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33章 雙雙殉情

-

龍夫人護著龍岐旭那淒厲長嘯,宛如魔音灌耳。

與蛇娃的叫聲一樣,有著一定的攻擊性,我隻感覺耳朵好像都要被刺破了,腦袋嗡嗡作響。

而且隨著她一聲尖叫,那地底好像又是無數冰棱拔地而起,宛如根根冰棱瞬間就將她和龍岐旭圍住。

聲波和冰棱雙重攻擊,我隻得避開。

可眼看龍夫人將龍岐旭身上的火焰撲滅,更甚至在冰棱折射中,還拉著龍岐旭往地底沉去。

忙引著飄帶,對著他們就追了過去。

也就在同時,兩道燭息鞭同時捲來,纏住了他們本來就纏在了一起的身體,用力就朝外拉。

而外麵,又是幾聲畢方長嘯。

以及白微哄著阿乖:“乖,快把太陽弄出來,大大的太陽,曬化這些冰。”

隨著白微的輕哄聲,宛如叢林聳立的冰棱,映著燭息鞭金色的火焰,青色的畢方,還有著一輪從橙紅變得金燦燦的紅日……

或許是知道逃不掉了,龍夫人那張已經冇有頭髮的頭,爬在龍岐旭燒得發焦的身體上,扭頭看著我。

就像剛纔,龍岐旭身上起火後的眼神。

我不知道為什麼龍岐旭夫妻總以那樣的目光看著我……

可在各種火光之中,我神念不敢動,而龍夫人的雙眼,也變成了一雙蛇眸,眼皮都是左右開合的,並不像人眼。

我看不透她和龍岐旭的眼神表達著什麼……

也不能再明白是什麼了。

隻聽到“啪”的一聲響,兩道燭息鞭拉緊,直接融化了包裹著他們夫妻的冰。

隨之而來的,就是八隻畢方一展長翅,從四麵八方對著他們飛撞了過去。

而太陽光也突然變得灼熱了起來,刺得我眼睛生痛就算了,好像照在臉上也火辣辣的痛。

耳邊傳來那八隻幻化的畢方撞在一起,“呼”的一聲火焰響,以及冰棱被日光曬化,無論碎冰落在地上的聲音。

在這破裂的叮鈴聲中,夾著龍夫人尖悅的嘶叫聲。

似乎還有著龍岐旭隱隱的輕歎:“梓晨啊,你何必呢。”

各種光芒在碎冰中折射,我隻感覺眼睛痛得厲害,本能的閉眼,同時引著飄帶護在周圍。

旁邊好像有隻手扯了我一下,跟著一隻手轉過我的肩膀,捂住了我的後腦,將我輕輕的拉在懷裡。

墨修將我的頭摁在他懷中,朝我沉身道:“龍夫人……她……”

我抓著墨修的衣襟,沉沉的吸著他身上的氣息。

墨修的戰鬥力,比我不知道強了多少,經驗更是比我足。

可他和龍夫人纏鬥這麼久,除了破了她點皮,根本就冇有傷到她什麼。

她有的是機會逃,有的是機會退回這冰晶蒼穹之下。

反倒是龍岐旭,雖然那些怪蛇和毒氣厲害,可似乎身體冇有以前強橫了。

身體被飄帶射得千瘡百孔,有著畢方飛來的時候,他似乎就放棄了抵抗。

龍夫人是先天之民的聖女,這冰晶蒼穹就是她引出來的,她是可以再逃下去的。

可她冇有逃,而是……

我突然有點看不懂他們了,好像一直都是龍岐旭舔著臉,討好龍夫人。

更甚至,他們原先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幫龍夫人完成讓先天之民從地底遷出的任務。

龍岐旭出生血脈低微,阿娜這個生母都冇有關照過他,巴山人說是他雜種,他隨著龍靈造的蛇棺去清水鎮,也不過是被龍靈看不起。

就算他後麵努力變強,可做的都是些什麼事啊?

融合了那些殘骨,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可龍夫人居然跟他殉情了……

墨修輕拍著我的後背,轉過寬大的袖袍,幫我遮住那曬得皮都痛的日光。

朝我輕聲道:“他們好像是……”

刻意被送出來赴死的!

我輕吸了口氣,從墨修懷裡探出頭來。

眼著飄帶護在眼前,扭頭朝後麵看了看。

可入眼就好像六月天對著日光看,除了閃爍著的刺眼金光中模模糊糊的影子,其他什麼都看不見。

隻得輕喚了一聲:“白微,讓阿乖收了吧。”

這麼曬下去,冰晶蒼穹冇曬化,我們自己曬成魚乾了。

“不用收。”白微嗬嗬的笑遠遠的傳來,朝我們道:“退出風城,你們就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她這是什麼意思,隻感覺眼睛被刺得火辣辣的生痛。

不過墨修明顯知道為什麼了,摟著我好像輕輕往後退了一步,我就感覺身體一陣陰涼。

跟著那股刺眼的陽光也冇有了,旁邊傳來了沉而不齊的喚聲:“蛇君、何家主。”

這聲音很多,雜亂而且有點虛。

我神念已經感知到很多人的氣息了,等眼睛適應了一會,這才引開飄帶。

就見烏壓壓的站著很多人,不過明顯分成兩波,涇渭分明得很。

空幻門的人都挺拉風,穿著都是那種自己繪的袍子,各式各樣的。

有的是水墨畫,有的是油彩畫,有的是寫實畫。

還有更厲害的,全身上下掛滿了摺紙一樣的東西,高冠博帶,全身上下能掛東西的地方都掛滿了,搞得跟個賣貨的一樣。

飛羽門的人都帶了各種異鳥,以女的為主,男的比較少,臉色都不太好。

不過她們分五行之屬,衣服和鳥都各不相同,倒也算好認。

就是這些人後麵,好像還帶了很多樹架子,上麵也停著很多鳥。

無論是那些鳥,還是那些人,臉上都帶著一股子詫異和震驚。

不過是不是看著我,而是看著旁邊的白微,還有我們後麵的風城。

叫過我和墨修後,他們就都冇有說話了,全部都雙眼直直的看著後麵。

我有點詫異的扭過頭去,就見風城之上,那輪金燦燦的太陽,好像越發的亮,已經從金色變成了白熱化的顏色了。

可怪的是,那日光好像真的以風城為界,並冇有溢位來,似乎有個什麼玻璃結界,將裡麵的日光給擋住了。

而裡麵卻是蒸騰著的熱氣,連那石城都被曬得開裂,更甚至好像要融化了。

我一時不知道這算怎麼回事,風城難道和清水鎮一樣,都自帶結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