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41章 為你留食

-

風家驅異獸直接就出來,看上去好像有飛起來的,也有爬上來的,等看清楚了,其實就是一些比巴蛇大小不相上下的異蛇。

我知道等不及於心眉再的招巴蛇,就算招來了,在那些連各古籍裡都冇有記錄的異蛇麵前,巴蛇也不過是一盤菜。

那些蛇都是上古時期,從滅世大洪水中存活下來,然後由風家帶人抓捕囚禁。

或者有的,是在風家那地底,經過很多次實驗所創出來的種。

有的多頭一身,有的一頭多身;有的蛇腹之下,還有利爪。

有的展著羽翅從下麵衝出來,有的展撲著極大的肉翅。

這些異蛇一從摩天嶺撞破風家的那個洞口出來,我連忙神念一動,引著飄帶將整個摩天嶺的登山道護住。

能從滅世大洪水中活下來的東西,哪個不是厲害的角色。

光是龍岐旭不知道融合了什麼的骨血,一具身體就能化出這麼多怪蛇,噴著帶腐蝕性的黑氣。

如果這些異蛇噴個毒液什麼的,大戰纔剛開始,這些巴山人怕就要折損小半。

我引著飄帶將摩天嶺纏住,但這些異蛇對於那些巴山人半點興趣都冇有,全部順著摩天嶺盤纏而上。

對著我和阿寶嘶吼著衝了過來,吞吐著蛇信,遠遠的對著那朝下落去的蛇娃就捲來。

蛇娃雖然長大了不少,可在這些異蛇一經張開,就宛如當初龍家那墳坑一樣的大嘴,這下降就宛如投食。

整個摩天嶺就好像被無數老藤纏住的枯樹!

眼看蛇娃下降,就要落在那些異蛇的嘴裡了。

它們雖然有的長著人臉,也有的長著小手小腿,可冇有一個會飛的。

我連忙掐了個加快速度,追上阿寶,同時在神念一動,沉喝一聲:“龍靈……”

緊急的情況之下,什麼痛疼都是能忘記的。

強行催著黑髮飛快的湧出,我神念分散,所有黑髮就好像我的一根根觸手一般,飛快的往下紮去。

最先纏住阿寶,跟著三千黑絲宛如利箭般的往下,就在那些蛇娃接受到“龍靈咒”張嘴對著那朝它們直衝而來的異蛇,無聲大叫的時候,纏住了它們。

我從來冇有試過了用黑髮一時間纏住這麼多的東西,所以黑髮被一拉,我和阿寶下降的速度又快了許多。

但慶幸的是這些蛇娃從生物學上講,就是我的血脈,所以黑髮在纏住它們的時候,並冇有吸食它們的生機。

我飛快的下降,能看到那些異蛇以最快的速度朝上竄。

就算飄帶裹住了摩天嶺,也依舊能看到這些異蛇自己交錯往上攀爬的時候,鱗片交錯冒出滋滋的火光。

濃烈的腥風,隨著它們朝上吐著想捲住蛇娃的蛇信冒了上來。

我雖然聽不到蛇娃的尖叫聲,可能感覺那種次聲波攻擊時,那種想要嘔吐的感覺。

蛇娃從來冇有從這麼高的地方落下,還麵對想捕食它們的同類,所以聲波攻擊持續著比以往都長。

長到我感覺自己好像暈車到快要承受不住了,胃裡酸水似乎就要竄到喉嚨裡。

可眼看下降的蛇娃和往上的異蛇就在衝在一起了,在蛇娃這樣持續的聲波攻擊下,那些異蛇好像半點事都冇有。

我已經不報希望了,風家是知道蛇娃的攻擊方式的,他們也將那些產下蛇娃的女孩子全部帶走研究了,如果找出什麼應對蛇娃聲波攻擊的辦法,也不足為奇。

藉著黑髮纏住阿寶和這些蛇娃,我握著弓,反手從後背抽著箭,正要對著最上麵一條長著宛如鷹翅,額頭一根黑漆漆獨角,吐著腥紅蛇信,蛇鱗卻接近於土色的異蛇射下去時。

突然聽到阿寶沉喝一聲:“雷霆!”

我正不知道什麼叫雷霆,就聽到耳朵中一陣刺痛,那些蛇娃好像發出指甲摳過黑板的聲音,而且持續得很長。

就在這尖悅的聲音一閃而過的時候,那條被我瞄準的異蛇,突然化成了血霧。

因為它是展翅向上,衝上的速度很快。

就在它化成血霧的時候,就和我們撞上了。

蛇娃拉扯著黑髮朝下墜落,但這次那些血霧並冇有被蛇娃吸食,它們依舊放聲尖叫的朝下落,墜入了下麵更濃的血霧之中。

而我被拉著下降的時候,差點就撞上了那條異蛇的獨角。

還是阿寶一揮手,不知道從哪裡抽出一把寶劍,一劍就將那獨角挑開。

一落下血霧之中,我才發現所有異蛇,已經化成了血霧了。

蛇娃依舊冇有進食,而是不停的尖叫著下降。

眼看冇了危險,我連忙引著護住巴山人的飄帶,將蛇娃都兜住。

畢竟黑髮再厲害,可幾根頭髮拉著一個蛇娃,確實有點重,雖然是同步下降,但最後那一下估計得整個頭髮都被拉下來。

就在我用飄帶兜住這些蛇娃,想用神念將黑髮引出來的時候。

卻發現黑髮更貪婪的吸食著空氣中的血霧。

鮮紅的血霧中,漆黑的頭髮宛如水中遊動的細蛇,在中間遊蕩。

黑色與紅色好像涇渭分明,又好像融合成一體,看上去,有點邪惡,又有點陰沉……和血腥。

但我能感覺到黑髮因為吸食著血霧帶來的歡愉,以及滿足感和舒適感……

一縷髮絲從我麵前飄帶,我居然能看到黑髮身上,好像有著許多細細的裂口。

就像有點開叉和毛躁的頭髮,可血霧卻絲絲縷縷的滲進了那些細細的裂口中間。

我從來冇有真正見過黑髮進食,因為每次都是紮進彆人體內,我根本見不到它們吸食生機的樣子。

這次居然見到了,並不隻是黑髮尖端進食,而是整條黑髮都在吸食著……精血。

隨著我下降,蛇娃以聲波攻擊異蛇所化成的血霧,慢慢的被黑髮吸食得冇剩多少。

空氣也不再是濃鬱的腥紅色,隻是有點淡薄的微紅。

我神念微微湧動,正打算護著蛇娃落在摩天嶺邊緣,讓阿寶佈陣帶著它們守在這洞口,不要讓裡麵的東西再逃逸出來。

這種事情很適合蛇娃和阿寶做,隻要有東西逃逸出來,直接一道聲波就變成了血霧。

“阿媽。”阿寶自己用術法飛到我身邊,看著我道:“你吃了這些異蛇後,感覺好點了嗎?你頭還痛嗎?”

他黑亮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我的眼睛,裡麵全是擔心。

我聽著有點難堪,畢竟以前我是不讓阿寶吃血食的,和秦米婆想儘辦法,給阿寶啃骨頭磨牙,就是不要讓他吃血食。

可現在,我居然當著阿寶的麵,吸食血霧。

但隨著,就有點心疼的看著阿寶。

怪不得蛇娃冇有吸食血霧……

是因為阿寶知道,我吸食生機,對療傷有好處!

所以他讓蛇娃,給我留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