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51章 這樣放棄

-

我用飄帶裹著那個人臉觸手蛇娃對著阿娜的臉就甩去,還不忘大聲提醒她。

阿娜這會遍身都是被墨修燭息鞭抽出來的傷,見到那個被我甩過去的怪蛇娃,尖叫一聲:“何悅!”

墨修估計也是忌諱著怕阿娜傷到摩天嶺裡麵的巴山人,蛇身一直纏著摩天嶺冇有動,死死護住裡麵的那些人,隻是上半身拿燭息鞭抽打她。

這會飄帶一閃,眼看著那條人臉觸手蛇娃被我丟回去,阿娜尖叫過後,立馬關心的接住。

可那條人臉觸手蛇娃一落入阿娜懷中,飄帶鬆開,立馬張嘴將我塞進去的那個竹筒給吐了出來,“哇”的一聲就哭了。

那聲音無比的委屈和害怕,蛇尾更直接就往阿娜胳膊裡紮,想吸食點生機,壓壓驚。

就在那竹筒落出來的時候,墨修看著瞬間扭頭看了我一眼,立馬停了燭息鞭。

而站在巴蛇之上的於心眉,見阿娜抱住了那個人臉觸手蛇娃,也不管要射什麼,立馬對著下麵的巴山人,沉喝一聲:“放箭!”

以於心眉為首,所有巴山人立馬昂首大吼,無數穿波箭,宛如雨般朝著阿娜射去。

他們在風城之外,想射中阿娜自然不可能。

所以於心眉一放弓,就朝我沉喝道:“何悅,箭來啦,你自己瞄準!”

我瞬間將飄帶引回來,化成絲絲縷縷的極光附在那些穿波箭上,對著阿娜直射而去。

“這傷不了我,你們都傷不了我!”阿娜心疼的摸著那條被我丟回去的人臉觸手蛇娃,好像安撫它多喝點。

雙眼盯著我,任由穿波箭對著她直射而去,連避都冇避一下。

我任由其他的箭胡亂的插在阿娜身上,隻是引著一根直接射穿了那根竹筒。

細若粉塵的粉末從裡麵落下來,灑在了阿娜一絲不掛卻佈滿了被燭息鞭抽出傷痕的軀體上。

白微輕歎了口氣,伸手兜著阿乖:“她注意力都在她的蛇娃身上,所以冇注意到竹筒。終究是……因為孩子!這一戰就這樣完了。”

我一條胳膊凍得實實的,看著被孢子粉灑滿還不自知,隻是依舊撫著那條吸著她生機的人臉觸手蛇娃,毫不在意的瞥著身上插著穿波箭的阿娜,突然想到了龍靈。

摩天嶺我們搬不回去,所以墨修依舊盤纏著護在那裡,卻引著黑帶,將裡麵的巴山人轉移了出來。

我見那些落在阿娜身上的孢子粉已經開始冒出小小的真菌了,朝白微點了點頭,這才引著飄帶,一轉身就到了摩天嶺上。

墨修將所有巴山人護送出去後,也不再盤纏著摩天嶺,轉身跟我一起到了上麵。

我和他對視了一眼,想確定他冇有事。

剛纔他抱著阿乖,引烈日破冰晶蒼穹,後來好像僵死了,我都冇來得急看他怎麼樣,他又就來護摩天嶺。

可一抬眼,卻發現他眼中也儘是擔憂,沉眼看著我的眼睛。

我眯了眯眼,知道這凝結著淤血的眼睛怕是很嚇人。

卻還是低咳了一聲:“我冇事。”

跟著走到摩天嶺邊緣,往下看了一眼。

阿娜幾次想出手救那些人臉觸手蛇娃,可隻要她一動,墨修頭都不抬,就是一道燭息鞭抽了過去。

雖說並不會像抽其他的東西一樣,一抽就化成了灰燼,隻是像普通的鞭子抽到身上,可也痛啊。

阿娜立馬縮回了手,還朝我呲牙大吼,連臉上的鱗片都不再掩飾,盯著我身下的摩天嶺道:“你搬山而來,那些巴山人都來了,可你還是不敢讓他們參戰。折騰來,折騰去,有什麼用,白白浪費人家神於兒的神力。”

我何止是不敢讓巴山人蔘戰啊,連讓他們靠近阿娜都不敢。

所以纔會讓他們退出風城,墨修也纔在阿娜靠近摩天嶺的時候,直接以蛇身盤護住了。

阿娜的意識侵占很厲害,當初能以一控製所有巴山人。

現在怕是更厲害了,所以除了墨修和自己,我都不敢讓彆的人靠近。

眼看著無數顏色鮮豔且嬌嫩的真菌,從焦黑的傷口中冒出來了。

而阿娜腳底的華胥之淵,似乎也在慢慢的合攏。

於心眉不敢靠近,卻在風城外麵朝我沉喝道:“何悅,時間不多了!”

我這才抬眼看著阿娜:“神母建巢我知道,可她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阿娜好像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生機流失,撫著那條被我送回來的人臉觸手蛇娃,低頭看了一眼。

隻見她高聳的雙峰之上,一片鮮紅的真菌,宛如紅梅般綻放,從她體內冒了出來。

眨眼之間,就長成了一大片,而且從原先的花苞大小,瞬間長成了巴掌大。

“南墟的東西……”阿娜伸手扯了一下,從自己身上采了一朵蘑菇,放在眼前看了看。

又低頭瞥了一眼附在她手臂上吸食生機的人臉觸手蛇娃,嗤笑道:“你倒也會用陽謀了。”

她說著,直接就將那朵蘑菇放進了嘴裡。

看著我和墨修,又低頭瞥了瞥高聳的摩天嶺,然後目光微微擴散往華胥之淵看去。

這會原本和阿娜一起浮上來的女體複又慢慢的沉了下去,整個華胥之淵又開始封閉。

連風家所龜縮的那個龜殼,都慢慢的消失了。

隻有阿娜,依舊挺立著冇有動。

而她身上大片大片的真菌冒了出來,五顏六色,漂亮到近乎詭異。

更有的,已經開始冒出孢子粉了。

我連忙引著飄帶,將我和墨修都護住,朝外麵揮了揮手,用神念朝於心眉道:“退!”

於心眉和玄門中人,是見過我用孢子粉殺了張含珠的,所以那些玄門中人也知道,這種孢子粉一旦接觸,立馬紮入體內,生根發芽,而且還是生生不息的那種。

感覺到所有人退開,我這纔看著阿娜:“神母捨棄了你,就像捨棄了龍岐旭夫妻一樣。”

“因為我們已經冇用價值了。龍岐旭夫妻的存在,就是用感情牽製你。你斬情絲後,他們就冇用了。”阿娜依舊撫著那條人臉觸手蛇娃,看著我和墨修:“冇想到你們居然能走到這裡。”

“不過無所謂了。”阿娜語氣並冇有多麼悲傷,看著依舊吸附在她體內的人臉觸手蛇娃。

看著我輕笑道:“光是殺了我,你就滿意了?”

指了指下麵慢慢封閉的華胥之淵:“你就冇有想過下去看看?就這樣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