幫手的。”我神念湧動,將白微的手推開。

輕聲道:“不會有幫手的。”

哪來的幫手?

風家以前是我們最大的幫手,現在他們成了最大的敵人。

應龍所在的龍組,輕易不會參戰,也不會動用那些後患無窮的武器。

玄門中人,有九尾在飛羽門那裡放下話,如若他們不為神母驅使,一旦神母生複,就會萬劫不複。

所以他們不會來了。

不幫我,任由我們對上神母各種折騰,就算我們贏了,神母不會生複,我們不會殺了他們,他們依舊會好好的活著。

可如果幫了我們,我們贏了,他們的結果依舊是好好的活著,但參戰中,必然會有損傷。

但如果我們輸了呢?

神母生複,他們和我們同樣萬劫不複。

所以無論怎麼算,他們不幫我們,坐等著最後塵埃落定,對於他們纔是最劃算的。

這就是洛可的蛇妖……

也就是風家替神母生複,做下的計劃。

隻要讓那些玄門中人,感知神母的強大,再將這個悖論拋出來,如何抉擇,在他們知道風家叛變,不敢圍攻風城時,已經顯而易見了。

其他哪還有幫手?

連問天宗,都要去自守宗門了。

我用神念推開白微,沉聲道:“就算冇有勝算,也得拚到最後一口氣,打到他們出底牌吧。”

就在我話音一落,旁邊就是龍夫人一聲尖悅的嘶吼聲。

然後就是燭息鞭啪啪的抽動聲,以及宛如齒輪刮轉的刺耳刮撓聲。

隨著這聲音傳來,冰罩哢的一聲響,兩條怪蛇已經宛如狂風一般的朝我撲了過來。

我立馬引著飄帶,一股將白微朝外捲去,另一股飛快的捲住了那兩條怪蛇。

可這兩條怪蛇一被纏捲住,我雙手飛快的掐訣,再次引雷對著黑氣中的龍岐旭砸去。

可雷光閃動,濃黑的霧氣之中,卻是龍岐旭宛如八爪魚一般的身體。

隻見他肩周之上,還有著兩條同樣的怪蛇竄出來。

後背肩胛骨,也有著一左一右兩條怪蛇竄出來。

腰後也有兩條……

更甚至他衣服下麵,還有著什麼竄動,好像有蛇在慢慢的竄出來。

那些昂首出來的蛇,都朝外麵噴湧著黑氣。

“以骨化蛇,你見過的!穀遇時有這麼好的東西,都不要,還纏纏裹裹的,好像見不得人。你們也一樣,明明鎖骨血蛇,是可以控製的,你們都好像洪水猛獸一樣抗拒!”龍岐旭扭動著身體,任由那道宛如杯口粗的閃電擊打在他身上。

或者是受雷電,他身上的蛇痛得扭動得更厲害了,脖頸邊上又竄出了兩條怪蛇。

龍岐旭不知道是用什麼操控著這些蛇,讓它們朝四周噴湧著黑氣。

又引著幾條朝我嘶嘶的遊來:“我從小就教你那些古籍,身環、耳戴、腳踏著蛇的,都是神啊。你怎麼,就還不明白呢?”

“難道真的把你養廢了,隻想當個普通人。”龍岐旭臉帶嘲諷。

嗬嗬的笑:“不過你廢了,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