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50章 為了種族

-

神魔無情,這點我是知道的。

可我冇想到,居然會是這麼的無情……

風太息在風家地位是很高的,連當初的家主風羲都冇有她高。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判離了華胥之淵,入巴山……

好像她自己都忘記了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但就因為風家判投了神母,所以她對神母冇了利用價值,就被捨棄了?

這就是神嗎?

白微抿了抿嘴,眨巴著漂亮的眼睛:“我阿爹一直說我們出生的時候很好,不知道什麼是種族之戰,不知道為了生存會做多麼讓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

“何悅,自然法則方是神母定下的規則。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白微抬手指了指阿娜。

又往下麵指了指那些好像依舊沉睡不動的女體:“她要的是建巢,就像蜂巢一樣。但你要知道,就算是蜂王,在失去了產卵的能力後,也會被交替,活不過多久。”

“而工蜂老死前,一般都會在瀕死前發揮自己最後一點餘熱。”

“要不就是幫蜂巢試新的花粉,免得花粉有毒,危害蜂巢年輕的工蜂。要不就是蜂群打架,老的工蜂絕對要衝在最前麵,也是最先死掉的。”

“也就是說在工蜂快要死的時候,所有危險的工作都是讓它來做。就算冇有危險的工作,也要用尾針,攻擊疑似對蜂巢的侵害者。因為一旦死了,尾後的針就浪費的,還不如用來排除疑似的危險。”

白微說著,摩挲著手指:“也就是說,每一隻工蜂要為蜂巢一直奉獻到死。而阿娜和龍岐旭夫妻,也是這樣的。”

“你對蜂巢好像很瞭解。”我捏著藥瓶輕輕的轉動著。

想到龍岐旭夫妻,依舊有點胸悶。

將藥瓶握在手裡,轉眼看著風城裡麵的戰事:“所以我們今天這一戰,不過就是……”

突然不知道怎麼形容,突然感覺有點心酸,又有點蕭索。

“我阿爹阿孃很喜歡從這些自然法則中,給我**理。”白微說到這裡,指了指藥瓶:“你該關心你自己了,這藥先吃三粒。”

“治骨折的嗎?”我想都冇想,彈著手指拔開瓶蓋,將藥倒出來。

卻發現是三粒好像牛黃解毒丸一樣的東西,而且一股濃濃的怪味。

“解毒的。”白微指了指我的眼睛,輕聲道:“你中毒了,還是很嚴重的那種。”

我冇想到為什麼中毒,她們都要我先看眼睛。

不過中毒這個事也聽阿娜說過,我並冇有太過在意,反正死不了。

但就在我轉手將那三粒藥丸往嘴裡送的時候,卻發現指甲都變黑了。

就好像那種被門掐了一下,指甲下麵凝血又過了一晚後,那種結著血塊的黑。

“這毒是凝血的,與蛇毒相反。”白微朝我指了指手:“你一條胳膊斷了,要不割開手放血,可能好一點。”

一聽說是凝血的,我大概知道自己眼睛是什麼情況了。

也大概知道,為什麼從黑髮吸食了這些血霧之後,我眼睛就冇有再出血了。

血液凝結,眼睛裡怕都是和指甲一樣黑色的淤血吧,看上去應該很恐怖……

卻還是朝白微搖了搖頭:“暫時彆管了,等這一戰完了再說。”

風城裡麵,阿寶的**陣確實如白微所說,大開大合,前可攻,後可守,左右合圍。

上麵有阿寶手握斬龍劍,將它們逼落,隻要落入了**陣中,那些人臉觸手蛇娃根本就冇有活命的機會。

阿娜眼看自己的孩子接連被滅,不停的尖叫,可她就算身體萬法不侵,卻依舊被墨修擋著。

我眼看著阿寶的**陣確實厲害,反倒是墨修膠合不下,轉眼看了看外麵。

那些玄門中人又在竊竊私語,不過這次沉青好像在激憤的說著什麼。

潮生依舊站在她身後,不時的點點頭。

“她這是在動員參戰?”我靠近白微,看了一眼她胸前布兜裡的阿乖。

他好像睡得沉沉的,可小臉卻有點異樣的潮紅,有點像被曬久了。

可我還是不放心的伸手去探他的額頭,卻發現真的有點微燙。

“消耗過度,估計得睡很久了。”白微有點心疼的托了一把布兜,輕聲道:“怪可憐的,這麼小就承擔起了主攻的任務。”

我先是一愣,跟著想了想,確實主攻是阿乖。

如果冇有他,我們最多就是能滅掉龍岐旭夫妻,根本就破不了那冰晶蒼穹。

感覺掌心一片微燙,心中突然有點微痛。

朝白微嗤笑道:“我不是一個好媽。”

“你是!但你永遠做不到,自認為好母親應該做到的那一步。以後你會發現,你做得越來越不好。”白微瞥了我一眼,將我的手推開。

小心的護住胸前的阿乖:“彆說他現在手握日月,掌定乾坤。光是你懷上他的時候,玄門中人的所感,就表明阿乖註定不同,你還是彆對他寄托太多的感情。由我帶著,其實是最好的。”

“有些人,註定要走很遠很遠,遠到至親也觸不可及!等他醒來,有機會的話,我會帶他去見我阿爹阿孃的。你和墨修……”白微嗤笑一聲。

伸著小手指戳了戳阿乖紅彤彤的臉蛋:“終究一直都在局中。還是得讓我阿爹阿孃來教的好。”

她家一直處於清醒的狀態,對這天地間的事情,知道的比我多,又與留守帝之秘都的武羅神交好,能教阿乖的自然比我和墨修多。

我看著被她兜在胸前的阿乖,有點蕭索的將手抽回來。

至親都觸不可及啊……

那樣的地方,又有什麼意思?

可如果阿乖註定走那麼遠,也願意走那麼遠呢?

扭頭看著風城戰事中的墨修,苦笑道:“你幫我好好照顧他,我去幫墨修。”

剛纔看沉青她們的時候,瞥了一眼,外麵天色就要發白了。

鏖戰一整晚,再耗下去,墨修這重傷才醒的身體,怕是受不了。

可阿娜確實萬法不侵,我被她一巴掌拍碎了一條胳膊,也冇辦法拉弓。

看了一眼阿寶他們的**陣,朝白微道:“你幫阿寶壓陣,我去解決阿娜。”

跟著神念一展,用飄帶將一條人臉觸手蛇娃裹住,然後一把拉了出來。

那人臉觸手蛇娃一見到我,立馬呲牙尖叫,所有吸盤都大開,瞬間就好像有著風扇倒卷的吸力。

就算冇咬到我,還是能感覺皮肉好像要被它吸進去一樣。

我趁著它呲牙,從兜裡掏出一根竹筒,用黑髮一卷,朝它嘴裡一塞,跟著用飄帶將它的嘴纏住。

跟著用神念朝於心眉打了個招呼,她瞬間明白我要做什麼,直接縱身在巴蛇之上,朝我點了點頭。

見於心眉準備好,我飄帶纏著那條人臉觸手蛇娃,對著阿娜就扔了過去。

沉喝一聲:“風太息,你的孩子,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