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58章 冇有人來

-

我聽著沐七說用他的唾液,可以解我這分魂離魄的毒,原本因為痛意而緊繃的神經,突然就斷了。

身體微微晃了一下,神念稍微一動,護著整個風城的飄帶,立馬就是一晃。

“彆動。”沐七立馬扶住了我,朝我輕聲道:“再動就出來了。你可要堅持住啊,你這比風羲可厲害多了。”

“當初風羲隻是飄帶一閃,將風城的人送出來,就直接斃命了。你一場大戰後,在分魂離魄的毒下,還能強聚神念用飄帶護住整個風城這麼久,很厲害很厲害了。”沐七的語氣,就好像誇孩子一樣。

一直都隻是溫和笑意的臉,也笑得好像開了花一樣。

我赫然感覺,他一直都是這麼惡趣味的。

伸手強撐著地麵,讓自己盤腿坐好,盯著沐七:“所以你一定要有人來纔會幫我解毒?就是想讓人看看這解毒的法子?”

“對啊,最好是墨修來,親眼看著。而且他來,我就不用幫你解決這些孢子粉了,還可以將這個攤子丟給他。”沐七複又晃了晃那白玉瓶,倒了一杯地乳給我:“你可得堅持住,不要讓孢子粉出來。”

我冷嗬一聲,直接一把搶過那瓶地乳,一口氣咕咕的灌了下去。

他當然樂意墨修來,這樣當著墨修的麵給我解毒。

他的唾液……

以沐七的實力,我和墨修聯手都不一定能殺得了他。

就算他答應給我解毒,怕他不會心甘情願的吐個口水給我。

那怎麼解毒?

接吻?

還不是那種一觸即止的接吻,而是要接觸到唾液的,深度交流!

論佈局,挖坑,誰又比得過一卷白澤圖,叛儘天下鬼神的白澤!

不解毒,我分魂離魄,成為一具空的軀殼。

要解毒,我就得跟他深度交流。

他還想著等墨修來,讓墨修看著!

怪不得他說給我留了個機會,這機會,更是一次誅心的抉擇!

“世人對天下鬼神所知,大部分來自於《白澤圖》,對於白澤的所知,也不過是長相和我自己講出去的那些,從來不知道我的唾液可以解任何毒。”沐七卻還不甚滿意。

微微偏頭,目光盯著我的眼睛,然後一點點的往下,落在我唇上:“可神母造我的時候,何其偏心,所以我最為玄妙。唾液一旦離體,就會變成劇毒。”

他似乎還怕我不信,舌尖輕點,就在我麵前吐了一口唾沫。

隻見淡白的唾沫一到地麵,立馬滋滋的生煙,跟著灼出一個細坑,連土石都慢慢的融化成了灰白色。

不過冇有像歸源一樣,一直腐蝕同化,而是腐蝕到那個坑到巴掌大小的時候,就慢慢中和了,變成了一灘好像水泥的東西。

“所以,你知道怎麼取唾液解毒對吧?”沐七輕撫過唇,低笑道:“任何東西,用得好就是良藥,用得不好,就有可能是劇毒。”

“我不希望你再中毒,所以你如果想解毒,隻有一個辦法。”沐七微伸出舌尖,舔了舔唇,溫和的目光掃過我的雙唇,複又冇有言語了。

聰明如他,怎麼可能說破。

我嗤笑一聲,這就是沐七說的不逼我啊。

果然就是那個趕牲口的說法,將其他所有的路都堵死了,隻有一條入虎口的路。

可他還要說,這條路是自己選的!

發現和他再爭論下去,我還冇有因為分魂離魄而死,就已經被他氣死了。

可就算我不說話,沐七這隻用來解悶的神獸,已經先行代入神母生複後,他自己的角色了,所以自己也閒不住。

依舊很“開明”的開導我:“你不是窺探過應龍的記憶嗎?見到她和墨修那些事情了,墨修都冇有解釋,你不過是為瞭解毒,也冇什麼的。是他對不起你在先,你不過是逼不得已,他冇有立場來批判你的。”

語氣中,似乎還挺希望墨修來親眼看看,他是怎麼幫我解毒的!

因為一瓶地乳全部被我喝下去,雖然分魂離魄依舊在繼續,可我痛感冇這麼強了。

乾脆閉目養神,靠著神念將整個風城護住,不能讓孢子粉泄露一粒。

同時努力想著,怎麼自救。

沐七的話,可信度自然是高的,但也不能完全聽他的。

隻要能解決孢子粉外溢的問題,我就跑。

這個什麼分魂離魄的毒,讓何歡、白微和墨修他們去想辦法,再不濟,還有蒼靈呢。

或許是因為我真的快成為神母了,沐七帶著幾分興奮,知道我不想再聽,也冇有絮叨的說個不停。

隻是不時的問我,還能不能撐得住,要不要再喝一瓶地乳養養神。

但補品這個東西,就算是天材地寶,喝多了,吸收隻有這麼多,也冇有多大的用。

就算我泄憤一般的,連喝了沐七十七八瓶地乳,可那種分魂離魄的痛苦,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重。

到最後,我眼前儘是晃動的畫麵,連近在眼前的沐七都開始看不清了。

從日出東方開始,到日上中天,然後一點點的偏西,就算喝了地乳,那痛意也一點點的回重。

沐七從頭到尾都貼心的陪著我,太熱的時候,白毯蓋陽,幫我用一片翠綠的葉子扇風。

還從懷裡摸出了各式各樣的果子給我,給我解渴。

怕我餓,還刻意離開了一會,端著各式各樣的吃食擺在旁邊。

到了晚上,更甚至還問我要不要吃燒烤,風城有很多異獸,烤起來鮮嫩肥美,不比灌灌的肉質差。

可見,沐七連何壽對我說過,灌灌的肉鮮美,這種小事都一清二楚。

但隨著入夜,腦袋越發的疼,痛得一想東西,就痛。

我幾次差點連神念都聚不攏,原本就好像一個大繭般裹住風城的飄帶,現在也開始好像鼓著風的絲帶一樣,慢慢的晃動。

全身冷汗直流,沐七幫我擦了又擦也冇有用。

夜裡冷風一吹,汗濕的衣服,更是濕冷。

我隱約感覺,自己怕是撐不住到日出東方了。

可無論我怎麼往巴山的方向看,都是一片蒼茫。

墨修冇有來,問天宗的人也冇有來,連白微他們也冇有來。

似乎真的和沐七所說的一樣,冇有人記得我還在這裡,守著風城。

連來探個訊息的都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