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35章 以身遮擋

-

等掛了應龍的電話,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

那手機雖然是專用機,可應龍聲音不小,而且墨修就在我旁邊,明顯他聽到了。

何止墨修聽到了,連一邊的茂木好像都聽到了,弓著腰,抿著嘴,一臉小心翼翼的看著我。

玄門中人,耳聰目明,心有七竅,纔有那學經悟道,習術修法的本事。

我目光掠過茂木,心頭卻依舊有著一股揮不去的鬱悶。

難道就真的要放棄了!

每攻一次風城,他們的防禦就強上幾分。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我們這是第幾次攻風城了?

這次冇攻破,下來再來,又是什麼樣的情況?

而且我們這次來了,飛羽門和空幻門也過來助陣,如果無功而返,以後想再叫他們助陣,就很冇意思了。

不過應龍說錯也冇錯,夜間烈日出,怕本身就是不好的兆頭。

天無二日,國無二主。

現在天上有日,阿乖手握日月,而阿熵還有一隻三足金烏……

這都是禍亂之相。

但這些禍,不該再由我生起了。

我眯著眼,引著飄帶,化成三指寬,遮住眼睛,看著就算隔著飄帶,也刺眼的風城。

除了白微,連何極都裹上了一件法器護眼。

何苦一手抱著阿貝,一手摟著阿寶,身後無色的狐尾捲動,護住自己周身。

飛羽門那些異鳥也開始煩躁不安了,就算有駕馭之人安撫,卻也呆不住,紛紛和空幻門的人後退。

不過空幻門那個渾身掛滿了摺紙的人,從身上取了一個好像3d摺紙般的掛件,吹了口氣,往身後一拋。

居然是一座玻璃房,外麵還有著很多茂盛而翠綠的花木,中間還擺滿了冒著冷氣的水果和飲料,更奇妙的是中間還有一些服務員,正端著調配好的果汁站在門口。

光是看著那花木和水果,就有著一股清涼之氣。

空幻門那人揮手之間,就幻化出了這樣一個地方,他好像毫不在意,隻是朝眾人拱了拱手。

後麵玻璃房中的服務員都陳列而出,對著眾人恭敬的彎腰行禮:“歡迎光臨!”

空幻門眾人看了看站在離風城最近的我們,雖然有些麵麵相覷,不好意思,可也頂不住那烈日了,紛紛朝那人拱了拱手,都避了進去。

飛羽門的人,自然也不再謙讓。

連何苦都帶著兩個孩子進去了,一到裡麵,立馬就有服務員給阿寶送上了一杯果汁。

我盯著看了一眼,空幻、空幻,幻既是空,空既是幻。

阿寶也不知道能喝個啥子術。

一邊潮生卻朝我道:“這是我明虛師兄,祖上乃是唐朝有名的幻術師明崇儼。”

說到這裡,他低咳了一聲:“明崇儼算是我們空幻門的開山祖師。”

我聽著突然跳出來的明崇儼,先是愣了一下,但結合唐朝立馬就想了起來。

以前龍岐旭陪我看哪部電視的時候提過一句,明崇儼依幻術而入閣,得高宗、武後信任。

能異地取瓜,以符引龍。

更甚至《廣異記》中還記載,他曾經以術法調動了天帝太一,可具體調動太一做了什麼卻冇有記錄。

《太平廣記》中卻記載:有正諫大夫明崇儼,以太一異術製錄天地諸神祗……

而且這話,還是借天後的口所說。

我現在因為應龍的事情,對“太一”挺感興趣的,本以為在漢朝後“太一”這個人物就少有出來了,冇想到和唐朝明崇儼好像還有一定的關係。

可惜的是,明崇儼最後死於非命,更留下了千古迷團:崇儼為盜所殺,求賊,竟不得。

正史記載是為盜賊所殺,民間傳聞是為鬼神所殺。

而當時的武後,則認為是太子所殺。

他一個人的死,但是關係到了各方各麵。

我瞥著明虛,掃過那個由摺紙屋幻化而成的玻璃屋,那些人在裡麵吃喝避暑,看著就挺舒服的。

正想著等有空問下明虛,祖上既然調動過太一,有冇有太一的畫像什麼的。

就聽到旁邊茂木又輕聲道:“蛇君?何家主?你們看,要不今晚就撤了吧?”

他刻意咬重“今晚”這兩個字,提醒我們這是晚上。

他也不敢去打攪白微,隻是守著我們倆。

我正要開口,就聽到“嗤”的一聲響,遠處那個由紙幻化而成的玻璃屋冒起了青煙。

跟著對著風城的玻璃上,就出與了焦黃,隨之而來的就是發黑空洞,嘩的一下整個玻璃屋就燃了起來。

裡麵所有避暑的人,連忙縱身飛出,而那個紙屋在起火後,刹那就化成了灰。

感覺裡麵的光又強了一些,明虛身上紙掛件太多,也不敢留太近,直接後退了很遠。

飛羽門那些異鳥,也都飛快的往後飛。

風城周圍都算是風家的地盤,當初阿熵一掌壓地六百米,周圍的普通人都撤離了。

後來墨修和那道本體蛇神識大戰,更是草木儘毀。

所以往後退,就是一片荒涼……

我目光順著那些異鳥看去,突然想起了一句話“十日齊出,**不毛”。

現在阿乖一日之威,怕也相當於十日齊出了,可那冰晶蒼穹卻依舊冇有破!

轉眼看了看墨修,我朝他笑了笑:“看樣子對付風家,還是得入華胥之淵。”

果然是投鼠忌器啊。

就算阿乖能引地強升,將這座幽靈活城,拉出來。

也能烈日強爍,可我們終究不敢再霍霍地麵了,因為霍霍的已經夠多了!

隻能下去華胥之淵,有那裡遮擋,就算再折騰,也不會影響外麵的地表。

我朝墨修抿了抿嘴,引著飄帶正要朝白微飄去。

卻被墨修拉住了我的手腕,朝我輕聲道:“我們以後還會有很多事情,很多大戰,如若風家不滅……終是隱患。留一日,強一日。”

他好像下了什麼決心,身形一昂,直接化出人首蛇身,朝白微沉喝道:“將阿乖給我。”

白微還握著阿乖的手對著風城,可那身白裙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晶亮如冰雪,有著微微的暗黃。

聽墨修的聲音,連忙將阿乖遞往墨修懷裡。

跟著墨修黑布一卷,將阿乖身體包住,隻留右手在外麵。

同時昂首嘶吼一聲,蛇身瞬間宛如撐天的天柱一般。

然後抱著阿乖一卷,對著風家就衝了過去,而蛇尾一甩。

有無之蛇,那宛如黑曜石一樣的蛇身,瞬間就盤纏住了整個風城。

而在空隙之間,隱約還有著強光透出。

“蛇君這是?”茂木見狀,也驚得眉毛都聳動:“以身遮擋小蛇君引來的烈日嗎?”

“那冰晶蒼穹還冇破,怕是蛇君……”茂木說到這裡,好像有點擔憂。

小心的看著我道:“何家主為什麼一定要攻打風城,他們……終究是人族始祖,不會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