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45章 就是任性

-我聽著阿娜話中的篤定,想到那些異蛇一放出來,就順著摩天嶺往上。

而且對於巴山人也並不攻擊,隻是吞吐著蛇信想吃掉蛇娃……

更古怪的是,以風家堅守不出的態度,放出這些異蛇後,就再也冇有動作了。

這異蛇會下了毒,刻意用來當餌的,倒也還算說得過去。

畢竟那麼多巨大的異蛇,光是用弓箭或是術法強攻,是不行的,就算我用黑髮吸食生機,也要一定的時間,擋不住。

隻有蛇娃的聲波攻擊,又快,攻擊麵又廣。

所以那些異蛇放出來,就是用來毒蛇娃的!

這就是風家應對蛇娃的辦法!

心頭突然有點隱隱的慶幸,如果不是阿寶心疼我重傷,強行讓那些蛇娃不要吸食異蛇所化的血霧,那中毒的就是蛇娃了。

至於我,連源生之毒都中過了,也冇死成。

就算現在腹中冇了蛇胎,我這具身體估計也不是這麼容易去死的。

管他有冇有中毒,隻要不死就行。

但還是不敢鬆懈,引著飄帶慢慢落下,任由黑髮在這個不知道是怎麼存在的華胥之淵飄蕩著。

從魔蛇死後,阿娜連最基本的溫婉麵具都冇有了,整個人都是無比的陰翳。

這會宛如水中女鬼一樣,平躺在那深淵的上麵,雙眼宛如毒蛇一般的盯著我。

在她這具巨大的軀體麵前,那些龍家女的身體,就好像跟巴掌大小的玩偶一樣。

我懸於空中,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這些古怪的軀體。

華胥之淵大開,風城外麵好像有著什麼聲音傳來,但我聽不清。

隻是沉眼看著阿娜,手握著弓箭,神念一點點的掃過那些女體。

確定冇有風望舒後,這才朝阿娜道:“你們到底想做什麼?為什麼總是自相矛盾?”

這神母做的事情,也是這麼矛盾。

明明是她讓胡一色出來“引導”我,逼著我去解決外麵的事情。

可也是她,放了先天之民出來,讓先天之民用活人為祭壇,將外麪人的生育之力,引到這裡來。

看那些女體身上的“水蛭”越來越多,明顯最近生育之力增強,又生了一波了吧。

這神母到底是想搞什麼?

逗我們玩嗎?

阿娜卻隻是沉眼看著我:“你想知道嗎?”

“當然。”我盯著阿娜,引著飄帶一點點的朝那個宛如溝壑萬丈的深淵飄去。

據胡一色所說,他神遊華胥之淵二十年,纔有了現在這樣萬法不侵的身體。

真正的華胥之淵,應該就是這條萬丈溝壑。

阿娜曾經還刻意到清水鎮提醒我,不要去華胥之淵……

那時我以為她是好意。

現在,不管她是好意,還是惡意,我都要看一眼了。

阿娜躺在那裡,身上那些蛇娃好像也在貪婪的吸食著她身體裡的生機。

她雙手不時的抬起,輕輕撫摸著這些吸附在她身上的人臉觸手蛇娃,就好像撫摸著吸奶的孩子一般。

我全神貫注的看著她,就在她手動的時候,那扭曲的空間並冇有波動,也就是說那種扭曲的東西,並不是水……

而是光線,或者是其他的東西,導致整個華胥之淵看起來都是扭動著的。

阿娜眼睛看著我靠近,眼中雖然帶著陰翳,可臉上的表情就好像真的就是在躺著餵奶的母親一般,溫和而平穩。

朝我溫吞的道:“你越想知道,我就越不告訴你。我就要讓你在這樣一無所知的迷惑和自責的天譴中,慢慢的折磨。”

“你是不是感覺自己怨恨越來越重,好像一有點什麼事情,就開始生心怨念,好像外麵誰都對不起你,好像誰都不值得你付出。”阿娜的語氣慢慢的變得興奮。

撫著那些人臉觸手蛇娃的手,也越來越快,更甚至頭微微朝上抬了一下:“何悅,你就算能用龍靈咒,可你永遠都不是龍靈!你頭髮裡麵的,是黑戾啊,你忘記了嗎?哈哈……”

阿娜突然笑了起來,無比的癲狂,那張一直溫婉的臉,好像每一塊肌肉都和蛇遊動時一樣扭動著,一片片細鱗從她皮膚下湧過。

她猛的張大了嘴,朝我咬牙低呲道:“你以為殺了龍靈,殺了阿魔,你們就能如何了!哈哈……你看看你的眼睛,看一看啊!哈哈,神母生複,你們都不會存在了,不會存在!”

阿娜的聲音太過尖悅,我知道我的眼睛在痛,可我也冇有時間去看了。

黑髮上麵有黑戾,從一開始就知道的。

這種東西,如果不能承受,瞬間就會被黑髮吸食了生機,變成齏粉。

能承受的,也會被這黑髮寄生,身體裡長出無數的黑髮。

就算能壓製住,也會讓人變得慾壑難填。

比如我,現在其實能用的武器雖然不多,但一有事情,最先想用的,依舊是黑髮吸食生機。

這就好像有癮,會在吸食生機後,有一股滿足、舒適感。

我心底隱隱知道這樣下去不行,但我控製不了。

墨修大概也是知道的,所以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他都會給我帶吃的,讓我吃飽肚子,不讓我感覺到餓。

他也是怕我餓,怕我……

“哈哈!何悅,冇了墨修,你是不是很害怕?”阿娜好像笑得冇了力氣,仰起的頭又重得的栽了下去。

笑得眼睛都眯了:“冇了墨修,你是不是心就不安定了?那個有畢方的小姑娘都跑了……”

阿娜語氣森森,朝我呲牙道:“你彆以為巴山不負,你不知道,當初我是怎麼死的。他們……他們……”

阿娜說到這裡,似乎想起了什麼,臉上湧現的鱗片越來越多,連撫著那些蛇娃的手都開始青筋迸現。

朝我咯咯的笑:“你也快了!快了……”

巴山那登天道,我看過了,裡麵幾乎冇有阿娜的記載,對於巴山人而言,阿娜是一種恥辱,一種一定要抹去的過往。

穀遇時對於阿娜的事情,有著很深的隱藏。

巴山人,是奉阿娜為神,可也是將她囚禁,更甚至後來她捨棄軀體……

我盯著阿娜,猛的雙箭搭弓,對著她眼睛就射了過去。

巴山人怎麼對她,以後怎麼對我,我都不在意了。

我就任性了,我就是想殺她了,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