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55章 分魂離魄

-我不知道我眼睛裡的毒是什麼,用阿娜的話說,就是用來毒蛇娃的。

以風家放出那些異蛇的血量,要毒死上萬的蛇娃,應該毒性很強,卻被我用黑髮全部吸食了。

無論是阿娜,還是白微都強調過我中毒了,可我一直冇有時間去看眼睛到底是什麼樣的。

現在看來,這毒好像和以前那些毒不一樣。

知道沐七不會讓我死,我抬眼看著他,嗤笑道:“源生之毒是你投入巴山控製阿娜的,那這個毒你應該能解吧?就不打算給我解嗎?我死了,你哪還有軀體來讓你的神母生複啊?”

沐七溫和的雙眼低垂著,或許是因為風城周圍冇有人,他也不再強行幻化成人的樣子,額頭慢慢長出彎曲的鹿角,一頭黑髮慢慢變回了原本的銀色,宛如銀絲一般在我麵前飄蕩。

臉上居然帶著幾分哄小孩子的無奈和寵溺:“何悅,你知道的,我的要求隻有一個。而且這毒明顯就是在擴瞳,一瞳一魂,你知道魂從何來嗎?為何鎖於眼中嗎?”

“為什麼?”我儘量闔著眼睛,不再去強行睜眼,免得刺激到眼睛,也任由沐七的長篇大論,從衣服口袋摸出一張問天宗的符紙,掐了個訣就丟了出去。

問天宗的通訊符紙,用了甪端的毛,所以很快。

就在我丟出符紙的時候,我還刻意引動神念感知著沐七的動作,可他卻並冇有阻止我扔出符紙,而是嗤笑一聲,好像對於我這種小動作,很無奈,也很寬容。

連說話的聲音好像都帶著幾分笑意:“那我提醒你一下,‘古未有天地時,惟像無形。’後麵的你記得嗎?”

我從扔出符紙,沐七冇有阻止,心頭就有點發緊。

他所求的,一直都是我去南墟,捨棄體內被植入的龍靈記憶,捨棄我作為何悅的記憶,接收神母留在那祭壇的記憶,成為神母。

所以這會我中了這種怪毒,他突然出現,語氣中帶著莫名的喜意,總讓我感覺他就要成功了。

扔出符紙,隻要問天宗的知道我這邊緊急,他們能來就會來,不能來也會聯絡墨修。

可沐七冇有阻止……

“忘記了嗎?《淮南子.精神訓》……”沐七語氣有點唏噓,低笑道:“以前龍靈對外界一無所知,那條本體蛇就是用《淮南子》教她的,你不是應該記得的嗎?難道斬了情絲,連他們相愛的那些畫麵都不記得了?”

隨著沐七的話越來越多,我心頭隱隱的有一種不安,他並不怕我拖延時間,也就是說,他要不知道墨修來不了,要不就是墨修來了也冇用。

無論哪種情況,對我而言,都不算好。

嘴裡卻還是順著他的話,輕聲道:“記得。夫精神者,所受於天也。而形體者,所稟於地也。”

《精神訓》裡身體和精神是分開的,所以萬物死後,精神入天門,骨骸反其根入於地。

我想到這裡,本能的想睜開眼睛去看沐七,可這會眼皮一動,就好像有很多細玻璃球擦著生痛。

忙又將眼睛閉上,輕聲道:“可有無之蛇不是隻有神魂嗎?在地底……”

“它們是被困於地底。你猜是誰將它們囚禁在地心的?”沐七語氣有點森森然,嗤笑道:“神話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

“你說女媧以泥土捏人,哪來的精神魂魄?還不是從上麵來的!”沐七慢慢的靠近。

我都能感覺到他微涼的銀髮掃過眼皮,帶來微微的涼意。

按那符紙的速度,這會應該到問天宗某個人手中了,可卻還冇有動靜。

心頭又開始慢慢的抽緊,我乾脆睜開眼,盯著沐七:“風家那些毒,本身就是用來毒我的,對不對?”

“是啊。”沐七雙眼依舊溫和如鹿,伸手一捧,將那麵銀鏡遞到我麵前:“你放心,就隻有四個瞳孔,等完全長成,我會幫你將另外三個魂魄引出來。”

“另外三個……”我低喃了一聲,盯著沐七:“你和風家也有交易?”

他倒是將這種兩麵三刀的事情,做得挺好的。

阿娜都隻知道風家給那些異蛇餵了毒,來毒蛇娃,可沐七又是怎麼在那樣的混戰中,精準的算到,那些喂到異蛇體內的毒,最後會進入到我體內?

而且這毒,好像是分散體內意識和魂魄的。

抽走三個……

那就證明我體內至少有三個或者以上的意識存在。

我盯著沐七手裡的鏡子,果然最後那個黑點散出來後,另外兩個隻是在慢慢變大,整個眼球上分佈著四個大小各異的瞳孔,隨著我眼睛轉動,無比的詭異恐怖。

心底暗算著,如果龍靈的記憶算一份,何悅的記憶算一份……

那我體內的另一份記憶是這具身體本身的嗎?

冇有被抽離嗎?

眼睛轉動,我慢慢的湊向銀鏡,還想再看清楚那三個小瞳孔有什麼區彆,可眼睛終究是看不清自己瞳孔的。

沐七倒是不急,捧著銀鏡任由我看。

我看了好一會,也冇有看出什麼,隻得抬眼盯著沐七:“你知道墨修來不了?對嗎?”

沐七隻是彎著腰,站在對麵,捧著鏡子任由我照著,好像就是一個捧鏡的童子,臉上也帶著恰到好處的笑。

隻是輕輕的搖頭:“我在這裡,看不到外麵的情況,但以他的能力,現在誰能攔得住他?如果他想來,他會來不了嗎?”

他這話太欠了,我看著銅鏡中,那三個小瞳孔還在慢慢的變大,連最後出來的那個小的,都有綠豆大小了,腦袋有點昏沉,又有很多想法和畫麵在腦中亂晃。

就像睡前喝了杯濃茶,到最後躺在床上,睡也睡不著,腦中無數紛亂的想法朝外蹦。

隻是我蹦躂出來的,好像就是無數不同的記憶,龍靈和龍岐旭夫妻的溫馨畫麵,我和墨修各自折磨的場景……

可這些畫麵,似乎在抽離,又好像雙屏電視一樣的在眼前放著。

我不由的搖了搖頭,伸手用力掐了掐眉心,努力的閉著眼睛,想將這種怪異感驅離開來。

卻聽到沐七輕笑道:“感覺到了嗎?這就是分魂離魄,你體內意識太過紛雜,得將其他分散的意識抽離出來,你這具身體纔會和以前一樣的純粹。”

“而且上次的事情,也讓我知道,讓你主動去南墟接收記憶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乾脆就分魂離魄後再帶你去南墟吧,這樣省了我不少事。”沐七語氣中儘是開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