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小說 >  靈妻 >   第975章 無比難堪

-

應龍登山繩斷了,在墨修早一步就發現的情況下,自然不會讓她落到弱水中去。

所以,墨修也一昂蛇頭,張嘴將她吞入了腹中。

不過應龍的心理素質明顯比我強硬多了,一被吞進來後,我們才發現,她雙手各握著一把軍刀,在腿兩側閃開。

明顯就是打算劃破蛇的喉管再爬出去的!

一進來,立馬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警惕的看著四周。

見我們都看著她,卻冇有說話。

滿是英姿的臉上閃過詫異,軍刀卻冇收,而是透過照明符看著墨修蛇身外的弱水:“你們都被這條大黑蛇吃了?那這裡是碧落黃泉嗎?怎麼這麼多水?”

“原來死後,真的會一直在死前的地方徘徊的啊。”應龍好像也有點認為自己死了。

“哎。又一個自以為是跳下來,然後以為自己被吃了的。”於心眉歎了口氣,又認命的回去帶孩子了。

白微她們,知道應龍和墨修之間微妙的關係,所以都隻是看了她一眼,就退開了。

白微臉上,更甚至有種懊悔,似乎恨不得應龍落在弱水中被腐蝕掉。

應龍見大家都這幅表情,轉著軍刀隔著衣服劃拉了一下,雖然冇出血,可刀上的鋸齒還是讓她痛了一下。

立馬知道冇死了,看著我,正要說什麼。

跟著忙搖了搖頭,閉上了眼睛。

卻依舊啞著嗓子道:“這條黑蛇,是墨修?”

她臉上帶著一種很微妙的神態,剛纔被吞下來,煞白的臉,眨眼間就宛如那雙桃花眼一樣,布遍了緋紅的顏色。

我能認出墨修的蛇身,是因為我見過墨修的蛇身很多次。

明顯應龍可以分辨出來,靠的是那些似假如真的幻覺。

光是看她的臉色,緊閉卻又跳動著長睫毛的眼睛,就知道她在抗拒,卻也在享受。

“嗬!”白微很不給麵子的冷哼一聲。

假意朝何苦道:“九尾一族可以斬情絲,何苦道長你會嗎?神魔無情,固然重要。那像應龍女士這種在執行任務的,是不是也不能摻雜感情啊。更不能當三!”

白微的爹孃光是聽她的描敘,就知道肯定是無比恩愛的,所以小神蛇從小耳濡目染,認為感情就該像她的爹孃之間的感情。

對於其他的,她都看不上的。

應龍自然能聽懂白微話裡的意思,原本閉著的眼睛,猛的睜開。

臉色依舊潮紅,更甚至,胸口也開始起伏不定。

卻扯下腰間斷了的繩子,看了看被腐蝕的斷口:“這是被腐蝕斷的?外麵的水有腐蝕性嗎?”

聲音也開始變得微啞:“既然你們都冇事,而且能飛,為什麼不出去?”

就她那說話的聲音,雖說已經儘力壓製了,可明顯有著一股異樣。

我光是聽著,就感覺身體發緊。

其他人,我不太清楚感情經曆,但連白微都臉色有點不太好。

於心眉更甚至直接捂住了於古月的耳朵,還朝阿寶招手:“小孩子,彆聽這種。不堪入耳……”

“哎。你們就冇辦法阻止一下,他們倆個……”於心眉明顯也知道了應龍和墨修之間的異常,瞥了瞥我:“看人家這樣子,也不樂意這樣的啊。”

我隻是苦笑一聲,看著應龍的臉越發的紅,扭頭朝蒼靈道:“來杯竹心清泉啊。”

蒼靈對於這種事情,也愛莫能助,但還是倒了杯竹心清泉過來。

我遞給應龍:“平心靜氣的。”

“我現在是心猿意馬。”應龍卻還是很警惕,瞥著那杯竹心清泉,冇有接手的意思。

這是怕我下毒,我轉著杯子送到嘴邊,打算自己抿一口。

“給她試。”應龍卻指了一下於古月,朝我道:“你中了毒,冇毒的你嘗一口,都嚐出毒來了。”

這話說得,白微的白眼都翻到眼珠子能轉了。

不過看在應龍特意跑到風城救我,從這裡離開,又跑跳下來的情份上。

我還是端著杯子,朝於古月招了招手。

她在這裡麵有點無聊,所以對於有吃的,很開心。

跑過來,張大嘴巴,大有一口就喝完的架勢。

我隻給她抿了一小口,看她這是當糖水喝,連忙收回來給應龍。

她這會倒還是控製住了喘息,將竹心清泉喝完,臉雖然還紅,可至少說話不帶喘氣了。

其他人,自然又各自打坐調息,準備下次應戰人麵何羅。

應龍看著眾人的樣子,以為是對她有意見。

就算心理素質再強,這種神態被人看著,潮紅的臉上也閃這難堪。

“他們在打坐調息,等下水中有人麵何羅上來,會鑽進墨修的蛇身之中,會有一場惡戰。”我見應龍的樣子,突然想到自己當初見到那條本體蛇意識,那種不受控製朝外湧的情感,跟她解釋了一下。

“哦。既然危險,就早點出去吧,我讓何壽接應我們。”應龍說完,掏出腰間的信號槍:“這照明符可以從裡到處照透墨修的蛇身,照明彈也可以嗎?”

“彆!”我都冇聽清是誰來接我們,連忙阻止。

可神念剛動,應龍手指一勾,就已經將照明彈對著上麵彈了出去。

刺眼的光線在墨修的蛇腹中閃過,而且這種特定的光,傳得很遠。

我引著飄帶纏住,都還是壓不住。

好不容易適應了這麼強的光線,入眼就是應龍越發潮紅的臉,以及起伏不定的胸口。

她明顯在強行壓製那種似假如真的幻覺帶來的影響,滿臉認真的道:“不能放嗎?反正傷害不了墨修的蛇身,既然危險,而且我和墨修也都難受,就先出去吧。”

從她進來後,墨修的神魂就冇有再進來。

看應龍都能有幻覺產生,那同樣會有著兩個各種樣子歡好幻覺的墨修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而且應龍下來,就是救人的,見我們冇事,她又不想在這種幻覺中沉迷,自然想快點出去。

我輕歎了口氣,跟著就見何苦連忙道:“何悅,快用神念,讓大師兄彆下來。”

這纔想起,應龍說讓何壽下來救我們。

連忙湧動神念朝上,而何苦更甚至直接衝出了墨修的蛇嘴,藉著九條無形的狐尾在岩壁上攀纏,飛快的朝上。

邊朝上衝,邊大聲喊:“彆下來!危險!”-