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37章 骨化為石

-

我全身的神念都引著黑髮往裡護住墨修的蛇身,身體疲軟得不行。

剛纔和龍岐旭對戰的時候,就因為神念用得太多,已經頭痛了。

這會總感覺腦袋好像要炸開了,太陽穴、前額好像有什麼在裡麵一跳一跳的,腦殼真的是青痛!

我乾脆放軟身體,趴在墨修被曬得又乾又熱的蛇身上,與他蛇身相貼。

“何悅……”墨修明顯感覺到了我的意圖。

就算冇有將身體從裡麵探出來,也依舊沉聲道:“你如果感覺到燙的話,就先回洗物池泡著,冰晶蒼穹一破,我就讓白微去通知你。”

我突然感覺有點好笑,任由神念附著著黑髮,在裡麵流動。

那烈日的熱度根本無法形容,連神念除了灼曬著的痛,都感知不到什麼。

黑髮幾乎本能的想縮回來,被我強行壓著貼住了墨修的蛇身,擋住了一部分日光。

我突然發現,或許我和墨修,並不像白微所說的那樣,一旦逆行婚盟,他痛三分,我就得痛十分。

明明這黑髮被灼得的痛意,和我剛纔感知到墨修帶給我的痛意,不知道強了多少倍了。

猛的想起,當初婚盟才結,墨修和魔蛇纏鬥,他都將魔蛇熬成了化魂湯了,可我昏睡著一點感覺都冇有。

那時,他就做了應對了吧,不會讓我感覺到太痛。

我趴在墨修身上,感覺心口依舊悶悶的生痛。

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龍夫人最後會和龍岐旭殉情了。

果然相守久了,就算再多的利益和算計,到最後,也是難捨難分。

“你先去休息一會,等這邊好了,我再叫你。”墨修聲音聽不出半點異樣,似乎在好聲的哄著我:“可能還要好一會。”

“你不用擔心阿乖,他挺乖的。帶著阿寶和阿貝先去避避吧。”墨修的語氣就好像哄我睡覺一樣。

我又感覺好笑,這語氣和我剛纔讓白微、何苦帶孩子去清水鎮一樣的。

果然在墨修眼中,我一直和一個孩子一樣,是需要保護的。

過得再久,也是一樣的。

神念雖然被烈日灼燒得感知不見什麼,可我依舊能用神念傳達意思。

隻是附在墨修身上,有點疲憊的拒絕。

“你啊……”墨修輕歎了口氣,卻冇有再說話了。

裡麵的烈日很強,強到我感覺黑髮都曬得滋滋作響,似乎要分叉炸開了。

可因為墨修的蛇身和我的黑髮遮擋,外麵卻是一片寂靜的夜晚。

我趴在墨修這巨大如山的蛇身上,半偏著頭看著看著旁邊。

臉貼著的雖然是自己的頭髮,可下麵明顯有著墨修的蛇鱗,挺大的,卻還是有點燙。

有墨修以蛇身遮擋住烈日,何極也不需要再用界碑上的符紋開結界了。

似乎掐了個什麼訣,打算收了拂塵,可那些白麻卻怎麼也收不回來,反倒是還往界碑裡鑽。

何極研究這界碑挺久的了,要不然也不會有辦法引出這結界。

所以這會見白麻收不回,他好像也胸有成竹。

一手扯著拂塵往後一拉,一手掐了個法訣,對著拂塵柄上一點。

可剛一點,就聽到“啪”的一聲響,整個拂塵上所有白麻從頭斷裂。

何極身體突然就倒地,生死不知。

我連忙起身,想看看何極。

但一抬頭,就見那些原本附在界碑上的白麻,就好像滲入地底的水一樣,全部都鑽進了那石碑裡,眨眼就不見了。

就好像,那石碑也和風家那建石室,建幽靈活城的石液一樣,是活的,是能變化,而且吞食什麼的。

我一時隻感覺心頭好像有什麼跳動。

墨修一條有無之蛇,光是對著清水鎮外麵那一塊被沉天斧劈裂的界碑就啃了好幾次了,除了裂縫大了一點,半點變化都冇有。

這石碑得有多堅固?

結果卻是活的?

聯想到風家這石液,石城,以及當初提到過的,石為骨化……

還有風家那道古樸的神念,我隱約猜到了這石碑怕也是誰的骨頭做的。

就在我看著界碑這一愣神,何苦已經抱著阿貝將何極扶了起來。

估計是確定何極冇事,抬頭看了我一眼,朝我搖了搖頭。

將身後狐尾一轉,直接捲住何極,然後走過去和白微說了句什麼。

我撐著身體起來,想聽清她們說什麼。

可我高伏於宛如山體的蛇身之上,她們好像有意不讓我聽見。

白微好像有點擔憂的看了我一眼,卻還是拉著阿寶的手,朝何苦點了點頭。

跟著何苦抱著阿貝,拖著何極就走了。

而阿寶卻站在白微身邊,昂著小腦袋,一臉緊張的看著我。

他的眼睛就算在夜色中,也黑亮黑亮的。

我看著何苦離開的方向,想著應該是送何極去療傷了,正想讓白微也帶阿寶先避一避。

冰晶蒼穹如若破開,怕也是有一陣大動靜。

阿寶雖然能驅動蛇娃,可自身終究還是弱了一點。

就在我這念頭閃過的時候,裡麵好像烈日又強了幾分,曬得黑髮好像哢哢的就炸開了。

我痛得頭一陣陣的發麻,身體抽動,受不得力,好像撐都撐不起來。

隻得匍匐在墨修的蛇身之上,朝白微揮了揮手,指著巴山所在的方向,示意她帶阿寶走。

墨修好像也怕我受不住,不知道怎麼和阿乖溝通的,將烈日的強度又加強了幾分。

我都能聽到口袋裡傳來滋滋的電流聲,跟著哢哢幾聲,好像應龍給的那部專線機也壞了。

“暫時忍一下,馬上就好了。”墨修生怕我受不了,輕聲道:“長痛不如短痛。”

我知道他的意思,就像以前我黑髮初現,他幫我斷髮一樣,一把火燒斷,總比一根根的剪強。

神念朝墨修輕嗯了一聲,表示我還能忍。

卻感覺到那烈日已經強到神念都不能再湧動,而纏在墨修身上的黑髮,好像瞬間都被燒斷。

就在我以為立馬就要破了冰晶蒼穹的時候,我隻感覺頭上傳來當初被那條本體蛇燭息鞭給捲住頭皮時的痛意,跟著所有黑髮瞬間化成了灰。

而墨修蛇身好像輕輕一拱,我就被他彈開了。

我神念受損,根本就無力穩身,被他一彈,直接從他宛如高山的蛇身上滾了下去。

耳邊傳來阿寶的驚呼,和墨修輕沉的聲音:“你先休息,這裡我來。”

我往下滾的身體一沉,被騰空而來的阿寶和白微給拉住,避到了一邊。

可看著墨修那被烈日曬得透明的蛇身,我突然感覺有點心酸。

他刻意再次加強烈日,就是為了讓我黑髮斷裂,將最後的一切,自己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