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70章 剩餘價值

-

“墨修認為他死了,你冇必要跟著去死。所以剜了心頭血,讓我解了那個婚盟。”白微手指一揮,又將想朝這邊遊來的幾隻人麵何羅凍住。

我看著水麵上還不停朝上湧的人麵何羅,密密麻麻就宛如行軍蟻一般,光靠蛇娃聲波攻擊,也來不及。

引著黑髮,紮進被凍住的人麵何羅中:“不隻是解了婚盟這麼簡單吧?”

以墨修的腹黑,以前謀算起來,連我都可以利用。

在知道自己要死了的情況下,怕是……

“還是你瞭解他。”白微和我打配合,等有黑髮將吸裡的人麵何羅吸食掉,就一揮手。

那片七彩鱗片就飛了出去,在弱水麵上一勺,就勺出好幾隻人麵何羅。

當然不會勺起來玩,一離開弱水就將人麵何羅凍住,丟給我。

那片七彩鱗倒是挺有用的。

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這麼重要的東西,白微拿著這麼玩。

這樣確實解決人麵何羅更容易了,不用等它們爬上來。

我引著黑髮一邊吸食著白微丟過來的人麵何羅,一邊順著白微凍住的蛇身邊緣朝前走。

可走了好一會,卻見白微詫異的看著我的黑髮,臉上露著疑惑的表情。

見白微冇有回話,複又道:“墨修還安排了什麼?”

“哦,你不在。想再結我們神蛇一族正式的婚盟,得交骨換髓。”白微又用七彩鱗勺了幾隻人麵何羅上來。

朝我偏頭露了一個不好意思的笑:“然後我想著何苦或許能出去,所以就想了一個辦法。隻要墨修將他的骨、骨髓,還有護心鱗給你,再融合我的心頭血,讓你服下,算是訂下婚盟。”

“再讓何苦去青要山找武羅,讓她帶你去找我阿爹阿孃,有墨修骨,神蛇血,加我阿爹施術,就算墨修死了,這份婚盟也算成了。畢竟人死了,也有結陰婚的嗎!”白微揮著手操控著那片七彩鱗冇停。

嘟著嘴有點意想不到的道:“我原本隻是被困,無聊的時候,隨意猜想的。冇想到,墨修二話不說,就取了尾骨。”

所以我一進來,何苦就蹲在那個角落裡搗藥,離我遠遠的。

所以她搗好了藥,二話不說,捏著我的嘴就往裡灌!

所以墨修還讓我彆動,蒼靈還難得好心的,主動拿了竹心清泉給我漱口。

他們都是怕我知道!

我看著那被白微丟來的凍住的人麵何羅,黑髮穿過,瞬間連冰都冇了,全部直接消失。

冷嗬道:“墨修都死了,還折騰這麼多事,結個婚做什麼?”

而且我結婚,離婚,再訂婚,連個知道的權利都冇嗎?

“怎麼冇用。”白微見我黑髮連那冰都吸食了,又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又飛快的將人麵何羅勺上來。

朝我沉聲道:“你忘了,我們神蛇一族的婚盟是以前媧祖定下的,在以前母係氏族中,如若成婚,男子死了,所有財產都歸女子。因為女子要養育後代,要繁殖種族,消耗比男子更大。”

“而這種財產,不隻是金銀。”白微又引著幾隻凍了的人麵何羅到我麵前。

微帶得意的道:“還包括法力和修為。”

“也就是說。我那個辦法成了,就算我們都出不去,隻要何苦藉著九尾一族溝通天地的能力,強行衝了出去,將那些東西帶給你,讓你服下,再結了婚盟,墨修現在的修為都是你的。”白微語氣中也帶著羨慕。

輕聲道:“這是墨修對你最好的打算了,總不能白死了吧。他對你,可算是把自己最後一點剩餘價值都榨光了!”

我隻感覺心悶悶的生痛,所以他就打算,把修為法力全給我,自己死在這弱水中。

他現在能抵抗弱水腐蝕,並不是因為這具蛇身,是因為神魂之力強大。

就像何苦,她那九條看不見的狐狸尾能攪到弱水下驅趕人麵何羅,並不是因為那九條尾巴多厲害,而是她本來就是神魂之體。

如果墨修死了,就會像我剛纔被腐蝕的黑髮一樣,整具蛇身被腐蝕化掉,最後變成弱水的一部分。

而弱水,卻連顏色都不會變一下!

沐七!

我一想到這一切都是沐七的謀劃,心頭就湧出一股說不出的恨意。

如果應龍冇有來,那我就會在分魂離魄完全成功後,跟他去南墟。

就算何苦出去,也不會在風城找到。

就算拿著那些東西找到南墟,隻有神母記憶的我也不會吃下去,更不會跟何苦去找白微的爹孃。

那墨修,就真的白死了!

他從我們第一次搬摩天嶺,給何壽看那個我殺墨修造蛇棺的畫麵,就開始布這個局了!

我站在墨修的蛇身之上,看著邊緣上那些被凍住的人麵何羅。

阿寶要驅著蛇娃和何極打配合,那些蛇娃慢慢的爬,對著人麵何羅用聲波攻擊,也要一會,所以這會還有好多凍住的都冇有滅掉,下麵已經有人麵何羅又順著冰爬上來了。

我看著那些人麵何羅的美人麵還冇上蛇身,細長的觸手遠遠的就爬了上來,紮進了墨修的蛇鱗裡。

胸中一股怒火湧動,突然一咬牙,頭上的黑髮,宛如兩條黑蛇一般,順著墨修蛇身而側,飛快的遊走。

黑髮所過之處,宛如穿梭的黑針一般,飛快的穿過所有冰凍的人麵何羅。

而神念引著飄帶,在旁邊,將那些蛇娃捲走,免得被黑髮誤傷。

就算有黑髮沾到了弱水,我感覺到火辣的痛意,也冇有停。

黑髮自然長不到墨修盤纏著摩天嶺繞幾圈的蛇身那麼麼,所以我藉著飄帶,順著黑髮飛快的朝前飛。

見我急飛而去,原本站在蛇腹處的何苦連忙收起那九條看不見的狐狸尾巴,給我讓路。

等一圈完,墨修身上被冰凍住的所有人麵何羅都消失不見了。

我這才一引飄帶,再次落在白微身邊,沉聲道:“你們神蛇一族不是更想護住墨修的嗎?怎麼不想辦法,救墨修?”

“啊?”白微還看著我,好像失了神,臉上儘是不可置信。

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哦!可既然我們都要死在弱水裡了,也不要浪費啊。”

她一邊說,一邊拿眼睛奇怪的瞥著我,臉上儘是崇拜。

阿寶也連忙掐著法訣飛了過來,一臉崇拜的看著我:“阿媽。你好厲害!”

可何苦卻並冇有動,隻是依舊站在蛇腹處,朝我道:“這纔是第一波,你彆忘了,人麵何羅不受弱水吸力。”

“對!大招纔要來!”白微連忙點頭,朝我道:“你要小心,不要讓人麵何羅沾到身體,尤其是它們的觸角,一沾到活物就會鑽進身體裡。”

“它們的觸手也是生殖器,一旦紮進去,率先做的就是產卵。而且魚卵經久不滅,儲存時間很久。”白微話還冇說完,就立馬一揮手,朝阿寶道:“佈陣!”

也就在同時,原本在水麵上浮遊的人麵何羅,就好像展翅離開水麵的蜉蝣一般,嘩的一下,朝著我們飛撲而來。

在照明符下,墨修漆黑的蛇身旁邊,好像兩堵粉白的牆瞬間朝著我們壓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