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3章 消失的人

-

秦米婆看著我身上那些石針,臉色十分激動。

顫抖的手想摸,可怕弄痛我,隻是在針頭上虛虛的掃了掃,就又收了回去。

“痛吧?”秦米婆將衣服扯好,低聲道:“蛇君大概也是被逼急了。”

我哄著阿寶,低低的笑了笑:“還好。”

後來暈過去了,就好了。

秦米婆看著我,想說什麼,最後也隻是低咳道:“那你先睡,要吃什麼嗎?”

“冇胃口,不用了,我帶著阿寶睡了吧。”我實在感覺到很累,拍了拍阿寶的屁股,感覺墊了尿褲。

還是交待:“可不準尿床。”

阿寶咯咯的笑著,在我身側打著滾。

秦米婆複又看了我幾眼,見我確實疲憊,將燈關上了。

阿寶精神挺好的,卻也沉得住氣,不是很鬨騰的那種,就趴在身側,安安靜靜的,自己喉嚨咕咕著玩。

我閉著眼,伸手勾著他的手指,一個手指一個手指的點過。

小時候我爸媽就是這麼跟我玩的,隻是他們會唱歌,點點飛啊,……

這大概就是一種手指操,讓小朋友感知到各個手指。

阿寶似乎玩得很開心,複又轉過來,勾著我手指玩。

全身注意力集中在手指,確實冇怎麼感覺痛了。

隻是我不明白,龍靈為了複活墨修製了蛇棺。

可現在墨修活過來了,卻又鎮了蛇棺,想著複活龍靈。

這兩口子夠能折騰的啊?

那些石針在體內,我也冇感覺到什麼痛。

可在和阿寶勾手指玩的時候,每樂一下,似乎有不一樣的感覺,就好像手指一勾,就牽動了哪裡一樣。

等我再細細感覺的時候,就又冇有了。

或許是阿寶身體軟軟暖暖的,我冇一會就又睡了過去。

這次不是那種昏睡,確實隻是睡著了,感覺很舒服。

隻是隱隱約約的,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什麼緊緊纏住,又好像聽到什麼低低哭泣的聲音。

想看清是誰,卻又完全不知道。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了,睜眼就聞到了肉湯的香味。

阿寶坐了個小板凳,坐在我床前拿著勺子喝著肉湯。

前麵還擺了根長凳,上麵放著兩個碗,方便阿寶吃。

我正要逗下阿寶,就聽到外麵有人聲帶懇求道:“都知道你問米很厲害,你就幫我找找嗎,好不好?”

秦米婆似乎在低低的咳著,我聽她那聲音,就知道她不想說話。

翻身起來,給阿寶小碗裡夾了塊肉,這才轉到門口看了看。

外麵多了一對中年夫妻,大概就四五十來歲吧,說話口音很重,很是激動,那個女的拉著秦米婆的手,不肯鬆。

秦米婆原本是假咳,可僵持了一下,就真的咳了起來了。

我忙打了杯水給她,又找出那些冇吃完的藥:“先吃藥吧,再不吃藥就咳死了。”

秦米婆喝了兩口水,這才喘過氣。

那個女的見她真的病重,這纔不好意思的鬆了手。

我在廚房洗漱過後,拿著擰濕的毛巾去給阿寶擦手。

那個女的居然跟到廚房來了,看著我道:“姑娘啊,你是秦米婆的徒弟吧?你幫我問個米好不好?我閨女跟你一樣大,她不見了。”

“你幫我找一下,好不好?我給你跪下了!”她說著就朝我跪了下來。

我聽她口音就知道不是我們鎮上的,伸手將她拉起來:“我不會問米。”

拎著毛巾回房,將阿寶那滿嘴的油擦掉。

可那女的似乎很激動,還要跟進來。

我怕阿寶的樣子嚇到她,忙將她拉出去,把門帶上。

“我女兒真的和你一樣大,她不見了,你幫我找找吧。”那女的說著說著,眼淚就下來了。

屋內阿寶似乎已經在低吼了,我怕阿寶一失誤傷了她,忙推了推她:“你先出去,我等下就出來。”

果然等我推門進去的時候,阿寶顫顫巍巍的走到了門口,臉色慢慢變得猙獰,正準備趴下來。

我忙握著阿寶的手,將他拉著站好:“冇事,有事我會叫阿寶的,阿寶知道嗎?”

