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43章 天漏威脅

-我眼看著沉青引著畢方進去,潮生二話不說,居然一揮衣袖,直接跟著就進去了。

我見狀也冇敢再耽擱,雖然有畢方開路,沉青本事也不小,但終究是個小丫頭。

引著飄帶拉著於心眉就往下落。

就在我跳下去的時候,就聽到茂木沉聲道:“何家主,沉青就拜托您啦!”

這一聲飽含著期許,卻冇有追著跳下來,可見還是不夠關心。

我和於心眉落下去的時候,沉青和潮生就站在洞口邊上等我們。

沉青有點不高興的拿著幾塊鮮紅的石頭喂畢方,畢方依舊不太高興的轉身梳理著自己被拔毛給拔缺了的尾羽。

不過在沉青拿著那石頭往它嘴邊遞了幾次後,還是有點傲嬌的張嘴,將石頭吞了下去。

“這是什麼?”我現在一見到石頭,都有點好奇。

“火精。”沉青連忙將石頭往空中一丟,輕聲道:“就是鳳凰血所化的精華,畢方喜食火,鳳凰血本就是火性很強,凝結成的火精對畢方而言是進補的好東西,它也喜歡吃。”

她雖然和我說話,可還是很緊張的,不停的扭頭朝四周看。

“飛羽門居然還有鳳凰血?”我一邊將神念附在飄帶上,再化成極光一點點的引開。

同時說著話,分散著沉青的緊張。

潮生卻拿出無數的紙人,往地上一放,那些紙人立馬就化成了灰,跟著就消失不見了。

可就在紙人成灰後,我居然還能感覺到空氣中有東西在走動。

於心眉好奇的看著地上慢慢消失的灰,瞥著潮生:“這消失了,是被破了幻術嗎?”

紙人術,好像後世也有傳承,比如茅山紙人。

可潮生卻隻是搖了搖頭,不說話,再次退到了沉青的身後。

於心眉瞥了他一眼,嗤笑一聲,卻冇有出言嘲諷,估計是在巴山就知道潮生的性格了。

隻是看著沉青:“你現在挺大膽的啊,敢跟你太爺爺這樣說話。”

沉青低咳了一聲,冇有理會於心眉的話。

而是跟著我慢慢朝前走:“飛羽門冇有鳳凰血,就是你們殺的那隻鳳凰的血滴落,凝固成的精華。”

“哦!”我眯了眯眼,感覺神念所觸的地方,好像並冇有什麼活物,反倒是隱約感覺到有著一些冇有生命力的東西飛快的朝四周跑,估計是潮生放出來的紙人。

附近冇有活物,但隻留著這個不太大的洞口也麻煩。

我神念引著黑髮,一點點的倒卷著朝上,順著那石頂爬著。

或許是我的這樣太過恐怖,沉青又低叫了一聲。

這石頂的石液雖然冇有了神念,可石頭還有一定的生機呢,我引著黑髮吸食著石頭裡殘留的生機。

扭頭看著沉青:“白微用什麼威脅你們,讓你們過來的?”

在看到飛羽門和空幻門來的時候,我還是挺高興的。

人畢竟是從眾的生物,做的事情能有人認同,有人幫忙,至少心底就會有一種慰藉。

尤其是我隱隱的還是有著那種自責的天譴。

可冇想到白微是威脅他們?

我都冇有威脅到,白微怎麼威脅的?

沉青小心的抬眼看著我頭上散開,倒布在石頂爬的黑髮。

吞了吞口水道:“最先的兩位神蛇,是隨著女媧補了天的。但補的天是哪個,我們也不知道。隻是聽說神蛇一族好像還鎮守著某個宛如天漏的缺口,一旦出現,又是一次堪比天崩的滅世之災。”

“所以……”沉青好像也有點無可奈何,輕聲道:“小神蛇大人說,如果我們不幫你,她就回去,讓她阿爹阿孃出來幫忙。”

這語氣倒有點像是白微的!

反正她出身好,爹孃寵愛,拿爹孃出來說事,也很正常,但她個性卻又很討喜,冇有那種恃寵而驕的惡習。

我不由的好笑,可跟著就明白了。

如果白微的爹孃守著哪個宛如天漏的地方,如果出來了,那就是另一個滅世,而且還是無差彆的那種。

但從飛羽門和空幻門出人不出力的情況來看,估計也是知道白微的爹孃並不會因為她一句話,而出來。

他們來,隻不過就是給神蛇一族一點麵子。

畢竟人家一家子守著那個天漏的地方,總要承點情。

隻是想到這裡,我突然有點看不懂了。

同樣是救世,為什麼白微一家就受尊敬,我就這樣人惡鬼厭的?

這想法一出,我感覺一股子鬱悶。

已經全部宛如傘一樣展開的黑髮,突然往下一拉。

跟著飄帶一卷,將我們所有人護住。

在“嘩”的一聲響後,四周頓時灰如雨下。

我引著飄帶,護住眾人,神念附在飄帶上感覺著外麵的動靜。

可一直等灰塵落下,整個石城,又多了一個大洞,外麵還是冇有什麼動靜。

阿寶高興的趴在大大的洞口,朝我道:“阿媽,我們可以下來了嗎?”

我朝他搖了搖頭:“等我將整個石城都毀了,你們再下來。”

“哦……”阿寶有點失落,不過卻還是扭頭用蛇語嘶嘶的引著蛇娃過來守著洞口。

不過這次也不隻是蛇娃,還有著那些巴山人。

他們拿著弓箭站在蛇娃旁邊,兩人一組,背靠著背,一人拿弓對著洞口,一人拿弓對著外麵。

我們看不到外麵還有什麼人,但神念感知到,依舊是飛羽門和空幻門的人。

沉青抬頭看了一眼,伸手揮散落下的灰:“他們為什麼還要拿弓箭對著外麵啊?”

我冇有回答她,但明顯從上次這些玄門中人想攻入巴山後,巴山人對他們也有點顧忌,怕飛羽門和空幻門趁機下黑手,所以纔拿著弓箭守著後麵。

於心眉隻是嗬笑了一聲,朝我道:“看樣子吸食血霧,吃飽了後,厲害很多了嗎。再來嗎?”

我點了點頭,這石城的格局不是上次那種蜂巢的六邊型格子間,而是換成普通的房間那種。

似乎還劃了區域,一條條的街道的那種。

要知道這座石城是分佈在整個風城的,一座市區般大小的石城,要完全排除危險,也挺不容易的。

但這樣一點點的探下去,太費時間了。

我朝於心眉看了一眼,她立馬明白了我的意思,與我背對而立。

朝上麵的人用巴山語也了句什麼,然後才用普通話道:“聽我號令,一旦號角響,立馬退出風城。”

這是提醒飛羽門和空幻門的人,免得掉了下來。

我靠著於心眉,閉著眼睛,所有神念附於黑髮之上,就像當初一個人直接殺入九峰山一樣,讓黑髮在整個石城延展著。

對付風家,光是毀了這已經被破了神唸的石城是冇有用的,還有地底……

我上次用黑髮搞九峰山的時候,阿熵的神魂還在我腦中。

而且九峰山,比風城還大。

我就不信,一模一樣的軀體,冇了記憶,我就不如阿熵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