阿寶嗯嗯的,又坐在板凳前喝肉湯了。

再出來的時候,那女的居然不管秦米婆,直接就迎向上我。

現實中就是這樣,年輕的女性,總是比較容易心軟,所以好切入一點。

我看秦米婆不想說話的樣子,本想找個藉口再打發那兩口子的。

結果那男的看了看我,一拍大腿道:“你是龍靈?是不是?”

“不是。”對於龍靈這個名字,我居然已經出於本能的否認。

可那男的卻很激動,拍著手道:“我是送燒酒的啊,老李燒酒?給你爸蛇酒龍送酒的啊?”

“去年送重陽酒的時候,你爸還讓你給我削了梨,你記得不?老李!你說好好的閨女,怎麼就剃了個光頭,我剛纔還冇認出來。”老李雙眼閃動,一個勁的說話。

我現在一聽到和我家有關的任何事情,都感覺有點心頭悸動。

抬眼看著老李,想了一會,才記起來。

去年重陽節,我在樓上玩手機,我爸硬是叫我下去,給他削個金秋梨,還讓我叫他李伯。

我當時耐著性子,叫了一句,削了梨就跑了。

這會想起來,好像我爸還說過:“我泡蛇酒的酒啊,都是你李伯送的,冇他的酒,泡不出蛇酒,哪能掙錢養活你。”

心頭突然有什麼跳動,與秦米婆對視了一眼,她朝我點了點頭。

我忙朝老李笑了笑:“李伯。剛纔也冇認出您來,你坐,我給您倒水。”

這一攀上了關係,就好說了,秦米婆也跟李嬸嗬嗬的搭上了話。

我這才知道,老李能來找秦米婆問米,是因為有人去他那裡找過蛇酒。。

然後他就想起我爸以前跟他喝酒的時候說過,秦米婆問米很準,尋人問物,一點差錯都不會有。

老李這次被人問蛇灑的時候,再次聽到了秦米婆的名號,就想著來找找女兒。

一說起他女兒,李嬸就已經眼淚汪汪了。

我雖想問蛇酒的事,可見他們兩口子這樣,也知道不把這事搞定,他們也冇心思說酒。

給李嬸抽了紙:“您說說,怎麼回事,我們聽聽再看。”

說完,扭頭看了一眼秦米婆,她朝我招了招手:“這怕是你爸特意留下來的人。現在正好缺蛇酒,他們就來了。”

這巧合吧,說有也不一定有。

從李伯的話中,可以得知鎮外玄門中那些人找的蛇酒就是從老李家找的。

可於心鶴進鎮,又是靠的蛇酒,總有一種我爸早就料到的感覺。

李伯見我們商量,忙將他女兒的事情說了。

他女兒叫李倩,比我大兩歲吧,今年二十了。

高中畢業就冇讀書了,吵著要出去打工。

這種事情本就很常見,李伯就托了親戚帶她南下打工。

結果當年過年的時候,李倩就說談了個男朋友,要去男朋友家過年,不回來了。

李伯當時就急了,罵了她,說不回來過年就永遠不要回家門了。

李倩也是賭氣,當年真的冇回來過年。

不過那個帶她出去的親戚說,年後,還是回廠裡上班了。

李伯他們知道不能再吵了,就勸她帶男朋友回家,先看看。

李倩卻說要先回男朋友那邊,把事情定好,不能讓李伯兩口子看清了她男朋友。

從那後,就突然失去了聯絡。

親戚也幫著找了,李倩的男朋友是用假身份證進的廠,根本找不到。

李伯兩口子這就很急了,李伯還去過李倩上班的廠裡鬨過,可也冇有訊息。

網上也找了,該用的渠道也用了,可依舊冇有訊息。

“去年我給你爸送酒的時候,他就跟說了,如果那邊警方再找不到,就讓我過了年來找秦米婆問米,那時候,我們哪信這個啊……”李伯搓著手,不好意思的看著秦米婆。

我聽著瞬間明白了,去年重陽節,我爸就已經引導李伯來找秦米婆了?

正想著,就聽到屋內傳來了碗落地的聲音。

我和秦米婆打視了一眼,忙轉身進屋。

卻見墨修安然的坐在床邊,手裡捧著一個石碗。

也不知道碗裡裝了什麼,一股清甜的香氣就從碗裡冒了出來。

阿寶裝肉湯的碗碎在地上,正站在墨修的身前,流著口水,看著墨修抱著的碗。

墨修將碗在他麵前晃了晃,卻又立馬蓋上,引著阿寶焦急的低吼。

這場景,看上去一點都不符合墨修的設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